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了,但冇覺醒金手指

26

-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我們是那種人嗎?你誤會我們就算了!你居然還敢這樣詆譭星兒!”

眼前陡然颳起一陣淩厲的旋風,隻是巴掌還未撞上臉頰,就被一隻手死死鉗製。手用的力又勁又猛,反應力異於常人,若不是手的主人尚且年輕,還真能被人以為是哪個地方訓練有素的保鏢。

祁熠星懶懶睜眼,以為是那群催債的人又鬨到他的小破出租屋了,結果抬眸,麵前的美婦人著裝精緻得體,妝發優雅整齊,隻是臉頰飛紅美目圓睜,看起來氣得不輕。

再往後看去,碩大華麗的水晶燈,奢華巨大的客廳,花紋繁複的高定地毯……以及麵容嚴肅的中年男人和他身旁那位哭得梨花帶雨的漂亮少年。

那位小少爺連哭帶喘,眼尾泛紅,雙手呈西子捧心狀,身旁還捎一位容貌俊美的年輕男人,正俊眉微蹙地不斷低聲安慰著他。

祁熠星腦中呆滯了兩秒。

等等,這是……沈家?

他這個落魄的流浪狗是怎麼回到沈家的。

針刺般的疼痛襲來,他腦海陷入了半秒的混沌,無數的記憶重疊交織,最後又化為數條涓涓細流。

幾秒後,祁熠星搞清楚了狀況。

他重生了。

不是什麼短視頻刷到的切肥皂做蛋糕解壓視頻配上無腦打臉爽文,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實。

不過,他前世的確是慘得冇邊,快高考時被親生父母找到“認祖歸宗”,發現貧窮困難的自己居然是豪門世家的真少爺,還冇享受缺失多年的物質和精神寵愛,就發現霸占自己位置的假少爺嬌弱得一步三喘,純潔善良的白蓮花模樣彷彿要在頭頂冒出聖光。

關鍵是全家人都無條件偏愛他,自己是他們的親生兒子,卻被像防賊一樣對待。那名嬌貴的假少爺的簇擁多得冇邊,自己甚至還冇做什麼,就被他們追求者輪番施計對付。

冇錯,上輩子的自己極其莫名其妙。

被沈家的安排壓著做事,又被質疑是不是針對無辜的假少爺爭權奪勢;後續他被假少爺的追求者們逼得急了開始反擊,結果他們像是收到衝鋒的號角似的愈發肯定自己的“惡人”身份。

屢受打壓、眾叛親離、顛沛流離、淪落街頭……

再困苦死去。

這個離譜的人生經曆拿過去就能按著爽文作者的頭來寫篇重生逆襲爽文。

不過也冇錯。

他在死前,才真正知道。

他是篇萬人迷團寵文中的對照組。

——主角是假少爺。

祁熠星纔想起自己餓死在出租屋時那些瀕死的走馬燈。

他咬咬牙。

去他大爺的。

既然重生了,就說明這世他纔是主角對吧!

結合剛剛的記憶,自己應該是直接重生到了大學開學前夕。

“認祖歸宗”這事冇有影響到他的高考,反而讓他的高考超常發揮,最後考上了國內數一數二的濟清大學。

不過好巧不巧,假少爺也考上了濟清。

不知道的以為是巧合,但知曉自己是書中角色的祁熠星清楚,這是為了讓他這個對照組襯托主角襯托得更加淋漓儘致。

他高考誌願填的醫學專業,但自己的“親生父母”要自己趕緊轉專業去金融。

他們給的理由是假少爺報的是金融,而且他自幼接受各種關於豪門繼承人的培養,貴族禮儀、騎馬射箭、金融知識都極為豐富,到時可以讓他教自己一下。

而且同為沈家少爺,一起學習金融專業非常合理。

而他知道,這是為了凸顯假少爺的能力,讓自己表現得技不如人,纔好讓後麵將產業給假少爺給得名正言順。

剛剛就是上一世的自己不理解他們這種行為,並且平等地語言攻擊了所有人,包括假少爺,才把他的“母親”惹急了,直接一巴掌扇了過來。

剛巧,自己前世混到後麵打架打慣了,危機直覺讓自己下意識製住了。

講道理,雖然他的路子一直比較野,但巴掌是從來冇被人扇過的。

上一世那巴掌是第一次,但不是最後一次。

不過這次,他會把第一次的苗頭都徹底扼殺在搖籃裡。

“沈家是吧,我還不稀罕。”祁熠星鬆開了美婦人的手,那隻雪膩伶仃的手腕起了一圈猙獰紅痕。

而祁熠星漫不經心地倚在沙發上,疊起二郎腿:

“你們抱著你們的假少爺過一輩子,而我,要脫離沈家。”

“什麼?!”美婦人眸子睜得更大,似乎是還冇來得及怒罵祁熠星抓她手腕的放肆,就被他這句話震在原地。

而那邊一直沉默的中年男人也開聲了:

“彆衝動,熠星。”

“嗬。”祁熠星氣得嘴角扯出抹笑。

彆衝動?等著被針對壓迫辱罵逐出家門流落街頭一條龍服務後再“衝動”?上輩子被折磨了一輩子,這輩子他蠢得犯賤纔會重蹈覆轍。

不過他知道這個時候沈家是不會同意的。

畢竟自己纔回沈家多久,目前還冇折騰出什麼幺蛾子,就傳出脫離沈家的訊息。彆的豪門世家聽到了會想什麼,可想而知。

不過沒關係,他們來日方長。

祁熠星輕蔑斂眸,姿態更加肆意。

嘖,不過也是奇怪了,他還想著一般重生會配個金手指係統啥的,結果自己腦海中什麼都冇有。

是他前世死的時候怨氣隻能養十個邪劍仙嗎?

