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吐蕃風雲

26

-

.

認慫的一瞬間,張亮狠狠的鬆了口氣,全身都放鬆下來,連日來的那種如坐鍼氈、朝不保夕的感覺馬上不翼而飛,心底甚至隱隱生出一些期待。

如果房俊有足夠的胸襟能夠放下以往的仇怨嫌隙,繼續讓他坐在右金吾衛大將軍的位置上,哪怕隻是一個傀儡他都甘之如飴,馬上背叛劉洎投入房俊麾下。 自家的兒子因房俊而殘,兩家仇怨糾葛勢不兩立,可但凡房俊能夠點一下頭願意將他收歸麾下,他又豈會拒絕?非但不會拒絕,甚至會立下誓言死心塌地追

隨房俊,任憑驅策。

王玄策道:「聽聞隕國公今年已經過了五十?」

張亮沉著臉:「怎麼,想我儘早致仕?」 他願意當個傀儡,也願意在房俊門下當狗,什麼貞觀勛臣的名譽、資歷都是狗屁,他可以不要顏麵。但讓他放下所有權力致仕歸鄉那是萬萬不肯的,如果房

俊以此相脅迫,他寧願魚死網破也不會屈服。 王玄策笑容可掬:「隕國公年富力強,正是建功立業之時,若就此致仕實乃帝國不可估量之損失。您自然可以坐在右金吾衛大將軍的位置上,過幾年軍製改革

完成樞密院設立,軍機處就將撤銷,在樞密院重新成立一個參謀處,以您的資歷、功勳,或許您也可以爭取一下。」

張亮點點頭。 就算現在將他踢走,也必然會有旁人空降而來,右金吾衛大將軍這個職位基本不可能交給房俊,再換一個人未必有自己拿捏……自己如果老老實實甘當「傀儡

」,既擋住了旁人空降之可能,且右金吾衛牢牢掌控在房俊手中,而作為補償,則是房俊承諾將來讓他進入樞密院。 雖然這種命運被人支配的感覺非常不爽,但張亮權衡利弊之後發現自己根本冇有選擇的餘地,與其被一腳踢走顏麵喪儘威望儘失淪為天下笑柄,還不如老老

實實當一個「傀儡」,等著日後的補償。

隻不過如此一來等同於背棄劉洎,卻又不算是上了房俊的船,兩麵皆失啊……

「茲事體大,容我考慮一二,再給答覆。」

「這是自然,末將不急,大帥自可慢慢考慮,這個條件任何時候都有效。」

張亮吐出一口氣,忽然感到一陣掏空也似的疲憊。

……

回到值房,王玄策便見到孫仁師正坐在地席上沏茶,便笑著到了跟前,施禮之後坐在對麵。

孫仁師斟了杯茶放在王玄策對麵,笑問:「大帥如何答覆?」

王玄策雙手接過茶杯:「說是需要考慮一下,但他知、我知,不過是託詞罷了,拖延一下以維護自己的顏麵,僅此而已,他隻有這一條路走,冇得選。」 窗外的槐樹枝葉茂盛,陽光穿過枝葉縫隙照在窗戶上灑下一片斑駁光影,夏風清涼,孫仁師很是感慨:「大帥維護之情、簡拔之恩,惟有以死報效,再無其他

」 被房俊指定擔任右金吾衛大將軍之時,孫仁師心潮澎湃、血脈賁張,等到皇命與中樞任命張亮前來,他無比頹唐、沮喪,即便房俊再是將他視為心腹,身為「

降將」半路投誠而來的孫仁師也不認為房俊會為了他違抗皇命、抵抗中樞。

可房俊卻對他一如既往的支援,更甚至將王玄策派遣過來,告訴他隻需低調隱忍、按部就班,大將軍之職位遲早是他的,一切皆由王玄策出麵就好。 如果自己算是房俊的人馬,那麼王玄策就是房俊嫡係之中的嫡係,這個原本守城門的兵卒被房俊簡拔之後委以重任,執掌數千人的「東大唐商號」以及以萬萬

計的龐大財富,將這樣人輔佐自己,足以見得對自己的看重。

忍不住心中慶幸當年脫離左翊衛擺脫關隴門閥之決定是何等正確…… 王玄策笑了笑,喝了口茶水,低聲道:「大帥之所以簡拔吾等,並非是為了吾等效死,而是使吾等低賤之力不至於埋冇於草莽之中,能夠儘心竭力效忠大唐。

在大帥眼中,大唐至高無上,大唐的利益至高無上。」 孫仁師知道自己說錯話,不過並不以為然:「大帥不在意吾等之效忠,吾等卻不能冇良心的去追求什麼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在我心中,既然大帥始終維護國家

利益,將大唐視為至高無上,那麼效忠大帥便是效忠大唐,這並不相悖。」

「將軍之言深得我心,托大說一句,英雄所見略同,哈哈!」

王玄策展顏而笑,舉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了孫仁師一杯。 人不能忘本,也應有誌,房俊有簡拔之恩,而他的利益又恰好代表著帝國的利益,當大家聚在一處為了帝國的繁榮昌盛而努力,利益一致、誌同道合,這是

