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唐人戶籍

26

-

.

西方的大食國在這一時期瘋狂擴張,對外戰爭連年不休,強大的水軍與陸軍齊頭並進,把所有人都當做敵人,瘋狂屠殺、恣意掠奪,數以萬計的大軍東征西討根

本無需後勤輜重,打到哪裡都是以戰養戰,破壞一切到付於兵鋒之下的東西。

就像是野獸從山頂俯衝而下,將所有東西都撕成碎片。

然而大唐不同。 「禮儀之邦」聽上去像是嘲諷,但這個千古以來以農耕為主的文明,始終保留了樸素、善良的本質,如果缺乏什麼東西,首先想起的是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

而不是去鄰居家搶,「悲天憫人」是浸潤在骨子裡的傳統。 即便如今大唐水師以強橫姿態橫行大洋,番邦蠻胡在橫刀之下猶如牲畜不堪一擊,也始終不曾做下屠其民、占其國的禽獸勾當,即便遭受荼毒最深的倭國,

也隻是挑起其本土之上兩大族群的對峙,進而從中獲利。 幾千年的「禮儀之邦」讓唐人知曉什麼是「禮義廉恥」,明白這是人之所以區分於禽獸的本質,讓他們依仗武力去肆無忌憚的掠奪、屠殺,這很難做到,每個人

都會心生牴觸,認為那是禽獸行徑。

說到底,唐人懂得什麼叫做「是非對錯」,即便有些事情不得不做,起碼知道那是錯的,會悔過、以後會改。

而不是將掠奪、屠殺、恃強淩弱視為理所當然。 唐軍不打算強占呂宋的土地,也不會無緣無故屠殺呂宋的土著,之所以用「購買」「租賃」等等藉口,隻不過是以防萬一,要為了若乾年以後不可知的局勢做出

一個備註,留下一個「名正言順」的口實,如此而已。

大唐幅員遼闊,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華服之美謂之華,誰看得上這些野人的土地?

所需者不過是物產而已,完全可以通過商業手段獲取,而不是野蠻的殺戮與掠奪。

…… 不久,「伊洛人」的酋長氣喘籲籲的趕到,大半夜是呂宋最為清涼的時候,這位酋長卻跑得大汗淋漓,進到中軍帳後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鞠躬施禮,用蹩腳

的漢語問候:「諸位將軍安好,不知將在下召見而來,所謂何故?」

一眼看到勒庫姆這個本應在城池之內安睡的傢夥出現在這裡,就下意識的覺得不會是什麼好事,心中惴惴,很是惶恐。 習君買笑吟吟道:「是勒庫姆酋長想到了一件兩全其美之事,所以將您請到此處,大家一同商議一下看看是否可行,放心,唐人素來講究你情我願、童受無欺

酋長隻需做出決斷,無需擔憂唐人會事後報復,根本冇那個必要。」

擺擺手,讓勒庫姆將他所獻之「策略」親自給「伊洛人」酋長說一遍。

勒庫姆無可奈何,隻能硬著頭皮將自己獻給唐人的策略詳細說了……

「伊洛人」酋長怒目圓瞪,若非唐人在場,恨不能一口一口將勒庫姆咬碎了吞下肚!

世間豈能有如此卑鄙惡毒之人?!

「伊洛人」世代種植稻米為生,在與唐人的交易之中占了極大好處,隱隱有超越「他加祿人」之趨勢,結果現在被勒庫姆一個毒計便陷害得痛不欲生。

失去了這樣一塊適合種植稻米的土地,「伊洛人」何以為生?

此消彼長之下,用不了幾年,「伊洛人」就得淪為「他加祿人」的奴隸……

習君買與楊胄饒有興致的看著兩人,感受到「伊洛人」酋長憤怒的目光,兩人都笑起來。 縱然大唐軍隊天下無敵,可是遠渡重洋抵達呂宋這樣的島嶼需要長時間航行,氣候、地形、水土等等都會製約唐軍的戰鬥力,弄不好就是一場曠日持久的遊

擊戰,得不償失。

隻有本土的族群之間彼此敵視,大唐才能左右逢源、安安穩穩的在這裡經商、種地、採礦,而不是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與這些土著作戰。

「伊洛人」酋長顯然不是個衝動魯莽之輩,雖然心底恨得要死,卻也知道首要之務是如何答覆唐人,而不是找「他加祿人」算帳。 土著也不都是笨蛋,這位酋長腦子轉了幾圈,忽然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他五體投地匍匐在習君買腳下,言辭懇切:「『伊洛人』世代農耕,最是嚮往華夏文明,願意舉族上下為唐人效力,所有耕作所得之糧食,除去留下足夠食用之外,全部無償獻給唐人。而『伊洛人』的條件唯有一個,希望大唐能夠給與忠誠的『伊

洛人』一個成為唐人的機會。」

滿座皆驚。

楊胄吃驚的看著匍匐在地的「伊洛人」酋長,區區呂宋土著,也敢妄想成為唐人?

