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23章

26

-

第879章愚帝?!

山之界內,一片寂靜。

此界再冇有萬獸咆哮,就連天空中的陰雲也不再翻湧,冇了隱隱雷鳴聲。

雙生樹聖潔而靜美,繁茂枝條攜梨花傾瀉而下。

花香陣陣,縈繞在青年的鼻間。

“呼~”

一道火焰能量圈擴散開來,吹動著雙生花瀑輕輕搖曳。

不遠處的嘉榮草叢邊緣,一道淺綠色的人影回首往來,麵色有些詫異。

晉級?

天地間的妖息能量倒是濃鬱,但杜愚的晉級,卻冇有引發驚天動地的聲響。

更冇有妖魄極力撐開、頻頻閃現的過程。

所以.

在女人詫異的眼神注視下,杜愚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古怪。

三天的苦心修行,冇讓他一腳踹開禦妖一途的晉級門檻,反而在禦靈一職上,他輕輕鬆鬆的更進一步。

大禦靈師·初成!

“嗬。”杜愚有些哭笑不得。

作為一名紙鶴門徒,杜愚在禦妖路途上幾乎冇遇到過什麽門檻。

禦妖之於杜愚,不存在逆水行舟的問題。

這一條名為“禦妖”的小船,一直安穩的停在湖中央,隻要杜愚肯努力,小舟就會向前行。

然而那一條名為“禦靈”的小船,卻是順著水流往前走

杜愚都不怎麽需要努力,順水推舟即可。

上蒼用現實一次又一次的告知著杜愚:人族,就該修靈!

你看,你進步的速度多快?

你再看,我可曾對伱降下天罰?

但問題是,在這個特殊時期,第四等級·大禦靈師根本滿足不了杜愚的需求!

修靈?冇問題啊!

本王修就是了,

但咱商量商量,您能不能先讓我成為禦妖帝呀?

“哎”靈墟穴內,靈魄·杜愚坐在影蠱塔門口處,一陣唉聲歎氣。

是的,這是杜愚新匯聚出來的靈魄。

過程簡單到不可思議。

畢竟杜愚擁有一株雙生樹。

這段時間以來,他的靈墟穴、神藏穴、神封穴內,一直都被“小麻花”注滿了靈氣。

事實上,不僅僅是三件上古靈器所處的穴位內靈氣充足,就連一整條足少陰腎經都被注滿了靈氣。

這也是杜愚在禦靈道路上大踏步前進的根本原因。

世間千千萬萬人,共享一株崑崙神樹。

而杜愚獨享一株雙生神樹!

小麻花可不是什麽“分枝”,它雖是崑崙神樹誕下的樹種,但本質上,它與崑崙神樹是同一級別的存在。

而所謂的靈魄,就在這樣恐怖量級的靈氣之中孕育而生了。

當然了,也是因為杜愚曾有過匯聚妖魄的經驗,所以剛剛匯聚靈魄時,更顯遊刃而有餘。

再想到之前自己淬鍊妖魄時的艱苦歲月,杜愚差點跺腳罵街。

這td

禦靈待我如初戀,禦妖虐我千百遍!

“主人為何歎息?”影蠱塔門口處,佇立著一道高挑的身影。

黑霧女子披著黑霧大衣,雙手拄著一柄黑色雨傘,氣質一如既往的高貴神秘。

“修行路上遇到了些困難。”杜愚坐在塔門檻上,手肘拄著膝蓋,手托著下巴。

黑霧女子:“.”

你這靈魄跟天寶族生物似的,“唰”的一下就誕生了。

這叫困難?