何等之暢然快慰? 孫仁師冇有一絲半點大將軍職位被「竊據」之沮喪、怨忿,笑著道:「你我一心、並肩攜手,為大帥看顧好這個家,名義上誰是長官並無所謂,任何時候這都

是大帥的部隊,對大帥唯命是從。」

王玄策深以為然:「隻要左右金吾衛聽命於大帥,大帥的根基便穩如泰山,那些魑魅魍魎也不過是跳樑小醜而已,刀鋒所向,頃刻之間煙消瓦解。」

孫仁師重重頷首:「正是此意!」

*****

夏日的青海湖碧波盪漾、水鳥翔集,岸邊綠草如茵,天邊山脈橫亙、無數山峰依舊被白雪覆蓋,碧空如洗、風和日麗。 雪白的羊群在草地上慢悠悠的聚攏,漢人商隊穿越祁連山山口向南而來,繞著青海湖直抵伏俟城,自北城門魚貫駛入城內。入城之後由城中官員引領前往北

城牆附近的貨場,將一車一車貨物卸下、入庫。 糧食、布匹、藥材、甚至鋼刀、鐵甲……吐蕃官員眼珠子都泛紅,興奮異常的將貨物一樣一樣入庫,清點數量、登記造冊。有了這些輜重裝備,噶爾家族的

軍隊起碼戰力飆升三成,隻要不是去攻打邏些城,足以在青海湖一帶橫著走。

而漢人商隊的頭領,此刻正成為祿東讚的堂上客。 祿東讚臉上有著明顯的高原紅,身軀枯瘦、精神矍鑠,跪坐在窗前的地席上,窗外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喝了口茶水,讚嘆道:「真是好茶啊,你們

漢人總是能做出此等巧奪天工之物,隻可惜我吐蕃人偏居一隅,地寡民貧、物產凋零,連飯都吃不飽,實在是享受不起這等天賜之物。」 對麵的裴行儉玉麵俊朗、風姿卓越,即便身處風沙肆虐之地身上的錦袍依舊一塵不染,世家公子風範彰顯無遺,喝茶的姿態端莊優雅,渾身上下冇有一絲一

毫浸淫官場的腐朽之氣。 「天之道,其猶張弓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與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天有黑白、月有圓缺,冇有誰完美無瑕,彼此之間互通有無纔是天道。大唐富庶、物資豐沛,然吐蕃也有大唐亟需之戰馬、氂牛,隻需兩國和諧友愛增加交往,自然各取所需共同富裕。然而邏些城的領主們卻貪慾熾盛

隻知彎刀縱馬恣意擄掠,將兩國邊境攪合得風聲鶴唳、戰火處處,不知所謂。」 祿東讚深有同感,嘆氣道:「一群目光短淺的鼠輩而已,隻知自己刀劍之利、民風剽悍,卻渾然不知唐軍火器之威、戰略之強,甚至不僅掠奪大唐,便是我這

個大相也是他們眼中釘、肉中刺,亟待除之而後快。」

心中很是感慨。 時至今日,鬆讚乾布威望絕倫、一家獨大,根本容不下任何一個有可能挑戰他地位的勢力存在,而噶爾家族就是他最大的潛在威脅,各種打壓自然如期而至

隻可惜當初出使大唐未能成功求娶到大唐公主,否則自己憑藉那樣的功績足以拉攏更多的貴族、領主與鬆讚乾布分庭抗禮,何至於眼下這般被逐出邏些城,

惶惶然有如喪家之犬? 想起和親,自然又想起當初壞了大事的房俊,那是大唐朝堂之中少有的強硬派,甚至說出「不和親、不納貢、不賠款」之類的強硬之言,結果就連傾向於和親

換取兩國友好的太宗皇帝都不得不迫於輿論壓力,從而拒絕了吐蕃的求親。

某些方麵來說,噶爾家族之所以有今日之落魄,正是拜當初房俊所賜…… 裴行儉放下茶杯,直了直腰桿,封疆大吏之氣勢彰顯無遺:「先發製人,後發者受製於人,此乃先賢之金玉良言。如今噶爾家族處處遭受打壓,越是逆來順受就越是助長邏些城那些領主的驕狂,正該奮起反擊,讓那些屍位素餐的領主們感受到噶爾家族的強盛。越國公曾經說過一句話,在下一直奉為圭臬:以團結求團

結,則團結忘,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

他如今身為安西都護府副都護、長史,不遠千裡趕赴青海湖而來,就是為了運輸糧秣輜重軍械,支援祿東讚奮起反擊邏些城的壓迫。

祿東讚沉默少許,越是琢磨越是覺得這句話當中所蘊涵的人間至理,讚嘆道:「越國公當代哲人、學問無雙,我不如也。」 這就是大唐與吐蕃的不同,吐蕃固然強盛一時、兵甲無敵,麵對唐軍之時也屢屢形成優勢,但是雙方在底蘊上卻天壤之別。不過是大唐一個紈絝子弟,潛心

治學不久之後便能夠說出這樣的至理名言,足以見得大唐之文治是何等光芒耀世、舉世無雙。 故而吐蕃一旦與大唐開戰,或許短時間內能夠占到一些便宜,但局麵一旦陷入僵持,憑藉龐大的底蘊與廣袤的疆域,最終的勝利者一定是大唐。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