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鑄造局

26

-

.

何止劉洎對鑄造局有所不滿? 朝中三省六部都對「吞金獸」一般的鑄造局怨聲載道,禦史言官更是隔三差五就上書彈劾。雖然現如今國庫每年的收入較之貞觀初年可謂「暴增」,但帝國疆域

如此之遼闊、大唐子民如此之繁茂,再多的錢也做不到「雨露均沾」,總會根據國家戰略而調整撥款,有先有後、厚此薄彼自是難免。

此等情形之下,資金幾乎「無限」的鑄造局自然成為眾矢之的。 固然鑄造局每年從民部拿到的撥款並不多,絕大多數都依靠自己「造血」,但別人不管這些,你既然這麼有錢支援兄弟單位一點就不行麼?非得丟進無底洞裡

連個響兒都聽不到?

再者說,什麼是你鑄造局的錢?

你鑄造局還在不在兵部編製之內、還在不在陛下管轄之下?

尤其是鑄造局五花八門的所謂「科研」,更是讓朝野上下誹謗遍地、攻訐不斷…… 裴懷節此刻亦是痛心疾首:「我在洛陽亦時常聽聞此事,都說房俊對上諂媚、對下跋扈,對於政事更是敷衍了事,唯獨喜歡鼓搗那些勞什子『新發明』,甚至當年的書院學子也被他給帶歪了,少讀經史子集,開口閉口自然科學……此禍亂天下的亂臣賊子啊!中書令乃天下宰輔,為何不上書陛下、聯絡朝臣,將那鑄造局

予以取締?」

「呃……」 劉洎微微一愣,卻是未料到裴懷節對房俊怨憤如此之深,可這話是順著他說的,隻能嘖嘖嘴,遲疑道:「雖然房俊不知所謂,鑄造局也浪費了大量錢帛,但成果還是有一些的……且不說現如今在江南遍地開花的造紙廠,生產出的竹紙質量極佳、價格低廉,單隻是那個『活字印刷術』便是跨時代的創舉,使得書籍的價格暴

跌十倍、百倍,無以計數的寒門子弟因此可以讀書……」

說了幾句,有些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發覺自己以往如鯁在喉的鑄造局並非看上去那麼冇用處,各種各樣的發明甚至已經改變了社會現狀。

更不用說鑄造局對於火藥的配方改良、對於火器的研發生產,使得大唐對上番邦胡族的時候由占據優勢變為徹底碾壓。 就連那個讓所有長安人吐槽無力的所謂「蒸汽機」都好像也冇有那麼可惡,之所以不待見那鐵疙瘩是因為它天天炸,早已淪為笑柄,可萬一有一天它不再炸了

呢? 無需人力、畜力,隻需鋪設一段鐵軌便能牽引成千上萬斤的貨物……如果將鐵軌鋪設至陳倉、涇陽、潼關、藍田等地,拱衛長安的十六衛大軍可以最快速度

幾乎不費體力的抵達關中任何一處,整個關中鐵板一塊,哪裡還會再有關隴、晉王兵變之事發生?

再深想一層,假若有朝一日鐵軌可以鋪出關中,直達洛陽、河東、山東、江南……嘶!

雖然看上去不可思議、癡人說夢一般,可的確有那個可能……

裴懷節義憤填膺:「或許天下寒門子弟有所受益,可房俊之初衷是為了賺取錢帛、是為了邀名請功,此子野心勃勃、鷹視狼顧啊!」

「誒,這就過了。」 劉洎有些不滿,叱責道:「房俊對陛下之忠心無需懷疑,對大唐之忠心更天日可表!官場上咱們陣營對立,任何手段予以打壓都是對的,但不能因為對立而罔

顧事實。哪來那麼多的鷹視狼顧?賢弟,慎言啊!」 「鷹視狼顧」是相術中的一個麵相,肩膀不動的情況下頭顱可以由前至後自如轉動,目光如鷹隼一般銳利狠厲,似能看透人心,具有此等麵相之人狼心狗肺,

重利而輕義,定是大奸大惡之輩。

傳說史書之上有載,當年被世人稱作「塚虎」的司馬懿便是此等麵相,且最終發動「高平陵之變」竊奪曹魏皇權、以臣謀君……

此時說這種話,將君王置於何地?

將滿朝文武又置於何地? 或許是覺得自己語氣有些嚴厲,隨即又緩和一下,語重心長道:「賢弟久鎮河南、封疆大吏,一言既出、萬眾相隨,但朝堂之上卻不能如此。鬥爭既要講究策

略,更要恪守底線,政見不同之人是對手,但不是敵人,有些規則必須遵守。」

裴懷節有些發愣,這是劉洎能說出來的話? 對於朝政他也有所耳聞,這位中書令可是素來自詡文官領袖,對軍方極力打壓,尤其是對於軍方領袖之一的房俊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凡房俊之倡議必反對,

簡直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現在居然告誡自己鬥爭需要底線?

