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47章

26

-

直到幾分鐘後,收到對方的回覆,趙洪武的臉上才露出了一抹輕鬆笑容。

看了一眼趙洪武手機上的內容,周學昌才深吸了一口氣。

趕來的自是天道聖宗的兩位絕世高手,一個是刑天的老師薑萬赫,另一個則是薑萬赫的師弟許青峰。

他們二人都是名震整個南隅的頂尖高手。

死在他們手裡的年輕俊傑,數都數不過來。

蕭北實力再強,麵對兩個老牌的返祖大能,還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來?

而且,經過與蕭家人的一場苦戰,蕭北也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再戰兩大強者,萬無生機!

“哼!這小子雖然身手不錯,可惜還是年輕啊,經驗不夠老道!”

周學昌得意的獰笑道。

“鋒芒太露,就意味著短命啊!”

趙洪武也仰麵大笑。

此時,場中的蕭家眾人已經一個接一個的倒地不起,並不是蕭北對他們下了殺手,而是因為脫力,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蕭北低頭看了一眼累得虛脫的蕭家眾人,冷笑道:“既然你們冇有價值了,那就一起上路吧!”

說著,蕭北緩緩抽出赤焰龍魂槍,單手一抖,一道厲閃晃得眾人一陣眼暈。

當眾人再次睜眼的時候,蕭祁天等人的人頭,早已滾到了一旁,地上,隻有正在噴血的六具無頭屍體。

“下一位!”

蕭北單手扶槍,冷冷的看向周圍的眾人,寒聲說道。

全場鴉雀無聲,在坐的所謂門主,哪有幾個比蒼月宗少宗以及羽天宗的司馬羽強的?

而且蕭家總院全軍覆冇,對他們的震懾實在太大了,而且堪稱恐怖。

隻有一旁還在抱著兒子痛哭的司馬浮,扭回頭來,用惡毒的目光盯著蕭北。

兒子每一塊骨頭都被打得粉碎,身子癱軟的像一塊爛肉。

就算依仗權勢給兒子娶了媳婦,又有什麼用呢?

司馬家的香火已經斷了!

“蕭北!我司馬家與你何怨何仇!你要斷我司馬家香火!”

司馬浮緩緩的放下兒子已經癱軟的身體,猛的抬頭質問道。

蕭北冷笑了一聲,衝唯一一個,還站在人群之中的蕭家嫡子蕭振羽勾了勾手指。

蕭振羽嚇得魂飛天外,蕭家最能打的六個人,讓蕭北一勺彙了,他這個小角色,就是被蕭北多看一眼,都能嚇尿褲子啊。

“蕭......蕭先生,我......我已經洗心革麵了!”

蕭振羽嚇得都快哭了,但是蕭北叫他,他哪敢不去?

顫抖著兩腿,走路的姿勢就像小兒麻痹患者似的,一步步挪到蕭北跟前,在距離蕭北十多步遠的地方,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

“彆怕,你來給司馬門主解釋一下,我為什麼要廢了司馬羽!”

蕭北笑眯眯的說道。

蕭振羽哪怕有半句隱瞞,他旁邊還躺著蕭家的六具無頭屍體呢。

有兩具屍體正好對著他的方向,呲呲的竄著血。

“呃......是......是司馬少門主說了,要......要踩著蕭北的屍體上位,回到齊天聖域之後,單憑斬殺蕭北的威名,就能......就能在整個南隅立威!”

蕭振羽顫抖著說道。

蕭北拍了拍蕭振羽的肩膀:“說得好,簡潔精煉!”

蕭振羽被蕭北拍得一哆嗦,直接就尿了褲子。

他暗自慶幸自己毅然決然的選擇退出,否則,就跟蕭振南他們幾個一起上路了。

到現在,墳頭的草都倔強的迎風飄擺了。

“司馬宗主,我很想知道,我蕭北與你們司馬家可有過任何恩怨嗎?”

“無怨無仇,你兒子卻想踩著我的屍體上位?你告訴我,我們又何怨何仇!”

說到最後,蕭北的聲音突然變得極其冰冷,聲波中帶著層層殺氣,震盪開去,啪啪啪啪!周圍桌子上的茶杯全部被夾帶著真氣的聲波震碎。

“嘶!”

有些小宗的門的宗主差點被碎裂的茶杯嚇尿。

“你是什麼東西!我兒子何等尊貴!他是我們羽天宗未來的掌門人!”

司馬浮眼睛裡充滿了紅血絲,拿起桌子上的寶劍,拔劍在手,大步向蕭北走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