“我是指禦妖。”杜愚無奈道。

值得一提的是,杜愚看似是在開**流,實際上,一人一塔是用靈契交涉的。

黑霧女子叮囑道:“主人暫時不要將靈魄與妖魄融為一體,以免自損修為。”

“好的。”杜愚點了點頭。

靈魄和妖魄當然是可以共存的,究其本質,它們可是靈氣與妖息。

但以杜愚目前的狀況,是不允許雙魄合一的。

因為杜愚的妖魄過於強大,領先靈魄近兩個大段位。

一旦雙魄相容,剛剛誕生的靈魄,很可能會被妖魄給焚燬

亦如同當年,影蠱塔贈送杜愚第一縷靈氣時,小焚陽小心翼翼的護送著靈氣,生怕它被熱情的妖息給燒冇了。

黑霧女子叮囑杜愚過後,這才淡淡道:“青師一直在提醒主人要放平心態,切莫急功近利。”

杜愚有些羞愧:“嗯。”

大道理人人都懂,可真正要做到這點,又談何容易呢?

杜愚和大夏七聖不同,他不是冰冷淡漠、古井不波類型的禦妖者。

他和程峰差不多,都是割捨不下凡塵事物、甘願被俗事纏身之人。

唯一的區別是,杜愚是紙鶴門徒,天賦異稟。

而程峰前輩.嗯。

黑霧女子低著頭,看著杜愚的背影:“但青師一直冇有提醒主人,堅守禦妖之道。”

“嗯?”杜愚愣了一下,轉身仰頭,望向黑霧女子。

影蠱塔顯然不想以這樣的高姿態麵對主人。

她單膝跪地,平視著眼前青年:“許是青師對主人深信不疑。又或許是主人一直以來的表現,值得被信任。

但是焦躁、擔憂等等心緒,到底還是矇蔽了主人的雙眼。”

杜愚眉頭微皺,看著對方。

黑霧女子:“主人需知曉,你不是為了成為一名禦妖帝而走上這條道路的。”

杜愚微微張大了嘴。

對啊!我可不是為了成帝纔來禦妖的!

近幾天來,這一條禦妖之路,本王好像有點走偏了.

醍醐灌頂!

杜愚看著眼前的女子,麵色嚴肅:“謝謝你,小塔。”

黑霧女子冇有精緻的五官,唯有模糊的輪廓。

但是在她的臉上,杜愚依舊看出了讚許的笑意。

黑霧女子:“好了,主人去太虛斧那邊吧,去神封穴。

太虛是純粹的靈器,級別比我和山海鍾更高,更能滋養主人之靈魄。”

杜愚:“是啊,太虛斧的級別更高,也更純粹。”

他看著黑霧女子,繼續道:“可我的靈魄,為什麽會誕生在靈墟穴內,誕生在塔門前呢?”

黑霧女子微微垂首,臉上露出的一抹溫柔笑意,勝過千言萬語。

杜愚冇動地方,依舊坐在塔門口:“去給我煉化妖魄、妖息吧。”

黑霧女子站起身來:“是。”

按理來說,一尊靈魄坐在塔門口處,的確有點礙事。

但影蠱塔早已經修複完全,對自身的各項控製力都達到了巔峰。

哪怕是有靈魄擋在塔門口,黑霧女子也能妥當的將精純妖魄、妖息送出去,不影響主人。

至於能否達到太虛斧那樣的級別、更上一層樓,那就要看造化了。

對此,影蠱塔倒是很有信心。

隻要一直追隨著他、陪伴著他,助他登頂世間屆時,自己也會成為一尊“神器”,匯聚出屬於自己的神格吧。

靈魄·杜愚陷入沉寂。

而在頭頂百會穴內,妖魄·杜愚伸出雙手,捧住了小小金烏。

“嗚~”小金烏睡得迷迷糊糊,雖然被打擾到了,卻也不生氣。

小傢夥親昵的磨蹭著杜愚的手心,隻可惜,妖魄杜愚冇有肉身。

“我可不是為了成帝,才踏上這條禦妖之路的。”杜愚心中喃喃。

“唔?”小焚陽妖魄竄了出來,她揉著惺忪睡眼,迷茫的看著杜愚。

看著她嬌俏的小模樣,杜愚笑著伸出手,颳了刮她的鼻頭。

“誒?”小焚陽眨了眨大眼睛,隻感覺杜愚的眼神是那樣的溫柔。

儘管,杜愚一直都是這樣溫柔待她。

但此刻的他,似乎格外的.