那你的底線也太低了吧?

但麵上卻隻能做出一副聆聽受教的神情:「中書令所言極是,我在地方任職太久,對於朝政極為生疏,往後還需中書令多多提點、多多幫襯才行。」

既然今日已經登上劉洎府門,那麼外界必然誹謗遍地,索性將姿態擺得再低一些。 劉洎對於裴懷節的表現自是滿意,雖然裴懷節任職河南府這些年並未有什麼顯眼的功績,臨了返回長安更有幾分灰頭土臉,但畢竟曾是一方封疆大吏,又與

河南世家關係密切,其本身是極高的政治資源,能夠收歸己用,意義非同凡響。 「哪裡有什麼提點不提點,賢弟言重了。隻不過吾等文官掌管政務,定要一心為公、竭誠報效,萬萬不能被軍方那些囂張跋扈之輩弄得兵戈四起、天怒人怨,

憑白將帝國元氣消耗在無意義的戰爭之中,此吾輩之所以立身之本也。」

聽著劉洎這樣的話語,裴懷節連連頷首,心裡卻極為迷茫。

一會兒說房俊的軍製改革有所必要,一會兒又說要極力壓製軍方,這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 一排排林立而起的煙囪整齊沿著河邊排列,用水泥、青磚砌成的水道使得由昆明池泄出的水流愈發湍急,水流沖刷佈置於水道內的葉輪,驅動兩側房舍之內

的各種水利裝置。 天氣逐漸炎熱,無以計數的工匠勞作於遍地的工坊之內揮汗如雨,用馬車或者鋪設導軌的大車將各種各樣的原料送遞各處,無論工匠亦或勞工,每個人都的

身上都洋溢著肉眼可見的興奮、專注,整座鑄造局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劇烈的爆響,連腳下的路麵似乎都震顫了幾下……

正在柳奭陪同之下視察鑄造局的房俊麵色不變,向遠處看去,見到一股黑煙在層層疊疊的工坊後麵升騰而起,遂問道:「還有傷亡麼?」

柳奭忙道:「基本已經冇有死亡了,但受傷卻在所難免。不過死也好、傷也罷,蒸汽機的試驗卻並冇有什麼進展,下官慚愧。」

蒸汽機的製造工坊是整個鑄造局的重中之重,集結了最好的工匠、賦與最好的待遇,但就算是偶爾可以達到短時間內的運行,但最終的結果都是炸燬。

直接導致工匠傷亡慘重,這也是朝中文官攻訐、彈劾的重點之一。

倒也奇怪,素來視工匠為奴隸的文官們現在卻大力鼓吹「工匠也是人」,也是大唐子民,不能毫無價值的犧牲於某些人的瘋狂臆想之下……

但是柳奭在對試驗流程改良更新並且堅決貫徹之後,傷亡人數大大減少。

隻不過試驗一直冇有什麼進展,加上外界對此攻訐不斷,使得柳奭自覺辜負了房俊的信任,壓力巨大。 每年高達數百萬貫的錢帛好似丟進河裡一般毫無聲響,堪稱震古爍今,若是一直冇能研究出一種足以震驚天下的成果,可想而知房俊最終會被世人何等恥笑

…… 房俊卻對此不以為意,拍了拍柳奭的肩膀,安撫道:「每一次失敗,都距離成功更進一步,要堅持自己走的路是對的,隻要堅持下去,終有抵達成功的一日。

古往今來,科研都是一條最難的路。

單隻是花費無以計數的錢財也就罷了,問題在於花掉的錢不一定有價值,一旦路走錯了,便絕無可能取得理想的成果。

好在房俊雖然不會什麼材料學,但知道這條路怎麼走,隻要按照既定路線堅持不懈的前進,或早或晚,終會成功……

兩人繼續前行,間或鑽進路邊的工坊視察一番,與工匠說上幾句,掌握一下各種發明的研究、鑄造進度,給出一些改良的方式,樂此不疲。 回到設置在河邊官廨,柳奭將一眾官員趕走,親自給房俊斟茶,而後滿懷擔憂道:「現在朝野物議對鑄造局極不友好,尤其是劉祥道及其門下的禦史言官,多

次彈劾鑄造局鍊鋼爐過多,煙霧濃重,影響長安周邊環境導致空氣惡劣,希望予以取締…」

房俊喝了口茶水,抬頭看了一眼窗外遠處那一片升騰而起、久久不散的黑煙,也有些無奈。 房俊雖然並未異想天開的在大唐搞什麼工業化,但鋼鐵的產量、質量卻能夠快速推動生產力的發展,尤其是這種新鮮事物多導致的社會結構變化,會使得整個社會處於一種積極開拓、銳意進取的狀態,將儒家那種「無為而治」的根基徹底沖垮,這是比研究成功火器、蒸汽機更為重要的進步。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