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應劫身死

26

-

千年前。

妖魔界的魔尊九離,忽然魔性大發,橫空出世,為禍凡界以及修真界。

玄霜宮宮主——季敏,為救蒼生,率領宗門所有弟子出界平禍。

那場戰役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

玄霜宮弟子運用了極其高深的術法,直接將九離給打得冇有還手之力,而季敏為了不讓九離繼續為禍世間,她運用了封印術法直接將九離給拘在了自家的禁地之中。

可惜,季敏本人卻因此身負重傷,與世長辭。

千年後。

玄霜宮禁地中,已經被拘禁了整整一千年的九離,又一次到了控製不住魔氣的時刻了,他已經連續發了整整三日的瘋。

原本還是如同人間仙境般的玄霜宮禁地,現下一片死寂,花草樹木皆已枯萎,飛鳥走獸全部橫死,偌大的空間中,隻聽見九離坐在那裡語無倫次地說著話,他目前的狀態很不好,時而瘋癲咆哮,時而痛苦低吟……

“季敏!你關了我一千年!整整一千年!”

“鳳凰!我要鳳凰!快給我鳳凰!我快控製不住了。”

“季敏,等我出來,我要屠儘你玄霜宮,讓你死也死得不安生!”

“快呀,快給我!已經是第十隻了!隻要再有一隻鳳凰,我便要成了!快呀!快給我!”

“一千年了,我快要出來了!”

“季敏,我好痛苦,你救救我……”

“季敏,求求你,我快控製不住了,快救我,我不想再增殺孽了……”

……

九離由於控製不住自身的魔氣,身體在人形與獸形之間不斷地轉換,下/身開始在人腿與蛇尾之間來回變化,此時額前,象征著他魔尊的第三隻眼已經完全顯現出來,而額頭的兩旁也開始長出一對似龍角般的東西。

人形的他,尚且還能維持住一點理智,努力地將自己暴虐異常的魔氣壓製住,防止它們從身體裡溢位來。

可獸形的他,卻在不斷地向外噴灑著魔氣,他的魔氣霸道之極,侵蝕著萬物,所到之處一片死灰、寸草不生。

就差一步,也就隻差一步,隻要再有一隻鳳凰過來獻祭,用鳳凰之力來淨化他的魔性,他便可以突破境界限製,從而飛昇成神!

禁地之外,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眾人的注視中站在通往禁地進口的路上。

他是玄霜宮宮主季澤的獨子——季璟,也是玄霜宮宮主一脈中少有的繼承了鳳凰之力的族人,同時也是九離口中的第十隻鳳凰。

今日的他一反常態,冇了往日浮誇的裝扮,隻是身著一身樣式普通的白色單衣,可即便如此,樸質的外衣絲毫冇有遮蔽住季璟那驚人的相貌,他鳳眼淩厲,眼尾自然上挑,勾人心絃於無形之中,他鼻梁高挺,帶著些凜冽之氣,可看出他本身性情堅韌,隻要是自己決定之事,必然要達成目的,而他的嘴唇卻飽滿異常,有著一股嬌憨之態,這份嬌憨中和了之前的那份淩厲與凜冽,讓人願意與之親近。

季璟長得好,氣質佳,即便今日是他的死期,可他依舊是那位神采奕奕的玄霜宮少主。

他抬眼向四處望了一下,滿眼都是熟悉的麵孔,他的親人、師兄們、以及一眾的玄霜宮弟子……

可他們站在那裡,麵上都冇了往日裡一直洋溢著的笑容,全部都在神色憂傷地看向他,季璟看了兩眼,便看不下去了。

說實在的,他這個人喜歡熱鬨,也喜歡彆人都笑嘻嘻地麵對他。

季璟心道:都在乾什麼呢,為什麼要這麼看著我,我這是在做好事呀,你們不是應該高高興興地送我走嘛。

他苦笑了一下。

何來高興?

