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木秀於林

26

-

劉洎蹙眉,有些不解:「聽崔尚書之言,居然認定祿東讚的威脅大於邏些城、大於鬆讚乾布?雖然祿東讚號稱吐蕃第一智者,但鬆讚乾布十二歲即位,降服象雄、平定內亂,推廣灌溉、製定文字、頒佈吐蕃法令,創設行政製度和軍事製度,設置官職品階,,統一度量衡和課稅製度,實乃一代雄主,更遑論鬆讚乾布占據

邏些城居高臨下,祿東讚固然是一方豪傑,卻如何能夠比鬆讚乾布給予大唐的威脅更大?」崔敦禮淡然道:「所謂術業有專攻,中書令對於吐蕃、對於鬆讚乾布之瞭解不過是流於表麵,其人之功績世人皆知。然則兵部對吐蕃多年孜孜不倦、不畏艱難

之滲透,卻絕非這般膚淺。」

膚淺?劉洎掛不住麵子了:「願聞其詳。」崔敦禮取過一根紫檀木製成的細長木棍,先在邏些城的上方點了點:「吐蕃統一高原,鬆讚乾布雄踞邏些,兵強馬壯、戰力強橫,諸多小邦、部落儘皆懾服、

聽其號令,但是它有一個最為致命的弱點,那就是高原物資匱乏、而物資豐富之處皆在邊疆。」

木棍離開邏些城,先落在青海湖:「吐穀渾故地水草豐美、氣候溫潤,現在卻在噶爾家族控製之下,吐蕃已斷一臂。」繼而木棍又來到邏些城西北方向:「此處乃是一邦國,名為『蘇毗』,最是富裕,整個吐蕃兵馬錢糧、半出其中。鬆讚乾布雖然乃是讚普,但隻是名義上的吐蕃領袖,因為他的強勢可以號令吐蕃各部,但實質上吐蕃的統治方式卻是聯盟形式,有什麼事大家商量著來。平常自然以鬆讚乾布為尊,讚普號令、莫敢不從,可

一旦涉及到各部的具體利益,讚普的話並不一定管用。」

房俊從旁補充:「吐蕃目前仍舊是一個奴隸製社會,一群奴隸主聯合起來統治這個國家。」

李承乾茫然:「奴隸製社會?」

房俊點點頭:「就像是夏商周那樣。」

李承乾仔細想著夏商周的社會製度,有些恍然。崔敦禮續道:「所以吐蕃的內部並不和諧,通俗一點來說,就是『弱乾強枝』,以往或許冇什麼壞處,大家都能團結在鬆讚乾布周圍,鬆讚乾布也有這個威望與

能力,但現在不同了,因為噶爾家族形同叛逆的舉措,且占據了青海這個錢糧畜牧之地,吐蕃內部必然裂痕滋生。」

劉洎再是不願,也得承認兵部的功課做得確實太好。

「噶爾家族不過是吐蕃一個小部落,為何又比邏些城的威脅更大呢?」麵對劉洎似乎有些倔強的提問,崔敦禮麵色如常:「因為青海湖,這片土地乃是吐穀渾的故地,水草豐美、河流眾多,噶爾家族隻需再次繁衍生息二十年,說

不得就是下一個吐穀渾。而吐穀渾帶給前隋、大唐的威脅,中書令大抵還冇忘吧?」

劉洎閉嘴不言。他發現一個非常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好像房俊擔任過主官的衙門,譬如工部、兵部,都習慣於做一件事之前竭儘全力的做好各種細緻的準備,無論付出多大

的代價都儘量將方方麵麵近乎於完美,以便於製定最為完善且符合實際的計劃,甚至在某一個時刻從容改變計劃。

這使得每做一件事情之前的準備工作非常繁瑣、損耗極大,可一旦開始,卻非常從容。

或許中書省也要引入這樣的辦法,這是大趨勢……崔敦禮見劉洎不言,繼續說道:「大唐需要噶爾家族扼守要衝抵擋隨時可能俯衝而下的吐蕃騎兵,卻不能任由噶爾家族做大成為隱患,所以這一戰勢在必行。

李承乾點點頭,算是認可了這場戰爭的必要性:「那麼這一仗要打到什麼程度,或者說,預定的戰略目的是什麼?」

崔敦禮道:「預定的戰略目的是噶爾家族與邏些城兩敗俱傷,如果噶爾家族戰損達到一半也可接受。」即便噶爾家族隻剩下一半戰力,隻需在吐蕃騎兵居高臨下俯衝而至的時候抵擋其迅猛攻勢便足矣,駐紮在祁連山口、河西四郡的唐軍會有從容的時間完成集

結,以逸待勞、重擊吐蕃騎兵。戰術也並不複雜,噶爾家族集結部隊,由大唐予以援助,然後自青海湖畔的唐蕃古道由下至上一路向著邏些城仰攻而去,隻需打到查吾拉山口,便可以調動

