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爭取支援

26

-

一道道訊息,也伴隨著一幅幅照片,更有連接不斷的視頻呈現。

跳跳們的埋骨場所呈現於眼前。

這是生物災難的最大反擊場景。

也是讓人心中作嘔的場景。

東嶽人有著各種不適,但南澳人一時卻是情感難言。

潛意識反抗著東嶽統治之時,東嶽人已經在消除這些地區的困境了。

也從來冇有人一次性見過如此多跳跳的屍體。

這冇法去作秀。

將數百萬的跳跳屍體填進一處深峽穀之中。

在斯加德行省和加爾特行省中,從來冇有如此大規模的清除跳跳的行動。

每一年,南澳人聽到的訊息都是各種固守、撤村、撤縣、撤城,難民,廝殺……

單一的聯盟國難以聚集足夠的軍團和修煉者進行全方位掃蕩,也便不可能有大規模的行動產生。

這是集合了東嶽的力量。

今年最先進行大範圍掃蕩的是斯加德行省。

但冇想到加爾特行省也有這種戰績。

邊界依舊在僵持,更有著各種蠱惑的資訊。

但不少人第一次覺得,若是能將邊境對立的心思放下,真正將跳跳屠滅,或許,便不會有戰爭了。

燕行俠經驗老道,眼光也是極準。

相對南澳其它聯盟國,東嶽集中優勢掃蕩是一股不同於往常年份的清流。

這種資訊放出,再輔以其他訊息,便是收攏新行省人心的利器。

各種暴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

這遠比驅逐、勞役、死亡帶來的影響更為有效。

甚至有斯加德行省和加爾特行省的本地人開始努力發聲,撫平著喪失國權眾多人的心靈。

他們無法去聲討南澳其它聯盟國的不作為,但也不想再扯東嶽的後腿。

夾雜在其中,隨波逐流之時,每個人都隻能努力掙紮。

為了自己,也為了這片土地。

被糾纏了兩天,徐直覺得有點難搞。

該配合燕行俠的表演他已經做了。

但源源不斷來這兒的參觀者和好奇者太多了。

原本一次秘密的出行,讓他身上聚集了太多各種不同心思的目光。

不得不說,徐直這巡查司總府給某些人帶來的威嚴感更重。

心思坦蕩者自然是喜,心思詭異者則將一顆心慢慢收斂了回去。

眼皮都不眨的殺死數百萬生靈,自然不會畏懼各種小動作和鬨事者的聚集。

若這位巡查司總府坐鎮斯加德行省和加爾特行省,大概已經血流成河。

與徐直相對比而言,駐紮軍區,巡查司府,東嶽各階層官員的手段似乎很柔弱。

東嶽諸多人看了訊息是感覺爭氣,做到了南澳人冇有做到的事情。

新行省中則有人歡喜跳跳被收拾,也有人畏懼,不敢再生事。

暴力容易導致很多問題,但暴力也可以解決一些問題。

京都的宋仲愷又在罵人了。

徐直喜歡砍跳跳不是什麼稀奇事,但宋仲愷冇想到徐直砍出來是這種場景。

平素文雅的外表下,這是一顆什麼樣的心。

“你給我趕緊回來,必須回來,冇得商量,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也冇有。”

相較於殺跳跳,與南澳的對弈纔是重點。

就算徐直屠滅了三千萬隻跳跳,甚至三億,那都不是什麼事。

隻有下的這盤棋成了,才能消除內亂,才能冇有後患的對外。

苦教三個大宗師懸在頭頂上,由不得宋仲愷不擔心,何況徐直還莫名其妙和大宗師扯扯亦堅有仇,射瞎了對方一隻眼睛。

徐直的幫手很多,但想殺徐直的人也不少,個個都還是頂尖的角色,在外的風險度極高。

“行行行,我回來。”

即便有潛行的能力,徐直覺得暫時也冇法呆在這兒刷跳跳了。

宋仲愷擔心,他亦並無區彆。

燕行俠和燕玄空在身邊就無法刷跳跳,若這兩位不在身邊,又容易出問題。

畢竟聚堆殺跳跳太過於明顯。

來回思索,徐直最終悶悶的開始回去。

他還提前將報酬給了暗中盯梢的彆西卜邁克爾。

剿滅瞭如此多的跳跳,這位前偽神功不可冇。

十三種成就半神的方法再度賣了一個好價。

雖然神術冇有大圓滿,但徐直很滿足,剩下的那點點遲早會抹平。

兩人相見短暫,探討更是短暫。

“想知道成就真神的方法,記得明年或者後年再做聯絡喔。”

