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45章

26

-

其中一個老頭將短劍合在掌中,快如閃電一般刺向蕭北的心臟。

另一名老頭雙手握刀,向蕭北腰間攔腰斬來。

段文傑一挺柺杖,朝著蕭北的後背砸來。

又是三個方向,同時出招,蕭北的身影就如同一葉落在海麵上的孤舟,隨著狂瘋巨浪在飄擺。

但每一次,都恰到好處的躲過三人的合力進攻,每一步,都準確無誤的讓過對方的致命攻擊。

在眾人眼前,留下一排排的殘影。

看到這,蕭祁坤的心裡已經有些後悔了,蕭北絕不易與之輩,而且還是個絕頂的高手。

至少蕭家總院,冇有人是蕭北的對手。

此時,比他還後悔的,當數蕭祁天。

當蕭北施展出幻魔身法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今天的這場爭鬥,也許本不該發生。

如果不是他太貪婪,一心覬覦著那顆玉含,以及蕭北手上的丹方,絕不會與蕭北絕裂。

以蕭北的身手,若是被他逃了,日後蕭家總院將永無寧日!

“蕭祁坤!蕭祁鎮!蕭祁遜!蕭祁恒!給我把這小子拿下!”

蕭祁天說著,第一個縱身殺入場中,與段文傑三人一同圍攻蕭北。

蕭北仍然隻是閃躲,並未出手。

麵對蕭家八人的圍攻,蕭北仍然遊刃有餘,無數殘影,在刀光劍影之中穿梭。

旁邊的眾人早就看傻了,此時此刻,眾人的心裡都升起了一絲恐懼感。

蕭家最強的八個人,合力之下,竟然無法取勝。

甚至連蕭北的衣襟都沾不到,實力差距得有多遠?

周老和趙老暗暗替蕭家的眾人捏著一把汗,今天最好的結果,就是讓蕭家人一舉殺了蕭北,否則,必然是個禍害!

陳旬同樣緊張的盯著場中的殊死搏鬥,但她卻在為蕭北擔心。

“今日若不能除掉此子,必是後患,大家不要手下留情!”

蕭祁天邊打,邊發出一聲怒吼。

葉老爺子眯著眼睛望向場中進退自如的蕭北,暗叫好險,幸好當日,冇有對蕭北動武,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足足過了十分鐘,蕭北卻依然冇露出敗相,反而身法越來越快。

他無意間發現,與蕭家人的纏鬥之中,自己對移形換位的領悟似乎又深了一層。

畢竟蕭家的這幾人,最強的,也隻是摸到了元嬰期的門檻而已。

因此,蕭北也有意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在了元嬰期左右,與蕭祁天等人纏鬥。

目的就是為了激發自己的潛能。

蕭北索性藉助於蕭家八人的圍攻,將移形換位練到了化境!

無數道殘影之中,蕭北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盈,每一寸皮膚,每一絲肌肉,每一塊骨骼都在發生著變化......

段文傑越打越心驚,他發覺蕭北似乎不是在跟他們拚命,而是在拿他們當陪練。

果然,十幾分鐘之後,蕭家人都累得呼呼直喘,汗流夾背的時候,蕭北也收住了身形。

與蕭家人不同,蕭北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額頭上,連一滴汗珠都冇有。

段文傑喘著粗氣,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衝蕭北道:“蕭先生!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願說服家主,與蕭先生化乾戈為玉帛可好?”

他隻是說出了蕭祁天的心聲,此時,蕭祁天已經累得快脫力了,畢竟上了幾歲年紀,雖然功底深厚,但經不起這麼長時間的高體力運動。

那副老骨頭,都快散架了。

其他幾個蕭家人也好不到哪去,一個個汗流夾背不說,連腿肚子都在顫抖。

這個時候,如果蕭北突然發難,他們八人誰也彆想活。

“作罷?挑起事端的是你們,說不玩的還是你們!這個世界,可冇這種好事!給你們幾分鐘休息,如果不能讓我滿意,我就滅了你蕭家總院的滿門!”

蕭北聲音冰冷的說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