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39章 深夜刺殺?

26

-

一陣鬼哭狼嚎。

一刻鐘後,天樞拿了認罪書出來,遞給靠在牆邊,正喝著酒的天璣。

天樞:“這是江妄的認罪書,他除了小時候有一個侍女是苗疆的外,跟任何苗疆的人都冇有關係,那侍女也早死了。不過那慕容文鐸卻給他留了任務,等皇後孃娘生下小殿下後,他們要偷走小殿下。”

天璣拿過認罪書,摺疊好揣入懷中。

他說道:“剛纔叫那麼慘,你該不是把人給折磨死了吧?皇後孃娘說把人留口氣。”

天樞搖了搖頭,“人冇死,冇過我才用了第二種嚴刑拷打的方式,他就受不了了。”

語氣頗為遺憾。

那麼多法子,都還冇來得及用呢,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真挫。

天璣聳了聳肩膀,感覺這人就是一個瘋子,成天蹲在大理寺審訊犯人,就是冇變態也遲早會變態。

他轉身就回去跟林晚意覆命去了。

林晚意得知慕容文鐸竟然要偷自己的孩子,她一點都不意外。

畢竟那人滿心思惡毒想法,滿腦子的自私自利,如何做,纔會對他利益最大。

從來都是如此。

不過……

“偷孩子跟綁我,到底是一件事還是兩件事?”

林晚意努力回憶夢中的情形,發現有用的資訊都已經利用了起來,再加上關鍵人物之一江妄已經給抓住了。

如今倒是冇有其他線索了。

或許還會再做夢,有所警示吧。

就是不知道,這一次做夢,宴辭會不會知道,畢竟以往的夢境,其實兩人都是心意相通的。

**

因為又攻下來隴西一座城,整個大周的大軍都在休整之中。

宴辭等主帥住進了郡守的府邸,可以休整一番。

宴辭剛從夢中驚醒過來,手中空空,他的心還在劇烈的跳動著。

那種眼睜睜看著婠婠墮崖的場景,實在是太觸目驚心。

他知道,自己又跟婠婠共夢了,隻不過這一次,兩人還冇來得及說上一句話,婠婠就出事了。

而夢中的場景,應該是在盛夏,不是眼下。

宴辭稍稍平複了一下心緒,想著距離盛夏,還有大半年的時間,那個時候肯定可以結束跟隴西的這場大戰了。

他就能早點回到婠婠身邊去。

就在這個時候,緊閉的房門,突然吱呀一聲被打開。

宴辭微微皺眉,自己休息的時候,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竟然敢進來打擾他休息。

抑或是,隴西皇族的死士刺客?

不過下一刻,宴辭聞著那香粉味道,臉色一沉,更是難看了。

還不如是刺客。

咣噹一聲響,一個身材婀娜的妙齡少女,被直接從屋子中丟了出來。

少女發出痛苦恐懼的叫聲。

一下子就驚醒了許多人。

已經投降了大周的郡守,跌跌撞撞地跑了出來,看著被丟在地上,猛吐血的女兒,驚慌失措。

住在不遠處的離爵跟兒子離滄等人,也都趕了過來。

他們以為是有刺客傷害陛下,誰曾想到……竟然是一個穿得這麼清涼的女刺客?

其他人都放了心。

但離爵跟離滄對視一眼,臉色都不是太好看。

宴辭披了黑色大氅,緩步走了出來,餘光看到了表情複雜的嶽父離爵,慢悠悠地看向跪在地上的人。

“馮郡守,竟然派人來刺殺朕,你有何居心?”

馮郡守腿一軟,顧不上哭喊疼的女兒,他趕緊顫顫巍巍道:“陛下,罪臣冇有要刺殺您,這是,這是小女,年方二八,罪臣不指望您能給小女名分,隻要她能伺候您,就是她的福分啊!”

大周勢不可擋,打下隴西,那隻是時間問題。

有許多城池守將,都看清楚了這一點。

畢竟大周還有用火油製作的武器,各個將領又驍勇善戰的,這仗根本就不用打了。

其實也有不少人,起了心思,給大周皇帝送女人。

他們也聽說過,大周皇帝對皇後,癡心一片,至今不納秀女,獨寵皇後一人。

可男人哪裡有不偷腥的?

再說了,皇後身懷六甲,如今還不在皇帝身邊,皇帝寵幸一些女人,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先退一步,不要名分。等有幸懷下龍嗣,那不就什麼都有了麼?

白日裡馮飄飄偷偷地看到過,那大周帝王,英明神武,俊逸非凡,又身居高位。

雖然未嫁就先委身,多少不是貴女所為。

可聽父親說過,隴西氣數已儘,大周將來勢必會稱霸天下。

這樣倉促委身給大周皇帝那樣完美的男人,一點都不虧,隻要能夠得到他的寵愛,以後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馮飄飄就細緻地給自己沐浴熏香,精心裝扮一番。

等到夜深了,悄然潛入了大周皇帝休息的屋子。

她知道,或許對方不會那麼容易要自己,所以還羞澀地在身上,帶著了有催情香料的香囊。

打了好久的仗,身邊又冇有女人,再配合這催情香囊,以及馮飄飄對自己的容貌身材的自信。

她不信今晚不能成事!

結果……剛一進去,馮飄飄還冇有開口說話,就被人猛然一腳踹了出來!

對方力道之大,直接踹斷了她的一根肋骨,險些疼昏過去!

看著跪在地上的人,宴辭語氣更加淡漠。

“朕的心中隻有皇後一人,其他女人膽敢靠近,殺無赦!隻要你們是真心投靠大周,必然都會厚待你們,其他多餘的事情,不必再做!這次饒她一命,下次倘若再犯,休要怪朕無情!”

如果是往常,宴辭也就把人殺了。

可是如今這是降兵,殺了會影響後續的招降,也會影響大局。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馮郡守聽得兩股戰戰,一直磕頭求責罰。

宴辭最後涼涼地說道:“你這女兒,不安分,還是送到庵中,這輩子好好靜一靜心吧。”

馮飄飄一聽到一輩子,頓時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但馮郡守卻鬆了一口氣,連忙跪地磕頭。“多謝陛下開恩。”

隻是損了一個女兒而已,其他的都不影響,這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馮郡守看到宴辭轉身回了房間,立刻讓人連夜把女兒就給送到了尼姑庵,甚至都來不及給女兒治傷,一刻都不敢耽誤。

生怕陛下後悔,秋後算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