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4章 你行不行啊?

26

-

離瑾伸手,幫她摸了摸腳踝的骨頭,微鬆一口氣,“幸好冇有傷骨頭,等回府了,再抹點藥就行了。”

陸珈藍看著他給自己捏腿,忍不住道:“你也會醫術?”

“會一點,因為小時候母親讓我們仨一起學,大哥是天生喜歡醫術,三弟是笨,一點都學不會。”離瑾抬起頭,微微一笑,“我是懶得學。”

陸珈藍不知道說什麼好,“你怎麼還帶拉踩親兄弟的。”

離瑾:“在自家夫人跟前,當然要說自己最好了。比如三弟,成天說我武功冇有他好。”

離滄年紀輕輕,武功的確很高,騎射更強。

陸珈藍好奇:“那你當時聽到後,就冇有去反駁他?”

離瑾點頭,“自然是反駁了,我說他傻。”

陸珈藍聽後,哭笑不得。

笑了一會兒,陸珈藍抬起頭,掀起簾子,看著滿滿遠離了的皇宮。

她感慨道:“倘若婠婠是在容城王府長大,就更好了,你們兄弟三人,肯定會把她給寵上天吧?”

離瑾正幫陸珈藍整理裙襬,手微微一頓。

他點了點頭,“婠婠實在是不易,如今她貴為皇後孃娘,我們全家自然都是要竭儘全力去支援她的。”

容城王府上下,本來都不太看重權力,他們更隨性妄為一些。

但是如今,婠婠是皇後孃娘,那麼他們容城王府就是婠婠跟小太子,最強有力的後盾。

陸珈藍點了點頭。

她想著,等初二回孃家的時候,也要跟祖父多說一些。

讓祖父在朝堂之上,多幫一幫皇後孃娘跟小太子。

還有就是……再過今年,小太子也得開始學習了,如果祖父能夠做小太子的太傅,那麼就能更夠給小太子的儲君之位,增加籌碼了。

突然想到了什麼,陸珈藍抬起頭,發現離瑾也在看著自己。

她明白過來,這或許也是離瑾當初願意娶自己的一個原因。

畢竟容城王府是武,而陸家是文。

有這樣強大的文武做後盾,婠婠的皇後之位,小珩的太子之位,就是穩穩的。

但是怎麼說呢,倆人的婚事,本來就是彼此的謀劃,陸珈藍心知肚明。

而且,離瑾跟容城王府待她好,也是真的。

她是真心喜歡容城王府的所有人,更是愈發愛慕離瑾了。

陸珈藍主動地靠近離瑾懷中,“等我身子徹底養好了,我一定會給你生一個孩子。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都可以。”離瑾吻了吻她的額頭,“今晚咱們就回去努力。”

陸珈藍臉頰發燙,聲音很小,但卻很堅定地嗯了一聲。

等倆人回了家,小兩口手牽著手,剛走了幾步,伺候小思瑤的嬤嬤就來了。

“世子,世子妃,大姑娘夢魘著了,一直哭鬨著,怎麼都安撫不好啊。”

倆人一聽,趕緊去看孩子。

小姑娘太可憐了,今日大過年的,爹孃都打仗了也不帶著她,其他人也都有人陪。

就她可憐兮兮地在繈褓之中,哭得眼睛都紅了。

陸珈藍本就喜歡孩子,再看到小侄女哭成這樣,頓時心疼得不了,連忙抱在懷中各種哄。

好在過了一會兒,小姑娘就在陸珈藍懷中撒嬌了,因為睡飽了,也不困,就一直跟陸珈藍一起玩。

最後這個大年,夫妻倆是在哄小侄女中度過的……

離瑾雖然不至於對年幼的小侄女,有什麼不滿,但卻把這筆賬,都給算到了遠在隴西的親弟弟身上!

**

隴西已經有四分之三的城池,都被攻打下來了。

這其中,還有一半是主動投降的。

再加上宴辭禦駕親征,親自領兵,兵法如神,大周兵將們又驍勇善戰,所以大周這邊的將士們,傷亡極小。

此時北境軍已經趁著隴西不備,在穆廣宇的帶領下,繞路前往隴西的腹地。

也就是說,等過了年,就要開始發動總攻,徹底拿下隴西了!

今日除夕,所以宴辭犒賞兵將們,吃肉喝酒,歌舞昇平。

他坐在主桌上,握著酒杯,卻是在思念著遠在京城的婠婠。

而坐在不遠處,正是容城王離爵,以及離滄跟祁明月夫婦倆。

“阿嚏阿嚏!”

離滄一直在打噴嚏。

祁明月如今也是一身戎裝短褂,英姿颯爽,她有點走神,思念在家中的女兒。

見離滄一直打噴嚏,就有點嫌棄。

“你不是吧,吹點風就著涼了,你行不行啊?不行就給你喊軍醫了。”

其他人聽到後,鬨堂大笑。

畢竟是在外打仗,也冇有那麼多規矩,祁明月是長公主的孫女,還是容城王府的兒媳,更是能夠上陣殺敵的女將軍。

他們都對祁明月十分敬佩。

如今聽到她嫌棄離滄,頓時大家都發出善意的嘲笑。

“離將軍,是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啊!”

離滄捨不得吼自己媳婦,主要是也不敢,就去瞪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將士們。

“笑什麼笑,你們行,咱們來拚酒啊!”

“喝就喝!”

離爵在旁邊看著小兒子跟其他將領拚酒,有點羨慕,眼神都是眼巴巴的。

宴辭記得自己答應了婠婠,得多照顧上了年紀的離爵,就讓身邊內監去給離爵空了的酒杯倒滿酒。

離爵見狀,趕緊道:“陛下,不,不用了,臣隻能喝一杯,剛纔已經喝完了。”

宴辭:“隻能喝一杯?這是為何?”

離爵:“是內子不允許臣多喝。”

雖然依舊很饞酒,所以離爵的眼神,可憐巴巴地看著可以跟其他人拚酒的小兒子。

即便如此,他依舊遵守跟自家王妃定下的約定,冇有去打破。

宴辭看出了自家嶽父眼底對酒的渴望。

他拿起酒壺,邁步走了過來,親自給離爵倒酒。

離爵:“???”

宴辭:“嶽父,今日是過年,而且每逢佳節倍思親,這杯酒,就當是你思念嶽母大人吧。”

離爵頓時眼睛一亮。

還可以這樣?

宴辭繼續道:“而且這可是朕親自給你倒的酒啊,除了舅父之外,朕還冇有給誰倒過酒。”

離爵眼底最後一抹猶豫,徹底消散了。

這可是陛下親自給倒的酒啊,自己不能抗旨嘛,而且還是因為大過年的,得喝!

離爵高高興興地跟宴辭碰了杯,一飲而儘。

十分豪爽地用手背,抹了一把臉。

宴辭又給他倒了一杯。

離爵:“……陛下,這又是什麼意思?”

宴辭:“這杯酒,嶽父同朕一起,期待婠婠跟孩子,能夠他們母子平安。”

因為要徹底打敗隴西,還要徹底給其他不安分國家一個警告。

他要食言了。

不能回去陪婠婠生孩子了。

宴辭十分擔憂地說道:“生孩子是多危險的事情啊,而且婠婠這次還是懷了雙胎,嶽父,我好擔心她。”

離爵一聽,他也擔心女兒啊!

這杯也得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