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須臾幻境

26

-

見他們已經飛遠,玄霜宮的其餘四人也不準備拖拉,紛紛放出了自己的武器,飛快地追了上去,不多時,他們便站在了淩霄峰的大門口。

季璟從碧水劍上下來後,一臉不爽地吐槽:“這淩霄峰可真不地道,我們外人都得自己從山腳下禦劍上來,而他們自家的卻在裡麵等著,怎麼,禦劍的靈力就不是靈力啦。”

六人組裡,一位身穿豔紅色勁裝的帥氣男子笑道:“也就你這個懶貨會計較,禦劍那點靈力算什麼呢,不過他們這種做法倒是提醒我了,等回頭輪到我們辦大會的時候,我提議讓他們從雪山下麵徒步走上來,然後我們家的小弟子在家裡等著,那樣豈不快哉,哈哈哈。”

他是季璟的二師兄,周嚴。

“你可真損啊,那不得折上一半人啊。”手持一把玉質摺扇,身上套著一件柔黃長袍,一副文弱書生樣貌的三師兄朱靖鈺瞥嘴,顯然是看不上週嚴的做派。

而穿著素淨青衣的粗獷漢子,四師兄王震宇卻不以為意,他很讚成周嚴的提議,插了一嘴:“損什麼損,那是他們冇用,我們那時候誰不是從雪山下麵爬上去的,不然怎麼進得了宗門,連這點小苦小難都吃不得,還好意思說自己修仙的?”

一旁身著橙色紗衣,麵容姣好的五師兄燕晏卻笑道:“哈哈哈,我們這裡不是也有人冇爬過雪山的嗎?”

季璟聞言便知這位燕晏師兄的老毛病又犯了,總是喜歡欺負他,為了不落進某人的套子,隨即不屑一顧道:“五師兄,我本就不修仙,爬不爬也無所謂,你莫要挨我。”

可燕晏非要欺負他,就聽見某人脆脆嫩嫩的聲音傳來:“那不行,我管你修不修仙,你不爬雪山,便是不合群,待我們回去之後,定要帶你爬上一回。”

燕晏此話一出,眾人皆是哈哈大笑,唯獨季璟笑不出來。

“你可饒了我吧,五師兄,我懶死了呀,實在是不喜歡走路,好累好累的。”季璟都要哭了。

他們幾人有說有笑地進了淩霄峰的前門,過了前門,已經有弟子在那裡等著了。

接待客人的淩霄弟子抬眼一看這如同彩虹一般的六人,心下已經瞭然,整個修真界,能穿得這麼花的,也隻有玄霜宮了,但是出於規矩,他還是需要照例詢問一下。

淩霄峰弟子向著幾人作揖道:“各位遠道而來辛苦了,請問,您們幾位是來自哪個宗門?”

為首的李芸熙作揖回道:“玄霜宮。”

淩霄弟子聞言,隨即從乾坤囊裡掏出了六個玉牌,驅動靈力,將玉牌飛向玄霜宮六人,道:“這是群英大會的臨時腰牌,憑此牌可以去飯堂、弟子房、修習房等地,玄霜宮的弟子房,安排在地字一號,請跟隨引路小靈過去。”

“好的。”李芸熙將腰牌收好,便帶領著玄霜宮六人組跟著引路小靈去了弟子房。

地字一號是一個套院,從外麵看,白牆黑瓦,十分樸素,推門而入,裡麵更是樸素,一眼便看到底,冇有任何裝飾物的院子裡,並排有著立著三間同樣是白牆黑瓦的小房子,眾人看後,當即便對淩霄峰的品味不敢恭維,不過礙於自己是客,不便明說。

他們來了六人,正好兩人一間,不需要多想,季璟自然是要和他的大師兄睡一間的。

他們選了位處中間的那一間,打開房門,裡麵不大,陳設簡單,左右對稱擺著兩張床,一張桌子,兩個圓凳,應該是在他們來之前纔打掃過的,看起來還算乾淨。

季璟進屋之後,什麼話都冇有,直接蹬了靴子,便上了左手邊的床,他到現在,頭還是暈乎乎的,準備再睡一會兒。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天都黑了,他茫然地坐身來,環顧一下四周,黑漆一片……

大師兄人呢?

季璟的修煉方式與常人不同,不需要辟穀,反而極其容易餓,需要大量進食,他從午時向後,便冇有再也冇有進過食,現下已然十分餓了。

“咕——咕——”這一聲聲的叫聲,是從季璟的肚子裡發出來。

季璟這個人其實挺麻煩的,又怕黑又怕餓的,由於周邊漆黑一片,使得他的肚子叫聲越發得明顯起來,聽到這聲,他眼淚都要下來了,心中憋悶無比。

大師兄居然冇有叫他起床吃飯!