修仙者最忌死亡,大批修仙者都怕死怕得要緊,唯獨他這位上趕著求死得可實屬少見。

今日的種種,其實在季璟自年幼之時,便已經有人替他決定好了。

季璟長這麼大,經曆那麼多,他不怨任何事,也不怨任何人,而現下這唯一覺得遺憾的。

便是……

自己終究還是舍不下那個人。

季璟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看不了多少世間風采了,他此時此刻非常想見到那個人。

可他並不在這裡。

想到這處,季璟垂下頭又苦笑了一下,心道:他怎麼可能會來呢,明明是自己親手將人給鎖在房中的,他是出不來的。

季璟再次抬頭的時候,神色堅定無比,他坦然麵對著這一切,抬眼看向禁地的入口,那裡被魔氣侵蝕得厲害,周邊的花草樹木已經枯萎了大半。

時間可不等人。

季璟決定不再拖遝,邁開步伐,開始往前走,可他才邁出了第一步,熟悉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

“阿璟!”

這一聲急促又悲鳴,彷彿是垂死之人正在不住地掙紮。

季璟的腳步頓住了,可他冇有回頭,除了他,在場的眾人皆向聲音的方向望去。

隻見季璟身後,跌跌撞撞地跑來了一位白衣仙君。

白衣仙君渾身上下都是灰撲撲的,狼狽不堪,看來,他為了趕過來肯定是費了不少功夫,他有著比季璟還要令人驚豔的相貌。

可此時,白衣仙君滿臉都是悲哀的神色,連額前的硃砂痣也都黯然失色。

白衣仙君名喚宋卿塵,是季璟愛慕的人。

他怎麼來了!

季璟本來已經如同死寂般的心,又一次跳動起來,方纔還能坦然麵對死期的他,忽然開始侷促不安起來,不敢回頭,不敢麵對背後之人。

“阿璟你彆去了好不好,你說過要陪我的。”宋卿塵哀求道,他怕季璟聽不清,特意加重了語氣,高聲道,“你說過的,你要一直陪著我的!”

季璟心中苦笑,這話的確是他說的,他也想啊,能與宋卿塵一道遊曆世間,與之一生一世一雙人,正是自己未能實現的宿願。

可是!

季璟抬頭,九離的魔氣已經快要爆出來了,季敏當年留下來的封印,眼見就要壓製不住了,他咬了咬牙,又往前踏了一步。

宋卿塵見季璟不肯回頭,已經急哭了,大顆大顆的淚水如同珍珠一般從他麵上滑落,他帶著哭腔,語氣中哀怨不已:“阿璟,求你不要去,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季璟的心,都聽顫了。

終究,他還是把小仙君給惹哭了。

可他冇有辦法再像從前一般去哄宋卿塵了,隻得無奈道:“你回去吧,塵塵,你是要成仙的,不要被這種事情亂了修煉,聽話。”

宋卿塵聞聲後,哭得更厲害了,他不斷地搖頭:“大騙子,你這個大騙子,我的心都亂了,我成不了仙的。”

眼見季璟就要踏入禁地了,宋卿塵也顧不得其它,直接哭著跑了上去,他伸出手妄圖想把季璟給拉回來,奈何他的手還冇有觸碰到季璟的身體,便被一道看不見的靈氣牆給抵擋在外麵。

宋卿塵被攔在那裡,拚命地拍打著靈氣牆,見無果後,他此時痛苦至極,直接跌坐在地上,不斷地嘶啞著聲音叫喊道:

“阿璟!”

“阿璟!”

“阿璟!”

“其實我……”

“其實我也喜歡你!”

季璟聞聲後,怔住了!

他又一次停下了腳步,渾身顫抖起來,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

宋卿塵見他停下,以為自己說的話起到了作用,立刻又大聲道:“我喜歡你!我其實早就想同你說了,隻是一直苦於冇有機會!阿璟我是真的喜歡你!你聽見冇有啊!”

這回季璟聽清了。

我喜歡你……

是啊,我同樣也喜歡你。

季璟在宋卿塵看不到的地方,笑了。

原來,這份心思,再也不是他的一廂情願。

這輩子夠了,也值了。

自始至終,季璟都冇有回頭看宋卿塵一眼,他又開始向前走。

“塵塵,彆了。”

最後。

隻獨留下四個字,便踏入了禁地之中。

季璟進入禁地後,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得眉頭蹙起,隻見九離已經完全幻成妖獸的形態,他體型巨大,通體發黑,似蛇非蛇,似龍非龍,粗壯的身體扭曲著盤旋在裡麵,將四周給撐滿,本來還很空曠的地方,眼下連個下腳的地方都冇有了。

九離見季璟來了,努力地強壓住魔氣,留下最後一絲清明,問道:“璟娃娃,你可想好了?”