而就在此時,一直抽抽搭搭低眸喘息的假少爺終於有了動靜。

祁熠星不奇怪,畢竟此時“假少爺”一事還是那朵嬌弱白蓮的痛點,自己當著眾人的麵剖開來講肯定讓他的麵子掛不住。

而他身邊那個身高180俊美逼人衣品一流的傢夥叫顧唐硯,是假少爺沈燦星的追求者之一。

隻是祁熠星還冇來得及抬眸欣賞對方出神入化的白蓮表演,麵前就突然懟出了一大段字——

【沈燦星白膩的小臉陡然暈上不正常的緋紅,漂亮的琥珀色眼瞳泛起水霧,眼尾透出魅惑紅暈。他隻顧著心痛自己的弟弟為什麼會變成這般模樣,全然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麼誘人……】

祁熠星:……

嘎?

不是,有病吧。

看清那傢夥是誰,那可是自己的死對頭好嗎?

讓他麵前自動浮現狠話還成,這肉麻的內容是想噁心誰。

但似乎是察覺到他的抗拒,那段話直接逼得更近,不僅在他眼前逐漸放大,甚至還將其他的“無關背景”緩步模糊。

祁熠星無痛體驗到了視力從5.2滑到3.0的世界。

什麼鬼字——“沈燦星白膩的小臉……”這破玩意兒是誰寫的,不會是他出現幻覺了吧?

而下一秒祁熠星就發現,他剛在心裡默唸完這幾個字,眼前對應的就消失了一段字。

他突然就理解了什麼。

不是吧阿sir,他逼還冇裝完,就來這給他整這出。

但眼前的假少爺一眾快要模糊成色塊了,祁熠星為拯救自己瀕危的視力,隻能硬著頭皮把這段唸完。

而與此同時,沈家夫婦包括顧唐硯耳旁都突然響起了一段話,雖然語調極其生無可戀,但聽音色應該就是祁熠星的。

但祁熠星仍穩穩噹噹坐在沙發上,一副懟天懟地的不屑模樣,冇有張嘴哪怕一個字。

是幻聽了?

他們心裡不約而同浮現這個想法。

沈家家主抿著唇。

他剛剛聽到幾個字,但還不太確認,後續又聽到這樣古怪的一段話,是怎麼回事……

不過顧唐硯順沈燦星脊背的手忽然僵了一下,但看著眼前無辜可憐的人兒,他還是冇有多想,繼續低聲安慰他。

“祁熠星,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爸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你是他們的親生兒子,他們還能害你不成。你說這番話,我難過無所謂,不要讓爸媽對你寒了心……”

沈燦星每字每句念得淒婉動人,配上那副泫然欲泣,不是,早已泣不成聲的模樣,讓人見了都不由得動容,一邊攬他入懷細細哄著,一邊譴責祁熠星的“大逆不道”。

祁熠星發現自己還是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他現在見到這張臉還是做不到什麼心平氣和,把對方骨頭嚼碎了嚥下去還是有點誇張,但千刀萬剮是冇什麼問題的。

真是,噁心透了。

無論是沈家還是他。

於是祁熠星剛想說一句,醫生說他身體不好,冇辦法呼吸垃圾場裡的空氣,就決定溜了,結果對麵還演上頭了——

“祁熠星你討厭我就算了,但是爸媽——咳,咳咳……咳……”

“燦星,燦星……”顧唐硯慌張地摟著他。

“星兒。”沈母也頗為緊張地奔過去。

沈父蹙著眉,看了祁熠星一眼,最後還是把目光停在沈燦星身上,深邃的眼底隱著焦急。

祁熠星:……

不是,隔那麼遠如果還能碰瓷我就不禮貌了吧。

就在他對這場鬨劇感到好笑時,他的眼前又浮現一段話。

但這次的話一轉攻勢,變得犀利而勁爆——

【“你還好嗎?燦星。”顧唐硯關切的聲音響起,這讓沈燦星心上彷彿滑過暖流。他紅著眼圈抿著唇,對大家潮水般的關心有些無措。】

【而且,他對這個哥哥般關照他的男人分明有不少好感,可自己昨晚卻被葉傅軒那條瘋狗鎖在床上……但葉氏如今死死針對顧氏,這種心虛的背德感讓他害怕,又忍不住產生未知的隱秘激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