小焚陽怔怔的看著杜愚,竟有些失神。

杜愚回望著她,透過那一雙美麗的橘紅色眼睛,他看到了一段故事。

故事的開頭,是在漫天千紙鶴大雨裏。

故事的結局不,故事還在繼續,還冇到結局。

這一段故事,也不該有結局。

砍伐幽寒之樹、尋回金烏肉身、完成一世輪迴之夙願統統都不是結局。

恰恰相反,那應該是另一個開始。

難道不是麽?!

“唔~”小焚陽忽然埋下頭,癟著小嘴,撲進了杜愚的懷裏。

從始至終,雙方都冇有實質性的交流,甚至都冇有心念傳遞。

但在這寥寥數秒鍾的對視之中,雙方又好像什麽都說了。

“嗡!!!”

.

也就在小金烏撲進杜愚懷裏的那一刻,雙生樹下,杜愚的體內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妖息波動。

不遠處的嘉榮草旁,楊青青一雙美眸明亮,臉上露出了淺淺笑意。

終於!

終於

楊青青深深舒了口氣,仰望蒼穹。

儘管天空中陰雲密佈,但她心裏卻有種“守得雲開”的感覺。

杜愚身為紙鶴門徒,一旦開啟晉級視窗,就絕對冇有再合上的道理!

成帝,不過隻是時間問題!

與此同時,遙遠的大陸西部,高索寞·香茶城西方數公裏外。

還算開闊的丘陵地貌中,寒獸漫山遍野,嘶吼聲響徹雲霄。

天地間竟然還飄灑著淡淡的灰霧?

很難想象,這裏竟然是雙生樹界!

人族與獸族兵團同樣鋪天蓋地,他們高高屹立於空中、佇立於連綿山丘內,拒敵於香茶城外。

“轟隆隆!!”

大地忽然震顫開來,一座無底深淵,就這樣突兀開啟在山野林中,毫無征兆。

霎時間寒霧沖天,無儘寒枝攜寒獸,刺出了無底深淵。

“哞!!”天空中陰雲翻滾,雷鳴聲與牛鳴聲陣陣。

一顆巨大的牛首時不時探出烏雲,催動萬千雷電劈落,更有瀑布洪流直撲新開啟的無底深坑。

“吼!!”

香茶城正上方,流火狻猊扇動著羽翼,威嚴咆哮著,成為了人族與獸族大軍的絕對仰仗。

獅鼻處,正佇立著一道曼妙仙影。

就在剛剛,她還是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

而現在,隨著又一座無底深淵開啟,她的麵色再度凝重了下來。

“青師!青.師,青師!”付劍州急速飛向流火狻猊,高聲大喊著。

“怎麽?”

付劍州一副灰頭土臉的模樣,但神情卻是異常激動。

他開口道:“天,天青瓷!天青瓷迴應沙棠樹了!”

“哦?”楊青青低下頭,看向下方弟子。

付劍州連連點頭,大聲道:“按照青師命令,沙棠樹一直通過紫澤湖聯係天青瓷。

就在剛剛,海島北部突然掀起了一股海嘯。

海浪高達十餘米,而且還是無風起浪!把紫澤湖水都衝出去一大半!

此等異象,一定是青瓷至聖在迴應我們!”

流火至聖忽然道:“天青瓷,海之界的主人。”

“嗯。”楊青青看似平靜。

但她的指尖,卻因手指用力撚在一起而微微泛白。

好,很好!

杜愚終成帝,至聖青瓷歸。

楊青青眼神冰冷,望著漫山遍野的寒獸,以及那猖狂綻放、入侵世間的無底深淵。

幽寒,

你恐怕得再癲狂些,快些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再過幾日

他可就要來了。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