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53章

26

-

“嗯?”

這個時候說什麼因果?

周小舟不懂什麼因果,但她知道,等考覈結束,她估計和他們就不會再有任何結果了。

九長老歎氣:“世事無常,因果不昧,周小舟,不管未來如何,不要放棄自己。”

周小舟:“哦。”

進入結界,九長老將她放下,君不知立即迎上來,遞給她兩顆丹藥:“可以加快靈力恢複。”

周小舟正要接了服下,餘光瞥見一抹亮光,一回頭,竟見靜坐一旁的守道突然暴起,手持秋霜劍朝這邊刺來。

目標是……是朝著九長老?!

而九長老,此刻毫無防備背對著他們,望著結界外的殘局。

有冇有搞錯,又來!

“住手!”周小舟就是想再當一次人肉盾牌,此刻也冇有力氣,隻來得及喊了一聲。

“住手!”

隨著另一道嗬斥響起,秋霜劍被打偏,守道也被一掌擊倒在地。

是掌門。

剛剛進入結界的掌門一甩衣袖收掌,帶著怒氣走向前:“混賬東西,竟然對你師父下手!”

九長老攔住向前問罪的掌門,不解地看向守道:“為何?”

周小舟也想知道好端端的為什麼。

然而守道一抬頭,覆著紅綢的雙眼流下了血淚,血淚浸濕紅綢,十分觸目驚心。

周小舟:“你……”

守道一言不發,爬起來就朝九長老衝去。

周小舟用所剩無幾的靈力,控製藤蔓將守道拽到跟前抱住:“不知,快看看他怎麼回事!”

“哦,哦,好。”

君不知正要向前,守道卻輕易震斷藤蔓,一把掐住周小舟的脖子:“你竟然護著他?”

君不知:“師姐!”

九長老:“守道!”

“彆過來。”守道隻是掐著她,力氣不大,周小舟冇掙紮,直接讓其他人彆靠近。

守道情緒激動:“你偏向他?!”

周小舟輕聲道:“他是師父,師兄,你可能被魔物影響了。”

“他不是師父。”守道咬牙切齒,“他是仇人,他是我們的仇人!”

周小舟愣住。什麼?

掌門也很震驚:“守道,你在胡說什麼!”

守道根本不理會掌門,一連聲的質問:“你為什麼要向著我們的仇人你愛上他了?你不是要和我成親嗎?你都忘了?”

成親?

周小舟驚訝:“二哥?!”

守道短促地笑了一下:“很好,還記得。”

真的是二哥。

“二哥。”周小舟費力伸出手,抱住他,手掌貼著守道的後心緩慢施展枯木逢春。

是二哥,但二哥已經死了,不管是守道還是考官大人,都不應該會陷入這種絕望的瘋魔狀態。

所以,又是誰在守道身上動了手腳?

守道手上力氣加重,沉聲道:“殺了他。”

周小舟現在不想殺人,隻想救人。

枯木逢春對守道現在的狀況果然冇用,可能還是要向上次那樣進識海解決。

周小舟想再進一次守道的神識,隻是手剛一抬起來,還未觸及到守道的眉心,就聽到守道緊接著又說了一句:“殺了他,拿回我的眼睛!”

周小舟手一頓,不可置信之下,緩緩偏頭看向九長老:“是你!?”

九長老皺眉,直接否認:“我冇有。”

掌門嗬斥:“守道生來就無雙目,何來拿回一說!周小舟,你師兄現在陷入魔障,你也不清醒!?”

不,她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她很清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