整個邏些城的防禦,其間極有可能引發吐蕃內部的劇烈震盪,一場大戰過後無所謂勝負,戰略目的都已經達到。李承乾左右看了看,而後說道:「此戰由裴卿坐鎮河西全權負責,擔任青海道行軍大總管,兵部以及各處衙門全力配合,如有重大變故需提交軍機處商議決斷

其餘則裴卿相機行事。」兵部的權柄、實力太大了,必須予以遏製,裴行儉以安西都護府副都護、長史之職位負責此次作戰有些名不正言不順,但加上一個「青海道行軍大總管」就無

妨了。

裴行儉單膝跪地,大聲道:「謝陛下恩典!陛下放心,微臣定然竭儘全力,掃除大唐邊陲隱患!」

「行軍大總管」雖然隻是臨時的官職,戰後即撤銷,但這是一種資歷,日後裴行儉回京任職,足夠擔任六部尚書、九寺寺卿,堪稱一步登天。

訊息傳出去難免有人心中艷羨,但並

不會有太多人質疑裴行儉的能力。

作為「房俊一係」當中名列前茅的傑出人物,這些年裴行儉換了不少官職,但每一次都能做得出類拔萃,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誰都知道隻需打熬資歷,他日必然成為帝國重臣。

隻不過積攢資歷的機會來得如此之快,怕是要出乎許多人的預料……

……梁國公府花廳早已成為長安城的傳說,據說此處乃是大唐第一座多層玻璃穹頂、幕牆的花廳,加上獨特的加熱係統,使得即便是在冬日,花廳之內移栽的南

方花卉也照常生長、甚至開花結果。如今雖然多有權貴、富賈之家效仿,但無論花廳規模還是栽植技術都遠遠不如。

置身其中,恍若投身到嶺南、南詔的叢林之中,奇花異草層出不窮、花卉果樹錯落有致,就是潮氣甚重……裴行儉自氣候乾燥、風沙肆虐的西疆返回,驟然處於此等濕潤環境很是不適應,一杯茶喝下去便冒汗,擦著額頭汗漬,苦笑道:「越國公若是對我有何不滿,

直言無妨,便是訓斥、鞭笞也毫無怨尤,何必讓我如坐鍼氈?」

房俊放下茶杯,搖著手中摺扇,不似朝堂重臣倒更似坊間紈絝,似笑非笑道:「你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對?」裴行儉整襟危坐,肅容道:「對也好,錯也罷,陛下乃九五至尊、帝國之主,金口禦言敕封下官為青海道行軍大總管,下官又豈能抗旨不尊?況且,下官自認

功勳、能力都足矣勝任,所差不過是資歷而已,可資曆本就是委以重任的時候累計起來的,若無重任,何來資歷?」

「嗬嗬,後麵這一句是你的心聲吧?之前是否有懷纔不遇、明珠蒙塵之感?」

「下官不敢。」房俊喝了口茶,伸手將身邊一株牡丹上一朵艷紅花朵掐下,丟在茶幾上:「是不是薛仁貴擔任安西大都護執掌西域,而你隻能作為他的副手,所以心中不服?

裴行儉盯著那朵花,不說話。房俊輕嘆一聲:「你與薛仁貴皆出自我門下,我素來一視同仁,豈能厚此薄彼之心?薛仁貴勇冠三軍、兵法出眾,將來必然成為一方統帥,但也僅此而已,他

處事不夠圓滑、政治缺乏天賦,這是天生的缺陷,無法彌補。而你不同,你不僅兵略精通、且從小耳濡目染使得政治才華出色,前途不可限量。」

說到這裡,他指了指茶幾那朵花:「但你要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現在的你還不具備抵擋狂風驟雨的能力與底蘊,一著不慎就容易一蹶不振。」

裴行儉這才抬起頭,麵色動容,羞愧道:「是我急於求成了,明日一早便上書陛下,請辭青海道行軍大總管一職。」世家子弟、少年得誌,難免任性驕縱、眼高於頂,即便是裴行儉這樣的天之驕子也不能免俗,他與薛仁貴一樣的功勳昭著、一樣的能力出眾,豈能甘心久居

人下?機會擺在眼前,自然想要青雲直上、功成名就。

至於背後的隱患並非看不見,而是自信不會造成太大的困擾與傷害。

但是現在房俊指明如此做法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進而影響日後的仕途,這纔有些後悔。房俊親手給他斟了一杯茶,傲然道:「若當時推辭也就罷了,那叫韜光養晦、謙虛低調,旁人隻能讚揚,現在請辭那就是心虛膽怯、避難就易,會被人恥笑!事已至此,不作便罷,做了就要做到最好!你隻管全力以赴將這場仗打好、打漂亮,其餘一些阻礙就交給我,一定給你掃平障礙,全無後顧之憂。誰敢搗亂,就

敲斷他的腿!」

裴行儉感激涕零,起身單膝跪地。冇什麼好說的,士為知己者死而已。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