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6章 七星步

26

-

戴海星心裡多少有些忌憚。

生怕楊辰對他出手。

這樣的人對他出手,那真的就完蛋了。

“要不要將他抓起來?”

戴海星又看了看唐天龍,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

戴海星不是傻子,他可以看得出來,這唐天龍隱隱約約是以楊辰為主,也就是說,這個楊辰的背後肯定還有更加可怕的存在。

更何況,楊辰剛剛幫了錢家一個大忙,這錢家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楊辰有事兒的。

自己要是將楊辰搞進去,肯定還會被人搞出來。

這個辦法行不通。

眼下,唯一的一個辦法,恐怕也隻有示弱,交好楊辰了。

想到此處,戴海星心裡將周家也給暗暗地恨上了。

如果當時不是周家的話,自己也許不會遇到楊辰,也就不會有先前的不愉快,現在倒好,自己心驚膽戰的。

“好了……”

等了一會兒之後,墳墓再度被重新埋了起來。

楊辰仍舊可以察覺到,這四周黑色的氣運。

這些氣運被黑色染黑,也導致了錢家開始黴運連連。

楊辰道:“你們全部後退。”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紛紛後退。

他們心裡都清楚,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一個有本事的人,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隨著眾人後退,楊辰的目光在這一刻逐漸的變得犀利起來。

“腳踏七星……”

楊辰忽然間一步踏出,然而,這一步踏出的時候,他的腳掌並未落地,第二腳再度踏在了虛空之中。

楊辰一步步的朝著前方走去,看起來像是七星位置一樣,一時之間,這將周圍的人都是給看呆了。

“臥槽!”

即便是唐天龍,都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飛起來了。”

唐天龍也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不僅僅是唐天龍,就連帶著戴海星以及錢學國,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們甚至一度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他們使勁揉了揉眼睛,發現這是真的。

“飛起來了,竟然飛起來了……”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更是忍不住驚撥出聲,他們都被這一幕給驚到了,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大活人,在冇有任何物體的支撐下,竟然飛起來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也太違背科學常識了。

“仙人啊,這絕對是仙人啊。”

有些人忍不住道。

“是啊,竟然真的飛起來了,這絕對是仙人。”

楊辰冇有理會周圍這些人的目光,他的腳步一步步的踏出,宛如踏階梯一般,待到楊辰來到了這石碑不遠處的上空時候。

楊辰的眸光閃爍了一下,他的雙手迅速的變換。

“乾坤逆轉,陰穴歸位。”

“叱。”

話音落下,在楊辰下方的石碑,彷彿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推動了一般。

石碑竟然緩緩地晃動了一下,緊接著,石碑變換了一處方向。

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周圍的人更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成……”

楊辰大喝一聲,其身形一躍而下,來到了這石碑對麵,他靜靜地站在這裡,稍微鬆了一口氣。

楊辰這才緩步朝著錢學國等人走了過去。

待到楊辰到來,眾人看楊辰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神仙一樣。

尤其是黃孝誌,更是震撼非常。

“厲害,這個年輕人,真的是太厲害了,這樣的風水秘術,恐怕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界了吧?”

“即便是我上清派,能夠比肩這個少年的人都屈指可數。”

“怎麼可能……”

“他纔多大?就有這麼厲害的能耐,他是怎麼做到的?”

楊辰的存在已經有點顛覆了黃孝誌的認知,這令黃孝誌始終有些無法相信,楊辰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實在是太變態了。

這一手風水之術,就連他們上清派的祖師都不敢說可以比肩楊辰,可楊辰就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這個傢夥壓根就不是個人啊。

“怎麼樣……”

錢陽海有些激動的看向了楊辰,急忙問道。

楊辰緩緩地開口道:“陰穴已經歸位,陽穴也已經恢複,目前來說,你們家已經冇有什麼事兒了。”

“那就好,那就好。”

錢陽海感激的看了楊辰一眼,道:“楊先生,這次多虧了你,不管你提什麼樣的要求,我錢家能答應的必然會答應。”

楊辰聞言,卻是微微搖頭,淡淡的開口道:“錢老先生一生為國為民,奉獻了自己全部,我一直都很尊敬錢老先生。”

“這要求,就不用了。”

錢學國有些詫異的看了楊辰一眼,一時之間,錢學國滿臉的讚歎。

年輕人,不驕不躁。

很不錯。

“不過……”

說到這裡的時候,錢陽海一愣,還以為楊辰有其他的要求。

“不過什麼……”

“不過這裡的風水應該是經曆過人改造過,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很好奇,究竟是誰與你們家有仇,竟然會報複到這種程度?”

這纔是楊辰疑惑不解的地方。

這個錢家究竟乾了些什麼事兒?為什麼會遭受到這樣的報複。

使用黃泉穴,這得有多大的仇恨,纔會使用黃泉穴?

如此一幕,令楊辰也是有些驚訝。

“有仇?”

當錢陽海聽到這些話,錢陽海頓時間皺起了眉頭,錢陽海也是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我們日常,兢兢業業,從未的罪過任何人,也從未與任何人發生過矛盾,為何會如此的報複我們家?”

錢陽海也同樣是有些不解。

他們往日裡,基本上冇有與人產生過交集,這就有些疑惑了,究竟是誰這麼狠毒,用這樣的方式對付他們家。

“我們錢家很少得罪人,而且也冇有那種生死大仇。”

錢陽海搖搖頭道。

“我就更冇有了。”錢學國平靜的道:“我幾乎都是在實驗室度過的。”

楊辰聽後,點點頭,道:“這件事兒裡麵的確是有點貓膩,不過,這裡的風水已經被我破了,對方的計劃也已經落空。”

“這點你們倒是可以放心了。”

“可是……他們會不會再度重新佈置回去?”

“如果他們再度恢複原來的樣子……我們錢家豈不是又要步原來的後塵?”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