不過若是「伊洛人」當真能夠為大唐在呂宋耕種稻米,區區一個大唐戶籍,倒也不是不行……

習君買撫摸著下頜的胡茬,沉吟不語,顯然也在思慮是否可行。

勒庫姆在震驚錯愕之後,馬上醒悟過來,大聲喝叱道:「混帳!大唐天下之中、錦繡之國,豈是吾等化外番邦、野蠻胡夷人可以覬覦?」

他是真的怕了,如果唐人真的接受「伊洛人」可以成為唐人,那麼他們就是一家人了,到時候聯起手來,「他加祿人」這個「外人」哪裡還有活路?

都說「伊洛人」勤勞淳樸,簡直都是瞎了眼啊,瞧瞧眼前這個傢夥是何等之奸詐?

習君買沉吟稍許,在「伊洛人」酋長充滿期待的眼神之下緩緩搖頭:「茲事體大,豈是我一個將軍可以決斷?我縱然此刻答允了你,也不過是欺騙你罷了。」

「伊洛人」酋長的眼神快速黯淡下去,難道真的要舉族淪為奴隸嗎?

勒庫姆卻大大的鬆了口氣,他真的害怕唐人答允下來,那樣一來「他加祿人」就危險了。 然而未等他徹底放心,就聽到習君買續道:「……事關大唐戶籍,需要朝堂之上做出決斷才行,我會將此事寫入文牘,據實上報,等候中樞的決定。不過依我看來,『伊洛人』舉族加入大唐戶籍是肯定不行的,大唐戶籍之難得普天之下皆有所聞,長安城內數以萬計的胡人哪一個不是做夢都想成為唐人?不過若是對待那

些對大唐有著特殊貢獻的胡人,或許可以網開一麵。」 事實上如今中樞早已有了這方麵的討論,大唐如日中天、威服四海,普天之下的胡人對大唐充滿嚮往,殫精竭慮尋找一切方法希望成為一個真正的唐人、享

受唐人的待遇,這早已成為一個社會現象,容不得中樞不重視。

但爭論很是激烈。 一方麵認為大唐至高無上,唐人戶籍不可授予胡人,以免亂象紛呈有人從中牟利,另一方麵則認為大唐如今乃天下之中,若能吸引那些才能卓著、或者對大

唐有卓越貢獻之輩加入大唐獲取唐人戶籍,對於吸納普天之下的人纔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

將好的人才都吸納過來,別國就少一個人才,此消彼長之下,大唐自然長盛不衰,別國拿什麼與大唐抗衡?

況且也不是冇有胡人成為唐人的先例,諸如阿史那思摩、阿史那忠、執失思力等等都是胡人,如今各個封爵拜將、地位崇高。 「伊洛人」酋長絕處逢生,歡喜得涕淚橫流,眼珠子都紅了:「請將軍放心,自今而後,每一個『伊洛人』都將以唐人自居,努力為大唐做出卓越貢獻,也希望唐

人能夠將『伊洛人』視為家人,相親相愛,永不背叛!」

冇有土地又能怎樣?

種植的稻米無償獻給大唐又怎樣?

隻要能夠攀上大唐這個盟友,「伊洛人」的子子孫孫就算是有了最為堅硬的靠山,「他加祿人」也好,「比科爾人」也罷,誰還敢恣意淩虐「伊洛人」?

甚至可以暢想有朝一日,「伊洛人」在唐人的幫助之下統一呂宋,將「他加祿人」「比科爾人」甚至「末羅俞人」踩在腳下,讓他們世世代代為奴為婢…… 勒庫姆麵如土色,發現大事不妙,原本是來釜底抽薪將「伊洛人」打入萬劫不復之深淵,怎地轉眼之間「伊洛人」卻攀上了唐人這個高枝兒,局勢反而對自己極

為不利?

這可不行!

他急中生智,連忙問道:「既然『伊洛人』可以成為唐人,卻不知『他加祿人』是否也可以?」

習君買道:「自然一視同仁。」 勒庫姆先是大喜,旋即擔憂,「伊洛人」會種植稻米,這是大唐亟需的東西,可「他加祿人」祖祖輩輩都是好吃懶做,憑藉占據馬尼拉灣這樣一個天府之地物產

豐富還不事生產,什麼都不會,冇有一技之長啊!

想了想,他拍著胸脯保證道:「大唐在呂宋採伐也好、開礦也罷,『他加祿人』願效犬馬之勞!」 開礦是一件極其勞苦之事,需要用人命去填的,唐人金貴,豈能從本土運送勞工遠渡重洋而來白白送死?雖然「他加祿人」的人口也不多,可那些低賤的奴隸

若是能將性命用在討好大唐、獲取大唐戶籍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 新的協議很快簽署完畢,「伊洛人」受大唐之僱傭種植稻米,「他加祿人」則出人出力幫助大唐採伐巨木、開鑿礦藏,而大唐則要在兩個部落之中對錶現傑出、

貢獻巨大之人予以「大唐戶籍」的之獎勵。

三方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卻下意識的將呂宋島上另外一個族群「比科爾人」排除在外,可以想見,等待「比科爾人」的必然是排擠與壓迫,因為對於大唐來說,在「他加祿人」與「伊洛人」

之間左右逢源、取得平衡已經是最佳策略,多一個「比科爾人」則會使得局麵過於混亂,不易掌控。 既然是多餘的,「比科爾人」的下場已經註定……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