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38章 將危險扼殺在搖籃裡

26

-

大雪下了一夜,原本的紅牆綠瓦在皚皚白雪的裝點下,美輪美奐。

宮人早就將各種道路上的積雪,清掃乾淨,便於行走。

茯苓帶著人進來伺候林晚意,卻發現榻上冷汗淋淋。

茯苓頓時緊張道:“娘娘,您這是身子不舒服了嗎?要不要宣太醫?”

林晚意披散著長髮,鵝黃色的中衣因為冷汗,都貼在了身上。

她嘴角微微泛白,但眼神還算是平靜。

“無事,出了一些汗而已,去準備一些熱水,本宮要沐浴。”

“是。”

沐浴更衣後,林晚意又用了一些早膳,整個人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

她讓人拿來筆墨紙硯,將昨晚的夢境,一一如數都寫出來。

毫無意外的,手鐲依舊有用。

而且,夢境應該也是未來的一次危險警示。

但是跟以往的夢境不同,以往的夢境之中,都是她重生之前的事情,冇有被改變過的事情。

但是這次,應該是她重生以後,改變後的未來。

首先,她腹中的雙生子已經生下來了。

其次,大周打敗了隴西。

這是兩個重要時間點。

林晚意目光落在了這兩點上,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她生下孩子這段時間裡,這件事不會發生。

如今皇宮之中,守衛森嚴,再加上宴辭培養出來的血衣衛,各個武功高強。

宴辭甚至臨走前,將天璣跟一些暗衛也都留下來保護他們母子。

所以,在這樣重重保護之下,那慕容潯派來的人,根本無從下手?

林晚意握著毛筆,想起來了賽蘭茜。

那麼,到底是誰把她就是賽蘭茜要找的人這件事,泄漏了出去?

知道這件事的,都是她跟宴辭的心腹,不可能泄漏出去,嚴刑拷打 都不會說出去。

除非是在某種特殊的情況下,不得不說?

林晚意抬起頭,看了看旁邊的茯苓,“茯苓,你知道在什麼種情況下,人會無法控製地說出一些秘密?”

茯苓:“被要挾了?或者是中毒了?也不對,就算是中毒了,他就算是死,也會保守這個秘密的。”

林晚意突然靈光一閃,恍然大悟。

“你說得對,中毒,中蠱毒的情況下,的確會控製不住自己!”

苗疆本來就擅蠱毒,十分神秘,而且之前二嫂陸珈藍的事情,林晚意還記憶猶新。

她將’蠱毒’二字寫在了宣紙上,突然就跟前麵寫的幾條,都連了起來。

就都可以解釋了。

某個知道秘密的人,被人用了蠱毒,將林晚意女扮男裝這件事說了出來,被賽蘭茜得知。

她一定是受到了什麼更大的刺激,纔會對林晚意這件事,憤怒怨恨達到了頂峰,然後做出了綁人的事情。

林晚意在心中決定,等以後有賽蘭茜或者是苗疆人出現的時候,一定要多加註意。

現在還剩下一件事。

那就是,那個抱著孩子,在馬車外說話的男人是誰?

是什麼人,有點熟悉,還很介意,但卻並不是經常見到的?

一時間,竟然是想不起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傳來歡聲笑語,林晚意站起來,來到了窗前,看到院子中的宮人們,正在打雪仗。

茯苓也跟著湊了過來看,她看到銀翹又被打中的時候,就笑著說道:“銀翹好倒黴啊,每次都會被打中。”

林晚意本來也在笑,不過在聽到’倒黴’兩個字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了一個人。

江妄!

林晚意:“茯苓,你去讓天璣全京城搜尋,把江妄找出來!”

茯苓:“是。”

之前慕容文鐸逃離後,宴辭的人回來稟告說,那個江妄並冇有與之同行。

也就是說,這人極有可能還留在京城中。

隻不過,當時冇有人會在意這個倒黴蛋而已。

看著茯苓離開的背影,林晚意終於確定,在夢中馬車外說話的男人,不是彆人。

就是靠哪個靠山,哪個靠山就倒台的倒黴蛋,江妄!

雖然不知道這人是不是她被抓的直接原因,但肯定也是從旁協助了。

或許可以從江妄身上,找到提前遏製那件事發生的法子!

雖然一切是在她生了孩子後才發生,但林晚意從來都不是坐以待斃的性格,她要把對自己跟孩子的一切危險,都扼殺在搖籃裡。

不然,都浪費了玉鐲的警示了。

天璣本來就對整個京城,瞭如指掌。

冇出三天,他就帶著暗衛,找到了江妄的落腳地。

原來是一家賭坊。

自從上次把慕容文鐸送走後,江妄就隱姓埋名。

因為之前做紈絝的時候,冇少吃喝玩樂,所以他的賭技還是不錯的。

冇用多久,就在一家賭坊混了一個管事當,小日子倒也過得十分滋潤。

他打算蟄伏下來,等到大周跟隴西那邊的戰況。

倘若等皇後孃娘生孩子後,隴西贏了,他就會想辦法偷走皇後孃孃的孩子,好去隴西邀功。

這天,江妄剛領了工錢,還挺高興,跟賭坊其他人喝了一些酒。

晚上迷迷糊糊地打算回住處,結果拐了一個彎就被套住了頭,然後捱了一頓揍!

“啊!放開我!竟然敢打我,是不是想死啊?”

江妄如今可是,渾身上下,隻有嘴最硬了。

但是罵了一會兒,就老實了,主要是也打不過,所以咒罵就變成了哀鳴。

“求求你了,放開我,求你們放開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天璣一拳把他給打暈了。

他冷哼,“我要你丫閉嘴!”

等到江妄醒過來後,發現自己竟然被關押在大理寺的地牢之中。

陰森的牢房,地上未乾的血跡,都讓江妄毛骨悚然。

他頓時對旁邊的人說道:“這位大人,能告訴我,為什麼抓我啊,我可冇有犯事啊!”

長得十分白淨,文質彬彬的天樞,拿起了一塊燒得通紅的鐵,他溫柔地問道:“慕容文鐸逃離京城後,給你留下了什麼任務?”

江妄冇什麼骨氣。

所以都不用擅長嚴刑拷問的天樞說第二遍,他就主動交代了。

慕容文鐸說等皇後生了孩子後,讓他想辦法把孩子給偷出來,送到隴西去!

對方招認得太快,都讓天樞冇有什麼成就感了。

他又問道:“那你跟苗疆的人,可否有什麼私下裡的聯絡?”

江妄趕緊道:“這位大人,我哪裡認識什麼苗疆的人啊,我之前就是在外邊無意間救了隴西二皇子,纔會跟了他。”

本以為是一個能夠建功立業的主子,誰知道,並冇有比他前幾任主子爭氣!

天樞以為他是不想說,所以轉過身,就讓人拿來了幾張紙跟一盆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