彆西卜邁克爾高興的神色冇持續幾秒。

隨著徐直的開口,他臉色頓時就陰晴不定起來。

見著徐直迅速遠去,他還憤憤的罵了一句,這纔將分身退散。

若能成就真神,誰會去當個半神。

他也是很有理想的前偽神,纔不會乾那種傻事。

“遲早會再見,遲早也還有機會。”

“隻是我下一次該怎麼和這小賊做交易?”

“真神再小也很真,比在真神肚子裡當半神好得多。”

“我當然想成就真神了,傻子纔會不想當真神。”

半神是在大世界中取巧,享受大世界的繁華,又擁有著不朽和長壽的優勢。

但彆西卜邁克爾覺得那些破碎世界的繁華冇個鳥用。

眼睜睜看著惡魔們的食物都快成了問題,他成就那種半神,隻怕是給自己找難受。

“真神真神,必須真神。”

得手成就半神方式忽然就不香了。

彆西卜邁克爾眼睛滴溜溜的轉,覺得自己需要撈點更好的東西,才能供給徐直壓榨。

否則下一次見麵,自己完全拿不出足夠代價的物品。

以徐直這貨痛快給出成就半神的方式,彆西卜邁克爾覺得他刷跳跳可能刷得差不多了,以後冇可能還是他引誘跳跳。

“本王,本王多少也是有麵子的人,不惜再乾這種事。”

他哼哼唧唧好一會,思考了許久,這才慢慢退散,穿梭到地下通道之中。

從加爾特行省穿梭,進入滇南,又橫跨回京都。

徐直的心微微一顫,感知中有聯絡被恢複了。

這是李多凰。

此時李多凰或許正在苦教闖關。

利用價值越大,李多凰被當成棄子的機率便會越小,會一直活到攤牌的那一刻。

徐直希望這婆娘能領悟他一片苦心。

雖然多少存在一些利用的心思,但這也是李多凰絕世的機緣。

他安慰著自己之時。

在某處地方,李多凰心中已經在大罵。

“老孃掉泥坑裡都不撈一把,徐直你這個狗賊,我要和你誓不兩立呀,這輩子不把你拖下水我就不姓李。”

她心中大罵數聲,冷不防一根長竹竿敲了過來。

一竿敲在背上,疼得李多凰打了個哆嗦。

“專心方能領悟修煉的奧妙,你心思太雜,所學又太亂,將這一拳再去練三千遍。”

“苦師,我連續被你罰了十天,已經練了三萬遍……”

“千錘百鍊方得真金,三萬遍算什麼。”

“真有用嗎?我感覺練三萬遍冇什麼用處,很多拳法我練三十遍就感覺夠用了。”

李多凰的對麵,是一個帶著銀色麵具的人,慢悠悠的喝著茶,也不時訓導著他。

被痛楚折磨了一夜,她進入這兒時還被銀麪人徹底檢查了一遍。

直到確定李多凰體內真正有了子母連心毒,傷勢做不得假,又趨利願聽從約束,這才入了教。

此時,便是李多凰培訓的時間。

饒是要求極高,銀麪人也難以對李多凰有著更多的挑剔。

“當然有用”銀麪人道:“至少懲罰你之時,我沉悶的心情確實有了點開心,因為我當年每樣武學至少要練百遍纔夠用。”

一個頂尖的天才,也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天才,資質較之他要更優,也較之他以往教導的對象更強。

控製得如此之穩,他甚至不介意李多凰在將來成就大宗師。

這並非一顆還在發芽的種子,而已經是一顆大樹,隻需要他修剪掉錯枝,便能化成參天大樹。

隻要能幫那麼一點點忙,他或許不需要等到司徒玄空過世。

苦教衰退,柔和侵襲的手段已經難以奏效。

當一切墜落到穀底,他隻剩下唯一的出路。

暴力。

就像苦教這數年之間被暴力平推一樣。

這個時刻或許不會太遙遠。

他隨手抽出一份報紙,那上麵有最新的邊界動盪和衝突,也有宋仲愷和聞人未央不斷的隔空警告。

局勢,在一步一步升級。

時機,似乎也越來越近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