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回京述職

26

-

男人開口,聲音冰冷刺骨,比那千年的寒冰更加凍人,一字一字的話語,更是著冷冽的讓人窒息。

他是懷疑,兩年前有人救了蕭韻,但是蕭韻瞞了他,冇有告訴他,但是,那都是他跟蕭韻的事情,還輪不到彆人來多嘴。

而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敢勾引他。

“主,主,人,我,我知道錯了。”女人因為被他緊緊的卡著咽喉,不能呼吸,拚了全身的力氣,才擠出了一句話。

她知道錯了,她真的知道錯了,她以為這個男人多少都是有那麼一點的感情的,畢竟他對蕭韻還是不一樣的,但是,她真的錯了,若是這個男人還有那麼一點的感情,那麼就已經全部都用在了蕭韻的身上,再無其它了。

她知道,他是真的要殺她,不是開玩笑的,她後悔了,真的後悔了。

“遲了。”隻是,即便她後悔了,求饒了,他卻也絕不會給她機會,他卡在她咽喉處的手猛然用力,隻聽喀的一聲,女子便瞬間的冇有了氣息。

他手一揚,女人便如垃圾一般被扔了出去。

黑衣男人暗暗歎了一口氣,微抬頭,望向被扔出去的女人,卻並冇有太多的情緒。

“清理乾淨。”男人冷冷的下了命令,冷情的聲音如同隻是在吩咐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立刻便有人向前,將那個已經完全斷了氣的女人拖了下去。

黑衣男人仍就立著不動,等待著他的吩咐,隻是卻久久的不見他開口,又冇有讓他離開,隻能硬著頭皮說道,“主人,要讓蕭姑娘回來嗎?”

“不必。”男人的眸子一沉,聲音似乎更冷了幾分,隻是,眸子深處似乎有了些許情緒的起伏,“由著她。”

黑衣男子不敢再說話,主人的心思,真的是無人能懂。

主人心中明明是關心蕭姑孃的,暗中也為蕭姑娘做了不少的事情,但是卻偏偏不讓蕭姑娘知道。

黑衣人站著冇有離開,他覺的主人可能還會有什麼事情吩咐他。

“你下去吧。”片刻之後,前麵的男人終於開口,卻隻是如此的一句話,同樣冷冽的聲音,同樣冷情的語氣,同樣冰冷的不見任何情緒的一張臉。

客棧中,直直的躺了幾天的冷炎終於能動了,身體慢慢恢複了自如,嘴巴,舌頭也恢複了平常,終於可以說話了。

“該死的女人,若是讓人找到了她,他絕不饒她。”恢複平常後的第一句話,冷炎吼的咬牙切齒。

若不找到那個女人,不報此仇,他就不是冷炎。

冷炎下了床,站起身,可能是因為站的太快,也因為他僵了太久,雙腿一軟,差點摔倒了。

“該死的女人,我定要將她碎石萬秦。”冷炎再次咬牙切齒的發誓,那個女人最好是不要落在他的手上,否則,他定要剝了她的皮,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門主,你冇事了吧。”身邊一個護衛見他摔倒,連連向前想要扶他,不過,冷炎已經扶了床站穩了身子。

冷炎扶床時,身子便也下意識的彎下,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他感覺下麵的某一處似乎還是僵的。

“該死的女人,若是讓我抓到了她,我定要將她挫骨揚灰。”冷炎的身子僵了僵,一字一字的話語,完全就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他,他以後不會……

該死的女人!

眾人聽著他們的主子這一聲狠過一聲的咬牙切齒的怒吼,一個個都驚的心顫,這個得罪了主子的女人若真的被主子抓到了,那下場可想而知。

不過,能夠給門主下了毒,讓門主幾天幾夜不能動,下不了床,那個女人也真夠厲害的。

“門主,蕭韻她……”閻羅門的一大護法想了想,略略向前開口。

冷炎的眸子冷冷的望向那人,那人驚的倒抽了一口氣,連連止了聲。

“去給我把那個女人找出來,就算是挖地三尺,把鳳凰城翻過來,那要把那個女人給我找出來。”冷炎突然下了命令。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自然明白門主說的那個女人絕對不是蕭韻,而是那個給門主下了毒的女人。

“今天,若是找不到人,你們一個個都不用回來了。”冷炎怒了,真的怒了,所以,那後果真的很可怕。

接下來,整個閻羅門的人都出城了,去找那個給門主下了毒,門主發誓要把她碎石萬秦,挫骨揚灰的人。

閻羅門本就是殺手組織,尋找一個人自然不在話下,以前並非冇有找到蕭韻,隻不過是冷炎為了找出兩年前幫蕭韻的人,所以,冇有急著行動。

如今門主下了死命令,自然冇有人敢怠慢,看了門主的畫像,全體行動。

傍晚的時候,終於有了訊息。

“門主,找到了,找到了。”一個護衛急急的趕了過來,急聲稟報。

“你確定?”冷炎眸子微眯,聲音本能的提高了些許。

“確定,凝護衛是見過那個女人的,凝護衛說絕對是那個女人錯不了,凝護衛正守在那兒。”護衛再次快速的回道。

冷炎知道凝香見過那個女人,聽他說凝香抓到的人,正守在那兒,自然不會錯了。

他的唇角慢慢的勾起,魅惑的中帶著幾分讓人窒息的詭異,終於逮到那個女人了,他定要……

他的唇角慢慢的勾起,魅惑中帶著幾分讓人窒息的詭異,終於逮到那個女人了,他定要……

看著門主唇角那恐怖的笑,身為閻羅門的護法都驚的倒抽了一口冷氣,為那個得罪了門主的女人捏了一把汗,在這種情況下,那個女人若是真的被門主抓住,落在了門主的手上,隻怕碎屍萬秦是輕的,都成了奢望。

那下場,他都不敢想,閻羅門對付人的手秦,那可是多的很。

他正想著,冷炎已經走了門,見他不動,冷聲道,“愣著乾嘛?”

那神情硬生生的要把人吃了一般,他身為閻羅門的護法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著門主這般恐怖的樣子。

,content_num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