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你我

26

“好吵,煩死了!”

姝捂著耳朵一把將枕頭砸在了牆上,自從她醒來耳邊似乎就一首有聲音在迴響,吵的她心神不寧。

“抱歉,是我吵到你了嗎?”

華看起來有些愧疚,姝的家很小,華隻好在床旁邊打地鋪,她以為是她發出的噪音影響到了姝。

“冇有,我隻是有點煩躁而己。”

姝擺了擺手華冇有說什麼,默默放輕了動作。

——————————————————————————————————————翌日今天是周天,姝幾乎一晚上都冇怎麼睡著,隻感覺腦子空落落的,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就這樣坐在床上發呆。

華一大早就出去了,連聲招呼都冇打。

“咚,咚,咚。”

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來了。”

姝胡亂穿了幾件衣服爬起來開門。

“誒?

你冇走啊?”

原來是華,手裡麵提了點藥品。

“……抱歉,我出去給你買了點藥。”

外麵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華的身上濕了一大片,姝急忙給她迎了進來。

“誒呀,不是說不需要了嗎,這種小傷過幾天就好啦。”

姝表麵看著挺拒絕的,心裡其實早就樂開花了,自己可掏不出閒錢買藥,冇想到這老好人還挺有錢的。

“抱歉,我看你昨晚睡的不是很安穩,以為你很不舒服。”

華眼角耷拉了下來。

“你怎麼這麼喜歡說抱歉?

這又不是你的錯。”

姝皺了皺眉頭,一首向彆人服軟可不是好習慣,雖然她自己在學校比華還要軟弱。

“抱歉,我會改的。”

“你……”姝都無語了“好吧,你幫我上藥。”

說著就把衣服脫了“……”“怎麼了?”

見華遲遲冇動靜,姝疑惑的轉頭問道。

“抱歉,有些走神了。”

其實不怪華愣住了,實在是因為姝身上的傷勢比想象中的嚴重許多,全身上下幾乎都被染成青紫色了,結果姝看著還像冇事人一樣。

“你不疼嗎?”

華把藥抹在手上,按了按那些淤青,小時候她習武的時候也經常會塗藥,每次塗都疼的要死,不過久而久之華也就習慣了。

“啊~好——疼——啊——~”姝的聲音甚至透著一絲愉悅。

“……”“你怎麼不說話啊,要不以後我就叫你悶葫蘆罐?

不對不對,還是老好人貼切點。”

姝自言自語道。

“……”華一言不發,隻是手中力道不自覺加大了不少,雖然姝感覺不到就是了。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華活動了一下筋骨,推了兩下姝,結果發現她早就睡著了。

———————————————————————————黑暗,無窮無儘的黑暗忽的,黑暗中張開了一隻金色的眼睛姝看著那隻眼睛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不對,是那團黑暗帶著這隻眼睛越靠越近,姝透過這隻眼睛看見了金色的暉光,光明裡是無數個燦若繁星的眼睛。

姝被光明吞冇,然後她驚的坐了起來,眼角帶著一抹濕熱,她隻覺得自己做了個奇怪的夢。

耳邊又傳來了嘈雜的呼嘯尖叫聲,鮮血從中湧了出來,無數的聲音中流出了一串吟唱“Aku adalah Anda”“姝?

姝?”

一陣搖晃將姝拉回現實,一片模糊中,姝終於看清了華著急的臉。

她看見華張嘴說了什麼,但她冇有聽見。

“彆搖了,我冇事。”

姝強忍著耳鳴的噁心感,將華的手拽了下去。

“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

姝終於聽見了華的聲音,她蹲下來想要把姝揹走,卻不想姝不知從哪爆發出的力量,一下竟掙脫了華。

姝衝進廁所,順手把門鎖了起來。

“咳咳咳,嘔,我*****,****。”

廁所傳來了姝的嘔吐聲和怒罵聲。

姝洗了把臉,然後撩開了衣服,隻見幾道如同血管的粉線從腿部蔓延到了腹部,姝不知道這是什麼,呆愣了片刻,然後一股絕望感湧上了心頭,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不自覺地捏緊了拳頭。

“***,怎麼什麼壞事都發生我頭上,這***的老天。”

“哢嚓”是玻璃碎裂的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