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好小眾的文字

26

-

祁熠星看到這段炸裂的字後,先是怔愣了三秒。

三秒的時間,足夠讓他的視力又下降一個階級。

老天,饒了他行不行。

以免等會兒視線模糊到看不清路,祁熠星深呼吸了幾口氣,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而他的內心越是無奈反感,麵上表情就越是生人勿近。

他冷著臉生無可戀地念著那段字,煞氣快從他的身上滿溢位來。他不想管沈燦星的私生活有多麼炸裂,他現在隻想麻溜離開沈家再給自己掛個精神科看看自己的幻視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就在此時,顧唐硯的表情是徹底僵住了。

彆人或許不知道,但今早他接到沈燦星電話時,對方啞著聲讓他去阿瑞德大酒店來接他。

他說昨晚和高中同學去KTV玩得晚了,隨意找酒店休息了一晚。他雖然疑惑過對方為什麼不找自家司機,但因為太高興沈燦星能主動來找他,便冇有多想。

包括在酒店附近看到葉家的專車時,也不曾起過疑心。

但祁熠星這樣一說……他好像發現今天的沈燦星總是有些彆扭,像是在遮遮掩掩什麼一般。

但想到這裡,他又想扇自己一巴掌。

他是怎麼回事,怎麼能因為沈家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爺就懷疑他的燦星。沈燦星那麼純良無辜的人,怎麼可能做出在葉傅軒那種男人床上過夜的事!

但不知怎麼,他的心裡像是有個疙瘩,也無意識往沈燦星脖頸更深處看去。

而沈母是直接咬牙,回眸怒瞪道:

“祁熠星,你胡說些什麼呢!”

而祁熠星扯扯嘴角。

不是吧,自己親親養子被氣到了,就又來找自己麻煩?

胡說?今天天王老子來了他都要說脫離這個破沈家。

當他很稀罕嗎?

他前世為了在沈家以及沈燦星簇擁的針對之下苟活,金融行業及股市間的動向他可以說瞭若指掌。而且他也展露了不輸於沈燦星的金融天賦。

可以說他現在掌握了金融圈的未來動向,他知道投什麼會賺,什麼會賠,甚至數家公司到後期才堪堪展露的底牌他都清晰得不得了。

而且,苟活反擊怎麼少得了掌握那些公司的黑料呢。

在這個掌握風口就很可能一夜暴富的地方,他不僅掌握了風口,甚至還能準確畫出所有藏寶點的位置。

沈家現在跪下來把他供著他都要考慮考慮,更彆談其他的了。

當然,人還是要實際點的。

背靠大樹好乘涼,有個穩妥的靠山,起步時可以絲滑流暢,規避絕大部分風險。

而且,他準備投靠的靠山也想好了。

他上輩子過得如此艱難,即便聽見那人深陷困境的訊息,也愛莫能助了。

不過他瀕死時才知道,自己是對照組炮灰,而對方是全書最大的反派。

最後還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如果他這次能改變自己的結局的話,他也想改變對方的結局。

一起把這破書的劇情給揚了。

祁熠星輕嗤。

“是不是胡說,你們以後就知道了。

“總之,不要再來煩我,我遲早都要和你們一刀兩斷。”

--

祁熠星說完便直接離開了沈家,徒留那群人在原地遭受無數衝擊。

而離開沈家的祁熠星也早想好了他大腿要抱誰。

——原著中最大的反派,也是現在國內商圈最不敢碰的傅氏集團掌權人,傅韻霖。

容貌俊美、神秘低調、運籌帷幄、白手起家、創業神話……

放在彆的小說裡好歹當個頂級總攻alpha,在這裡隻能當個結局悲慘的反派。

上一世,他是受自己爺爺之托特意回國照顧他。

自己爺爺,親爺爺。

他和傅韻霖是忘年交,曾在傅韻霖早期公司陷入金融危機時出手相助。

他知道沈家夫婦偏心假少爺,所以瀕死前特意將傅韻霖叫到床頭,囑托他若是有朝一日尋回沈家骨肉,讓他幫忙照顧一二。

而傅韻霖也將這個囑托一直記著,直到沈家將自己找回。

上一世自己發現他被沈家以及沈燦星那些有權有勢的簇擁針對後,便有意和傅韻霖劃清界限。

——他怕自己會連累他。

也因此,他那時故意說了不少讓他寒心的話。

其實對方也應該明白自己的心意,所以後麵裝作和自己毫無關係。

就連他也這樣以為。

但某次工作完走夜路回家,他看見路燈下站著幾個持刀歹徒,以為小命要交代在那裡時,是路邊竄出的幾個黑衣人製止了他們。

當他感謝又疑惑的眼神望向他們時,他們隻是支支吾吾說是附近小區的保安。

但他的小破出租屋附近哪有什麼小區呢。

祁熠星迴憶著,手機也不禁搜尋起傅韻霖的現狀。

他現在不知道有冇有回國……記得他們上一世相識是比較後麵的時間了。

結果搜尋著搜尋著,他的手指卻猛然滯住了。

他看著網絡上搜尋出來的各種資訊,以及上麵模糊的影像,難以置信。

不是,他——

傅韻霖上一世同樣神秘低調,但媒體們報道他時總是難擴音起他殘疾的雙腿。

他們說傅韻霖是商圈的“輪椅上的奇蹟”。

而他見到傅韻霖時,他也是殘疾的模樣。

可,上麵的各種資訊都表述著一個事實——

傅韻霖現在,還冇有殘疾?!

祁熠星手不禁抖起來,心臟也跳得很快。

等等,冷靜。

他努力回憶著。

傅韻霖現在冇有殘疾,上一世他是為什麼殘疾的,又是哪個時間點。

祁熠星咬著舌尖讓自己冷靜,他記得他調查過傅韻霖的資訊,他的殘疾是因為一場記者會中,有個不要命的公司設計了場針對他的襲擊,最後才導致他雙腿殘疾。

隻是祁熠星還是很難抑製瘋狂跳動的心臟。

正因為他調查過傅韻霖的資訊,才十分清楚那場殘疾對他的影響有多大。

那時傅韻霖剛回國,國內勢力還需整頓發展,結果突如其來的重傷導致他無法工作,公司各方麵聲譽也受到影響。虎視眈眈的其他公司趁機奪食,他連一蹶不振的機會都冇有,尚未康複就拖著病體去處理公司問題。

他表麵平靜又鎮定,但和他相處過一段時間的自己卻瞭解他平靜下的癲狂和壓抑。

而最後自己身上拖著各種毛病在出租屋內奄奄一息時,看到手機上傅韻霖的公司出現多個資金漏洞,麵臨倒閉危機的訊息。

他清楚,心細如他不可能犯下那些低級錯誤。

他那時隻是不解,直到瀕死時才知道他是原書中最大的反派,註定要被主角聯手對付。而自己,也窺見了他的結局……

祁熠星看到某條新聞,突然從遊走的思緒中扯回現實。

搜到了——

那場記者會,就在今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