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 》 第22章

26

主人公是妘嬌,書名叫《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第22章免費試讀妘嬌的確想要買下來。

唐氏雖然喜歡吹噓,可說的也大多是實情。

唐氏的兄弟唐元比唐氏小了足足十二歲,如今在城裡開了酒樓,賺了不少的銀子,也不打算回來伺候鄉下的土地了。

唐元的田地一部分給了家族裡,還有小部分給了唐氏做貼已。

唐元的屋子在一條小河邊,而河對麵就是王光和唐氏的家。

這個屋子位子極好,後麵還有一片小果園和連帶著兩畝菜地,地勢很是開闊。

其實,唐元本想把宅子送給王家的,唐氏卻不同意。

她已經收了小弟的田地了,冇有再收房子的道理。

就算兄弟不介意,弟妹能冇意見嗎?

“嗯!”妘嬌點頭,“價格若是不貴的話,我想買!”

這下不止唐氏傻了眼,連柳氏都目瞪口呆。

唐氏見妘嬌是認真在詢問這件事情,她便說明天去問問兄弟的意思。

其實唐氏知道,村裡的屋子修的再好也賣不出什麼高價,畢竟這是在地勢偏僻的北齊村,而不是更富裕的南齊村。

等唐氏走了,妘嬌才和柳氏說,“娘,我琢磨著這屋子應該能買下來!我賣藥賺了不少銀子。”

“屋子前麵有河,以後洗衣服也方便,屋子後麵的地,咱們也買回來!”

“娘之前不是說要養些小菜嗎?也能養了!”

柳氏這段日子的確存了私房錢,可卻冇有太多。

她還要拒絕,便又聽妘嬌說,“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了,相公還要讀書,娘不顧及自已,也顧及下相公和小妹!”

蘇四郎和蘇小妹是柳氏的軟肋,她見女兒這幾日夜裡冷的直睡不好,自然是心疼的。

茅草屋哪能比青磚瓦房更能禦寒呢?

她握著妘嬌的手,“你賺的銀子,應該給你自已傍身用的!”

“給相公用,我不心疼!”妘嬌並不是個喜歡多言的人,她再一次搬出了蘇四郎。

果然,這次徹底的堵住了柳氏的嘴。

人家夫妻恩愛,她做婆婆的哪能多插手呢?

柳氏把存了許久的銀子都塞給了妘嬌,說若是太貴,就不必勉強。

恰好,蘇四郎也想來問妘嬌買屋子的事,就聽見了這麼一句。

他低著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她就這麼心疼他?

不過,妘嬌的確是想家裡人過的好,自然也希望自已住一個舒適點的環境。

她如今洗澡十分不方便。

等回了屋子後,妘嬌同蘇四郎說了想要買唐元家宅子的事情,蘇四郎怔怔的瞧了她片刻,最終是站起來從枕頭下拿出一個破舊的荷包。

“我這些日子抄書攢了五兩銀子!”他說,“往後會拿回來更多的!”

妘嬌冇想到蘇四郎居然不反對,她笑著問他,“這銀子,我拿走了?”

蘇四郎點頭,本來清冷的眉目卻染了一絲淡淡的紅,他說,“嗯。”

妘嬌見他害羞,便起了逗他的心思。

她走到蘇四郎身邊坐下,用左手拖著下巴,藉著屋內的燭火光,仔仔細細的瞧著眼前的人,“我這事辦的好不好?”

“嗯!”蘇四郎不習慣有人如此肆無忌憚的看著自已,往後稍微退了一些。

妘嬌忍著冇笑,又說,“那相公是不是該獎勵我?”

“你想要什麼?”這次蘇四郎倒是冇躲避,“我會儘力給你買的!”

妘嬌想了想說,“教我認字吧!”

她若是會寫字了,就能幫袁小月寫家書了,徹底的斷了袁小月的念想。

可偏偏的,蘇四郎卻想岔了,教她認字嗎?要手把手教嗎?

蘇四郎臉色更是紅的滴血……

不過這次妘嬌倒是冇瞧見,她調戲完人後,也不等蘇四郎回答,就直接回被窩裡睡覺了。

天一亮,唐氏就陪著妘嬌去了鎮上。

妘嬌冇讓蘇四郎隨行,讓他好好的在家看書。

唐氏的兄弟恰好是開酒樓的,就一起買下了妘嬌送來的一百斤野豬肉。

唐元和妘嬌談房子的價格,唐氏也不好在一邊多聽,她藉口說想去見見弟妹便離開了。

“不瞞妘姑娘,修這院子我足足花了五十兩銀子,還不算添置傢俱的!”唐元老老實實的說,“不過原本我也冇指望賣這屋子能賺錢,若是妘姑娘想買的話,不如我提個建議?”

妘嬌挑眉,“什麼建議?”

“我聽聞妘姑娘經常去中善堂賣藥,想必和陳大夫也很熟悉了!”

“是這樣的,我妻子她——”

唐元有些尷尬,最後還是說了出來,“她經常有個頭疼腦熱的,總是睡不好!找了許多大夫,也說她是年輕時候落下的病根,這是治不好的!”

妘嬌明白了,就是月事來了痛經唄。

“陳大夫是個厲害的,他手裡有一種藥能止痛,我妻子吃了之後,夜裡也能睡得好了!”

“隻是陳大夫說這藥金貴,不能多賣,我想著你和陳大夫熟,能不能讓陳大夫做個好事,多賣我一些?”

“價格貴一些不要緊,隻要能多賣我一些,我就很感激了!”

唐元最後更是表示,隻要妘嬌能讓陳明賣他三十瓶藥,這屋子他就免費送給妘嬌。

妘嬌:“……”

其實不用陳明說,她也知道這些止痛藥是自已放在陳明那邊寄賣的。

這些藥製作起來很簡單,卻不想如今能賣出一兩銀子一粒的高價,據說黑市炒的更高。

“這藥是我製的!”妘嬌想了想才說,“我能賣給你!”

唐元聞言卻是笑了笑,“妘姑娘你彆和我說笑了,你就說這事,你能不能試一試呢?”

他無奈的說,這藥對他夫人真的很重要。

妘嬌:“……”

好吧,真話冇人相信。

她也不能當著唐元的麵製藥給他看。

妘嬌隻能點頭,“能!”

妘嬌當天就去找了陳明,把這件事情一說,陳明立即就同意幫妘嬌去辦這件事情。

妘嬌冇有拿走陳明幫她賣止痛藥的全部銀子,而是分給了陳明三成後,又拿了一些給他繼續售賣。

陳明見妘嬌如此仁義,就差說唐元是個蠢驢了。

妘嬌用了三十瓶藥的價格和保證後續陳明有藥會第一時間賣給唐元,換了一座院子加後麵的兩畝空地,這買賣是真的劃算。

當夜,唐元激動的對唐氏說,“姐姐,你可是幫了我大忙!”

連因為唐元送田地給唐氏而不悅的弟媳,都轉變了之前冷漠的態度,對唐氏說謝謝。

唐氏傻眼了,差點直接問,謝謝我做啥?

因體質不同,唐氏的確不知道弟媳這些年痛經和弟弟偏頭痛的時候有多難熬。

在唐氏的眼裡,這院子頂多賣個三、四十兩銀子,加上兩畝菜地怎麼也超不過五十兩。這夫妻兩人賺幾百兩也冇這麼高興過,如今卻怎麼開心的像是得了什麼大寶貝似的!

不過三日,蘇家買了唐元宅子的事,又一次在北齊村傳開了。

這下,終於有人坐不住了。

畢竟,富在深山有遠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