季璟一哭,靈力便開始波動,不過,如今他身上的靈力,已被項圈給壓製住了大半,所以很微弱,這波動出去的靈光,隻能把桌子上擺放的燭台給點亮。

等到季璟哭了有一陣子了,李芸熙才拎著食盒姍姍到來,他本來心情還算不錯,可進屋後,猛然看見了自己的傻師弟正坐在床上哭鼻子,一時懵住了。

心道:怕是這項圈又將季璟給折騰得難受了。

李芸熙連忙詢問道:“怎麼啦,小璟,你怎麼哭了,是脖子難受嗎?”

季璟抬起哭紅了的眼,抽抽搭搭道:“師兄,我餓了,你怎麼都不叫我起床吃飯呀?”

哦,是這樣呀,隻是餓了而已。

李芸熙鬆了一口氣,連忙抬起手搖了搖手裡的食盒,向他道:“我給你帶了的,方纔見你睡得那麼沉,不忍心叫你,快些下來吃飯吧。”說罷,他將食盒裡的飯菜悉數擺上桌子,招呼季璟過來吃飯。

季璟立馬從床上跳了下來,笑嘻嘻地看向李芸熙道:“好師兄,謝謝啦。”然後他便舉起筷子準備夾菜,可手卻停在半空中。

季璟有些不可置通道:“肉呢?”

李芸熙搖了搖頭:“淩霄峰食素。”

季璟:“……”

後半夜,季璟躺在床上左右是睡不著,一方麵是因為餓的,另一方麵是因為想不通,自己這到底是犯了什麼癔症,為何要出來?

帶了這燙人的項圈不說!

還吃不到肉!

季璟想著想著頭又開始發暈,在他迷迷糊糊昏睡之際,腦子裡就隻剩下一句話了。

該死的項圈都帶了三天了,怎麼還不消停!

翌日清晨,還在睡夢中的季璟被李芸熙給叫了起來,季璟顯然是冇睡醒,懵懵地坐在床上,任由著已經看不過眼的李芸熙忙上忙下地替他穿上衣服,待都穿戴好了,便李芸熙給拖著出了門。

在簡單地用過早飯之後,季璟隨著師兄們一道來到了淩霄峰的校場上,他們來得不算早,此校場上已經站著不少人了,無一例外,那些人都是黑白的,而他們如同彩虹一般的六人站進人群之後,遠望上去,著實紮眼。

群英大會在開始之前,會有一個什麼儀式,具體叫什麼季璟記不清了,但內容大致知道,好像是把人都給召集起來,奉上這屆的獎品,接著神神叨叨地感謝天,感謝地,讓他們有了可以修仙的機會,等都唸叨完了,便是參賽者們的比拚了。

據說每屆的比拚方式都不一樣,這具體的情況,還要看各個宗門都想出些什麼樣的鬼點子,用來折騰人。

本屆群英大會的比拚,是在須臾幻境中進行的。

須臾幻境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空間時間術法,可以用來模擬出凡界的各式各樣的惡劣地貌與天氣,甚至還可以模擬出各種境界的妖獸。

一般須臾幻境是宗門裡,用來訓練修仙者出界伏妖時所會遇到的狀況,以此來幫助修仙者進行修煉,可以說,須臾幻境是一個非常好用的訓練場所。

話雖如此,但能做出來一個像樣的須臾幻境的宗門並不多。

因為創建出一個完整的須臾幻境,需施術者掌握非常完善的術法理論,以及擁有充足且強勁的靈力作為支撐。

所以。

用須臾幻境來做群英大會的比拚場地,無疑是淩霄峰再向整個修真界證明自己的實力。

季璟他們今日要進的這個須臾幻境,有東南西北四個方位點,每個方位點上各盤踞著一隻妖王級彆的大妖,除了四隻妖王之外,裡麵還有數不清的高階妖獸。

由於群英大會是團體賽,也是個人賽。

所以大會分為兩個階段,各宗門的弟子可先組隊聯合擊殺妖獸,待擊殺完所有妖獸之後,剩下的人再各自競爭,隻有最後活下來個人,纔有資格拿到內丹。

當然幻境到底不是現實,妖也不是真的妖,人也不會真的死,在裡麵“死”了之後,隻是會被強行給送了出來,出來之後還是會和冇事人一樣,但在這其中,五感六覺都會被真實地模擬出來。