“嗯。”季璟點頭,隨後認命地閉上了眼睛,道,“開始吧。”

九離見季璟決心已下,心知他甘願赴死,便不再多說什麼,他開始低聲唸咒,驅動術法。

季璟被九離用術法升至半空中,大量的藍色靈光從他的身體裡流出,靈光彙聚在一起,直接注入進了九離額間的第三隻眼睛裡,很快,藍色的光芒開始包裹住九離巨大的身軀。

一道金色的雷電自禁地上空落下,雷電過後,一條黑色的巨龍騰飛而起。

九離魔神歸位!

巨龍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始終不願意離開,奈何神界的靈鐘此時響起,催促著魔神及時歸位。

無奈,巨龍隻得降下神雨,施以福澤,滋潤下界。

經過靈雨的滋潤,先前被魔氣所侵染的地方,開始逐漸恢複生機,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可唯獨,那位片刻前還是神采奕奕的玄霜宮少主,卻與周邊的生機格格不入,他此時麵色灰白,可憐兮兮地如同破布一般被隨意扔在地上。

巨龍的紅色三眼,悲憫地看了季璟一眼,他已經成為魔神,神可慈愛眾生,降下福澤,但不能插手神界之外的任何事,更不能改變人的壽數。

世間種種,皆存在著因果關係。

就比如:

當年,尚未成為宮主之前的季敏,在出界時無意地闖入了他的修煉之地,害得他走火入魔,魔氣肆意,為禍世間。

這是因。

隨後,季敏率領全體玄霜宮弟子出界平禍,將自己拘禁,並且通過獻祭了十隻鳳凰為代價,化去了他的魔性,助他魔神歸位。

這是果。

因果循環,這些都是命定的劫數,他無力改變,也無法改變。

巨龍歎了一口氣,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季璟,便不再留念地離開了。

……

之前,將宋卿塵抵擋在外的靈氣牆,因為施術者的靈力耗竭而被撤去。

宋卿塵終於可以再一次向前了,他快速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跑進了禁地。

禁地之中,早已經冇有了魔神的蹤跡,隻留下季璟一人孤零零地躺在那裡,宋卿塵見後快步上前跪坐在季璟的身邊,將他的頭枕放在自己的腿上。

熟悉的花香又一次縈繞在季璟的身邊。

季璟還冇有起,他一直硬撐著一口氣,始終不願意嚥下,就是為了撐到這一刻,為了他的小仙君過來。

他抬眼想要再一次看清楚宋卿塵的臉,可視線卻越來越模糊,隻得隱約看見宋卿塵好看的臉上都是淚水。

他想說話讓宋卿塵彆哭了,可才張開口,“嗚哇——”一大口鮮血便從他的嘴裡溢位,鮮血後來越溢越多,將他身上的白衣給染紅了。

他伸出手來,想要將宋卿塵的眼角的淚水給抹去,奈何,手才舉到一半,便落了下去。

季璟應九離魔神之劫而生,同樣應九離魔神之劫而死,所種下來的福因,日後也將會在悉數回報在玄霜宮的眾人身上。

自此,千年前的九離出世為禍人界及修真界,最終以玄霜宮殉了十隻鳳凰的慘痛代價而畫上了一個句號。

時光回到從前,那時候的季璟尚未身死,他受邀前來參加修真界每隔三百年舉辦一次的群英大會。

這是整個修真界最重大的慶典,這一屆的大會是在淩霄峰舉辦的,季璟所在的玄霜宮,自然也在受邀的宗門之中。

季璟作為宮主的獨子,是整個宗門的希望,可他居然冇有一星半點的自覺性,此時正不顧形象般懶洋洋地靠在自家氣渡船的柵欄上曬著太陽,外加偷聽彆家氣渡船上的人在那裡說話。

這時候的季璟還冇有意識到,這次的出行,會讓他遇到一個人。

而那個人,讓他動了這輩子唯一一次凡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