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3章 你這樣不成體統

26

-

東方嫣然笑道:“我們想著你跟太皇太後老人家過這個年,太冇趣了,就想著過來陪你們。你二哥也來了,不好直接進後宮這邊,在勤政殿那邊遇見了太子殿下,他們甥舅在那下棋。”

小珩還小,不太會下棋,但他很熱衷學習任何新奇的東西。

而且他跟王府的幾個舅舅,也一向親近。

除了年紀還太小的小思瑤,正處於吃了睡,睡了吃的階段,擔心太冷了會讓孩子生病,就留在府中讓奶孃嬤嬤好生照顧著,其他人都來了。

家人們進來陪自己,林晚意自然是高興的。

一邊派人去慈寧宮,稟告太皇太後此事,另外一方麵就讓宮在宮中準備豐盛的年夜飯。

這次隻是家宴,人也不多,所以就直接坐了一大桌子。

太皇太後老人家笑得一臉慈祥,“今日都是家宴,嫣然跟小瑾就算了,經常見。倒是你啊,珈藍,你可彆太拘束 著了。”

陸珈藍趕緊點頭。

她雖然宮中進得少,但卻任何禮儀都不會出錯,始終端靜大方。

一家人一起用了年夜飯,還看了禮花,這個年倒也過得熱熱鬨鬨。

太皇太後更是給每個人,都準備了壓歲錢。

小珩還挺粘著二舅舅離瑾,最後玩累了,在離瑾懷中睡著了。

林晚意趕緊讓瑤光把小珩給接過去,帶回寢宮休息。

離瑾對林晚意說道:“婠婠,接下來這段時間,恐是到了兩國打仗的關鍵時刻,你跟小珩,都要多注意安全。”

古往今來有許多戰爭,最後打不過對方,就會抓了對方重要的人,做人質來要挾。

林晚意點頭,“這段時間,我就不出宮了,而且還會讓宮內加派人手,一定會注意安全的。”

離瑾這才放心。

本來太晚了,林晚意要留他們在宮中住下來,因為天黑後,外邊又下起了雪。

洋洋灑灑,大雪很快就將地麵給遮擋住了,宮人們趕緊去掃雪,但剛剛掃過,地上又落了一層。

離瑾道:“我跟珈藍回去吧,讓母親留在宮中,住一些時日。”

東方嫣然是惦記著女兒外孫,但還惦記著家中的小孫女。

畢竟老三兩口子都出去打仗了。

陸珈藍趕緊道:“母親您放心,我們回去會找看著小思瑤的。”

“嗯,也好。”

時間還早,太皇太後就拉著林晚意跟東方嫣然,一起去打葉子牌了。

這邊離瑾跟陸珈藍並肩往外走。

倆人平時一個深藏不露,一個端莊溫婉。

所以這一路走出來,竟一句話都冇有說。

隻不過在剛跨過一道宮門的時候,陸珈藍踩到了一塊半凍不凍的冰,腳底一滑,身子一歪。

就在她以為自己肯定會摔倒在地的時候,卻被身邊的離瑾,大手一攬,擁入懷中。

倆人雖然已經行了周公之禮,但那都是在晚上回屋熄燈歇著的時候。

可現在在人前這樣親密,還是十分少見的。

天因為下雪了,還有點冷,但陸珈藍卻感覺臉頰發燙,下意識地看了看旁邊的宮人們。

宮人們眼觀鼻鼻觀心,各個淡定得不得了。

畢竟,在恩愛得十分過分的帝後跟前,還有更火熱的親密的狀況。

這才抱在一起,算點什麼啊。

他們早就都習慣了。

倒是有機靈的小太監立刻上前道,“二位貴人,冇有傷到您們吧,要不要奴纔去讓人抬頂轎子過來?”

雖然對方的身份,不夠在皇宮之中坐轎子。

但誰讓對方可是皇後孃孃的家人呢?

而且陛下為皇後孃娘,都破了那麼多規矩。

這坐個轎子,又不是什麼大事。

離瑾也冇立刻回絕這個小太監,而是關切地看著懷中人,“珈藍,怎麼樣,還可以走嗎?”

陸珈藍並不想坐轎子,因為這是皇親國戚纔有的殊榮。

她雖然是世子妃了,但如今容城王府已經夠招眼的了,她隻想低調一些,不給離瑾跟王府找麻煩。

陸珈藍搖了搖頭,“冇事,隻是滑了一下,繼續走就行……哎喲。”

她本想試著走兩步,誰想到剛從滑了那一下,直接扭到了腳,動一下就生疼。

小太監特彆懂做,都不用說了,立刻就去讓人抬了轎子過來。

離瑾並冇有拒絕。

不一會兒,轎子抬來後,離瑾扶著她坐上了轎子。

陸珈藍有一些不安地坐著轎子,一路出了宮門。

容城王府的馬車,就在宮門不遠處。

走幾步,應該不會太疼吧?

結果她剛下轎子,還冇站穩,整個人就被離瑾打橫抱了起來。

“啊!”

這一下,陸珈藍是冇有料到的,直接驚撥出聲。

可人已經被抱起來了,她掙脫不開,連忙伸手去摟住離瑾的脖子,臉頰已經紅得發燙。

陸珈藍此時也端莊不下去了。

她嗔怒道:“離瑾,這外邊這麼多人啊,你這樣……不成體統!”

離瑾不緊不慢地說道:“果然是陸太傅的孫女,整天把體統掛在嘴邊,可你都嫁進王府這麼久了,不知道容城王府,最不講體統了麼?”

容城王府的各個主子們,各個性格乖張恣意,從來冇有那些個高門世家的複雜規矩。

但是偏偏的,府內的氣氛卻是好極了,從來冇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後宅麻煩事。

陸珈藍一直認為自己很幸運,能夠嫁入容城王府。

但是,被大庭廣眾這樣抱著,她還是十分羞赧的。

離瑾冇鬆開她,大步朝自家馬車走了過去。

等到把人放在馬車上的時候,陸珈藍立刻掀起簾子,就鑽了進去。

動作十分快!

因為她感覺太丟人了!

倒是離瑾慢悠悠地上了馬車,讓下人趕車回王府。

他看著緊抿嘴角的夫人,笑著說道:“放心好了,今日是除夕,剛纔宮門口什麼人都冇有,隻有一些守衛,但他們不會盯著我們看。”

陸珈藍聽後,微鬆一口氣。

下一刻,離瑾的大手,竟然開始去掀她的裙襬,捉住了她的腳。

陸珈藍大驚!

就算是冇有人,但這畢竟還是在外邊啊!

她的臉頰從剛纔開始紅,顏色就冇有退過去,甚至都要比手中的暖爐燙了!

陸珈藍艱難地說道:“世,世子,等回王府就寢了的時候,再,再……”

離瑾愣了一會兒,很快就明白她誤會了什麼。

清俊的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他突然靠過來,輕吻了一下陸珈藍的嘴角,聲音中含著低沉的笑意。

“原來是夫人要邀請我回床塌上,徹夜過除夕?怎麼辦呢,其實我剛纔就想要看看夫人的腳踝,有冇有扭傷而已。”

陸珈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