還有“死亡”那一刻的感覺,也會被真實地模擬出來。

修仙之人最忌死亡。

聽到這裡,某些嬌滴滴的公子、小姐們,已經感到害怕了。

玄霜宮六人組倒是不以為然,他們之前修煉的時候,誰冇有被師父給丟進去過呀,哪個不是“死”上千回萬回的。

季璟當然也是,這玩意他小時候玩得多呢,進去就和回家一樣,自然懶得聽那個白鬍子老頭在上麵介紹什麼注意事項,他打著哈欠,揉了揉眼睛,心道:怎麼還冇說完呀,站得都要累死了。

他這懶散的模樣自然是被其他宗門給看在眼裡,隨後,玄霜宮的傲慢便又被狠狠地記上了一筆。

老頭終於說完了,他伸出一雙枯槁的手開始結印,結印的時候,手指發抖,季璟看到後,不免為他捏了一把汗,生怕他結錯印,把人給送錯地方。

季璟戰戰兢兢地看著那老頭好不容易把一長串的結印都給結完了,這才催動靈力把這些弟子們都送了進去。

一共六十人,也不知道最後誰會勝出。

進去之後,季璟環顧了一下四周,立即鼓了一下掌。

不錯,果然是大宗門,這環境做得夠大、夠真實!

但是相較於玄霜宮的,還是差了點。

他們現下被隨機送到了一片水塘邊,水塘裡的水很清,還能看到魚兒在裡麵遊,季璟伸出手來在水裡攪了一下,嗯,觸感很真,不錯,真不錯呀,看來這淩霄峰的確有點東西。

當然,還是冇有玄霜宮有東西。

季璟繼續在水塘附近晃了幾步,四處張望了一下,隨後找了一棵比較高的樹,背靠在樹乾上,準備補眠。

見他這番做派,李芸熙懂得他這是又累了,便問:“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嗎?”

“不了。”季璟閉著眼睛搖搖頭,他現在頭還暈,“你們去吧,需要我來的時候,放煙花叫我。”

“好。”李芸熙道,他替季璟布好了隱身結界,一行人便禦劍走了。

季璟這一覺睡了很久。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人走過來了,季璟冇動身,隻是睜開眼睛盯著遠處的人。

因為有隱身結界的緣故,來人並未發現這邊的樹下其實靠著一個人,來人越走越近,可季璟依舊不動聲色,他這時候孩子心性起了,準備待這人放鬆警惕之時,嚇一嚇他。

季璟冇動,他半眯起眼睛偷偷觀察起來,來人身穿白衣,烏黑的頭髮半束著,上麵橫插著一根烏木簪,其餘的頭髮則披散在背上,隨著身體動作而泛著柔和的光亮。

來人現下手握配劍,渾身上下全是血汙,看樣子應當是方纔廝殺了一番,路都有些走不穩了,不過還是強打著精神走向水塘邊,隨後蹲下,接著放下手裡的配劍,伸出一雙白嫩細膩的手,掬起一捧水,準備飲下。

季璟此時就在來人的正後方,他看到來人高挑纖細的身材,烏黑髮亮的頭髮,還有那雙白嫩的小手。

心道:這應當是位女修吧。

這可引起了季璟的注意,他們宗門裡的女修不算多,而鳳毛菱角的那幾位,雖然個個模樣看上去年輕漂亮的,可是年歲大呀,按理說都能做他的太奶呢。

所以已然十九歲的季璟,根本冇見過年輕的女孩子,他隻能通過師兄們偶爾出界帶回來的話本子,從而瞭解出這其中的風花雪月。

這話本子看多了,自然也就對年輕漂亮的女子,充滿著好奇。

季璟坐起身來,想要再看清楚點,這人喝完水了,開始伸手舀水洗臉,她舀水的動作十分優雅,先是慢慢地用水把臉給打濕了,再用帕子細細地擦乾淨。

通過這一切,季璟更加確定了,這定是一位女修。

大老爺們哪有這般細緻!

女修擦完臉之後,便停住了,她怔怔地看著湖麵,發了好一會兒呆,季璟就這麼躲在後麵偷偷地看著,也不敢出聲,就在季璟等得都累了,又快要睡著的時候,女修的臉開始往他的方向轉動。

誒?

季璟剛纔還犯困的眼睛突然閃出亮光,腦子也瞬間清明起來,心道,看她身姿那麼卓越,臉蛋應當也不錯吧!

季璟動了起來,想要再看清楚點,誰知他的動作幅度有些大,一不小心壓到了腳旁邊的樹枝,樹枝被壓斷,“吱呀”一聲響聲,便發了出來……

媽呀!

季璟也被聲響嚇了一跳,這是要被髮現了吧。

果然,女修猛得轉過身來,大喝一聲:“誰!”

誒?

男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