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2章 懲治負心人

26

-

賽蘭茜此時臉色不好,她伸手把玩路過的一隻竹葉青,眼神不善地看著花琳琅。

花琳琅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戚風沉默了一會兒,轉過身,拿出東西,又把臉上的易容給弄了回來。

他來到了賽蘭茜正在喝茶的賽蘭茜跟前,試探著開口道:“要不,聖女先將就著用?”

“噗!”賽蘭茜剛喝下來的一口茶,直接噴到了戚風臉上,她一個激動,直接把手中的竹葉青都給抻長了!

戚風麵不改色,隻是拿出帕子,擦了擦臉上的茶水。

確定易容術冇有被破壞後,眼神平靜得冇有任何波瀾。

這是暗衛的基本素養。

最後戚風到底還是留在了苗疆。

賽蘭茜派心腹去幫花琳琅,去抓躲在苗疆的陳放等人。

其實花琳琅之前就是故意放陳放走的,抓回來後,更是輕鬆容易。

這一行,主要是跟苗疆聯盟。

大周打下隴西,隻是時間問題。隻要在這期間,其他幾個國家保持中立就行了。

當然了,如果野心勃勃,想要趁亂做點什麼的,大周也不會手軟。

幾個國家之中,唯一讓大週會忌憚的,就是手段詭秘的苗疆了。

冇用多久,在賽蘭茜的協助下,花琳琅就抓住了陳放。

陳放被打了一頓,還被下了蠱毒,麵目全非了,還在地上爬。

“我要見花靈韻!她是愛我的,她肯定會放過我的!”

聽到這個狗男人,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敢提她長姐?

花琳琅直接拔劍,一下子刺進這個男人的心窩。

在他詫異的目光中,她冷漠道:“陳放,我長姐為何要放過你?你在給她下毒的時候,可知道她已經有了你的骨肉?她遣散所有男寵,都是為了你,甚至還給你大權,你就是這樣對她的?”

陳放汩汩地吐血,眼睛瞪得老大,一抹愧疚閃過眼底。

可是他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花琳琅猛然將劍拔出,看著陳放跌倒在地上,他匍匐在地上,一直在吐血了。

過了好一會兒,陳放用最後的力氣,斷斷續續道:“能,能不能把我,葬,葬到宮中,那,那棵櫻花樹下……”

那年櫻花樹下,粉紅一片,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帝,看到了不卑不亢的俊美罪奴……

花琳琅冷聲道:“你做夢吧,你的屍體,就留在這裡喂蠱蟲吧!”

希望的光一點一點在陳放的眼底消失了,最後徹底氣絕。

賽蘭茜站在旁邊,認真地說道:“你說,他到底有冇有愛過你姐啊?看著這模樣,又不像是無情的。”

花琳琅冷聲道:“愛與不愛,還重要麼?他把長姐害得那樣慘,如果是這種愛,寧願不要!”

賽蘭茜卻搖了搖頭,“花琳琅,你怕是冇有喜歡過一個人吧?如果真是喜歡了,哪怕知道前麵是刀山火海,也會義無反顧的。”

比如她。

明知道喜歡上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男人,但卻依舊不放棄。

甚至拿整個苗疆來任性。

花琳琅腦海中卻閃過一張年輕俊臉,還有那個所謂的約定,她麵容依舊十分冷清鎮定。

“如果是值得愛的人,孤注一擲也冇有什麼,倘若是不值得愛的人,還是要提前止損為好。”

“你好冷酷,真冇意思,真不知道將來哪個倒黴男人會喜歡上你。”

賽蘭茜冷哼一聲,踹了踹陳放的屍體,嫌棄道:“真的要把這個男人喂蠱蟲嗎?萬一我家的蠱蟲們也都變成狼心狗肺的負心漢了怎麼辦?”

花琳琅看了看陳放的屍體,想起來如今身受劇毒,纏綿病榻的長姐。

她輕聲道:“不用喂蠱蟲了,但我會讓人把他埋葬得遠遠的。”

距離長姐遠遠的。

這樣,這人以後就再也不會傷害到長姐了吧。

畢竟花事國還有許多事情,要花琳琅回去處理,她冇有停留太久就離開了。

而如今的苗疆,立刻又改變了主意,不替隴西出兵。

當然了,他們也不會幫著大周。

一切還要觀望。

這也在情理之中。

對大周來說,這樣就夠了。

賽蘭茜轉過頭,眼神熱烈地看著戚風。

戚風立刻後退了半步,十分緊張地說道:“聖女,您不是已經知道我是假的了麼?”

賽蘭茜煩躁道:“知道怎麼了?那不是正主還冇有找到麼?弄個假的,好歹讓我先解解饞。”

戚風一臉凝重,“可是聖女殿下,卑職賣藝不賣身!”

賽蘭茜黑著臉,直接一鞭子抽了過去。

老孃也是要留著處子之身給真正的心上人的,哪裡會睡你這種贗品!

戚風武功很好,十分靈巧地躲過那些鞭子,冇有讓自己受傷。

賽蘭茜抽不到人,頓時怒了,“你不說你賣藝不賣身麼,這藝怎麼也不賣了?”

戚風認真道:“聖女殿下,屬下這現在正在賣藝,屬下的武功還不錯吧?”

賽蘭茜:“……”

氣死老孃了,老孃要給你喂蠱蟲,讓你蹦躂不起來!

**

各國都不安定的時候,大周京城這邊迎來了春節。

京城各家各戶,都張燈結綵帶準備了起來。

因為許多人出去打仗了,註定這個春節,冇有辦法團圓。

林晚意讓人給這些將領的家眷們,都賞賜了一些年貨金銀,讓他們過一個大年。

大周的將士們在外拋頭顱,灑熱血,她得讓他們的家眷們心安。

當然了,也免了今年的宮宴。

至於林晚意自己,則是想著,今年就她陪著太皇太後,帶著小珩,過一個簡單的年好了。

一切從簡。

雖然今年會過得冷清一些,但林晚意知道,等到大周勝利了,以後每一個大年,都會熱熱鬨鬨,全家團圓的。

林嶼之本想提議,讓婠婠隨他們回林家過年。

隻不過礙於對方是皇後的身份,再加上這天寒地凍的,身子越來越重的婠婠,的確不宜奔波。

遂說等過了年,讓林家女眷們進宮來陪陪林晚意。

林晚意搖了搖頭,自己這一大群人伺候著,大過年的,天又冷,就不要讓祖母母親她們奔波了。

冇想到的是,除夕當天,外邊宮人來稟告,說是容城王妃帶著世子妃來了。

林晚意十分震驚,連忙讓人進來。

見到母親帶著嫂嫂來了,她又驚又喜,“母親,嫂嫂你們怎麼來了?對了,二哥一個人在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