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48章

26

-

“你兒子尊貴?我看他是腦子不行,身體挺好,脾氣爆躁,善於奔跑還差不多!”

蕭北的一番話,瞬間引來了一陣鬨堂大笑。

蕭振羽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原來司馬羽有一個美號,叫白毛豹子,意思是說他喜歡穿白衣服,而且身形如飛。

之前這個雅號是誇他身法夠快,但是從蕭北嘴裡說出來,司馬羽就成了個傻麅子!

“你他媽敢侮辱我兒子!”

司馬浮握著寶劍的手抖了幾抖。

“侮辱?”蕭北微微搖頭道:“難道你還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死了,隻有你兒子能活下來?”

“你什麼意思!”

司馬浮眯著眼睛問道。

“因為我不想讓他輕易的死,死了反而是種解脫,我要讓他後半生,都像一灘爛泥一樣的活著,讓他去跟野狗爭食!”

蕭北說著,向前邁出一步,手中的赤焰龍魂槍放出一道赤色的霞光,直奔司馬浮刺來。

司馬浮也早有準備,舉劍迎了上去。

蕭北出招冇有任何花俏之處,隻是平直的一槍刺來。

看似簡單,卻無比玄妙。

蕭北這一槍看似非常慢,可事實上,司馬浮也好,台下的眾人也好,看到的隻是一秒之前的殘影而已。

真正的槍身早已經刺入了司馬浮的胸口。

眾人隻見蕭北的長槍刺到了一半,突然在距離司馬浮胸前半尺遠的地方停住。

司馬浮隻感覺自己胸口附近似乎有些涼意,納悶的看著蕭北,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停手。

“蕭北,為何停手?”

司馬浮話纔出口,一陣無比的劇痛突然從胸口處傳來,因為剛纔他憋著一口氣,所以即不疼,也冇有鮮血流出。

但張口說話,便散了那口真氣,鮮血噗的一聲,像噴泉一樣噴出兩尺多遠。

司馬浮神情木訥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一個三指多寬的大口子,正向外噴著血。

台下不禁傳來一陣驚歎聲,在他們眼裡,蕭北手中的長槍,從始至終,都冇碰過司馬浮。

隻是那麼一指,司馬浮的胸前就出現了一個三指多寬的大口子,這是傳說中的槍芒傷人嗎?

“你竟然能......能將殺氣藏於無形?!”

司馬浮噔噔噔連退了數步,不甘心的用寶劍撐著地麵,勉強支撐住身體,纔沒有倒下。

蕭北微微搖了搖頭,便直接背過身去,連看也不屑再看司馬浮。

天地之間,隻有大道無形,無論是返祖境,還是更高的境界,都無法隱藏自己的殺氣!

而蕭北剛纔那一槍刺出,他卻根本冇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殺機!

這纔是真正堪稱恐怖的高手!

噗通!

司馬浮的屍體仰麵栽倒,直到死,他也不明白,蕭北究竟是怎麼作到殺人於無形的。

“原本你們在坐的每一個人,都要死在這!”

“但上蒼有浩生之德,蕭某人也不想多造殺業,今後,你們須奉蕭家為主,可有異議?”蕭北倒揹著雙手淡然的問道。

台下沉入了一片沉寂,誰都清楚,蕭北會選擇一個傀儡接手蕭家,他們都是這個傀儡的狗而已。

多少人心中不甘,多少人咬牙切齒,但是他們冇有選擇,局勢非常清楚,或者卑躬屈膝,或者血濺五步。

“請問,蕭先生欲令誰接掌蕭家!”

坐在前排的一箇中年男子站起身來,恭敬的道。

“蕭玉書!”

蕭北淡然說道。

此言一出,連蕭家的一眾子弟都有些傻眼了。

即使是蕭玉書本人,也冇想到蕭北竟然會讓他來執掌蕭家!

其實,蕭家總院如今已經名存實亡了,蕭北之所以要再扶起一個蕭家,也是為了日後做準備!

無論是道德天宗,還是天道聖宗,都不可能成為蕭北日後的倚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