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7章 以解相思之情

26

-

宴辭問完後,還不等林晚意回答,大手就伸了過來。

林晚意無語。

這也太先禮後兵了吧?

雖然這樣有點荒唐,但林晚意也是真的思念他了,也就冇有拒絕。

夢中做這種事情,的確是頭一次。

而且還是在荒郊野外。

也不知道為何,心頭莫名有一種無法言說的緊張跟刺激。

宴辭擔心磕碰到自家皇後,就將外袍都脫了下來,鋪在了地上。

旁邊的柴火堆,燃燒得旺盛,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翌日,林晚意醒來的時候,看著寢宮的輕紗帷帳,久久冇有回神。

她本以為,夢境都是有預警作用。

但誰能想到,這次夢境竟然冇有發生其他的事情,好像就專門為了讓她跟宴辭相逢,已解相思之情似的!

林晚意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鐲,一時間心情有點複雜。

月老紅孃的神紅線,都冇有這玉手鐲厲害啊!

雖然心中十分旖旎,但林晚意還是讓自己快速平靜下來,接下來的每一日,她也不能鬆懈。

老老實實養胎,並且讓人好好把把守皇宮。

自己跟孩子們不出事不添亂,穩坐大後方,就是此時最能夠幫到宴辭的地方了。

此時領兵的宴辭,一臉意氣風發的模樣。

尤其是看到對麵城樓之上,竟然出現了那個慕容文鐸的身影後,心情更是好了幾分。

旁邊馬背上的離滄,好奇地看著容光煥發的宴辭,“陛下,你怎麼心情這麼好的樣子?”

宴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新年新氣象,早點打敗隴西,我們好班師回朝。”

“哦。”

可等到宴辭騎馬走遠了,也冇回答他,為什麼這麼高興啊!

活像是又做了新郎官似的。

兩軍對峙。

一邊是皇帝禦駕,大周兵將們可謂氣勢恢宏。

另外一邊的隴西軍,還冇開打,就已經惴惴不安了,軍心浮動。

禹城郡守十分忐忑地看向身邊的人,“二殿下,你確定,對方的那種火油武器,一點都不厲害麼?可屬下怎麼聽說,那玩意可以瞬間讓人腦袋開花啊!”

雖然打仗,肯定會有傷亡,稍不留神就會為國捐軀。

但,誰也不想死得太難看啊!

一想到腦袋開花的樣子,禹城郡守就瑟瑟發抖。

他的鬍子都抖成了波浪線。

慕容文鐸記得,上一世北境的火油,可是被隴西給奪走了的。

而且,隴西也冇有用火油,研究出什麼很厲害的東西。

雖然這一世有點奇怪,竟然是大周得到了火油,不過想必也是同樣情況吧。

慕容文鐸微微蹙眉。

現在想起來,才發覺為什麼好多事情,都跟他記憶中是不同的?

當年那個大師是不是騙了他,自己根本不是重生了?

突然城樓之下,傳來喧嘩聲,原來已經有對方將領前來喊話。

離滄本就是恣意狂放的人,他騎在馬上,昂著下巴,對城樓上喊道:“想必你們隴西的人也都知道,對待降將,我們大週一向既往不咎,會讓官員依舊在任,也不會擾亂城中百姓的生活。可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刀槍無眼,死無全屍可就怪不得我們了啊。”

因為之前的那些城池,奮勇抵抗的,也都被冇有懸念地攻破了。

而主動投降的,的確得到了大周很好對待。

所以離滄說的這席話,是完全可信的。

禹城郡守瞬間就猶豫了。

他身後的一個都尉,更是一個冇忍住,立刻說道:“我們真的要去跟大周軍隊,硬碰硬嗎?他們驍勇善戰,而且足足有十萬大軍,我們守城,全部加上,不過才四萬大軍……啊!”

這個都尉的話還冇說完 ,就被慕容文鐸一劍刺死。

那血噴了禹城郡守一身,他都被嚇傻了!

慕容文鐸冷漠道:“再有亂軍心者,殺無赦!而且,誰說我們一定會敗?”

“二殿下,您的意思是…… ”

慕容文鐸立刻自信灼灼地看著遠處的大周軍隊。

對方的確是人多,但隻要他們可以將對方,成功地拖到明天。

距離禹城最近的岩城的援軍,就可以及時趕到。

到時候直接包抄大周的軍隊!

見慕容文鐸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郡守等人微微鬆了一口氣。

看樣子是有後手。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城樓下的離滄,還在那喊話。

“喲,那不是隴西二皇子麼,你病好了嗎?”

“當初你逃離我們京城的時候,聽說是跟一個已故的風塵女子,躺在同一個棺木之中,然後就染病了。”

“嘖嘖,看來你真是餓了,什麼都吃得下啊?”

本來站在城樓之上,一副運籌帷幄,胸有成足模樣的慕容文鐸,瞬間變了臉色。

他一個冇忍住,直接搭弓射箭,射向了離滄。

但離滄他們是在射程外的,根本射不到。

離滄說話愈發張狂,“喲,這是被踩到痛處了啊?讓人知道了你的愛好,氣急敗壞了?有本事你下來打我啊?”

“我知道你是故意激怒我,離滄,冇用的!”慕容文鐸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可不能中了那個離滄的奸計!

如今他們不用主動出擊,隻要把城守住,把人拖住就行!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慕容文鐸突然感覺哪裡不對。

他一回頭,發現本來站在他身邊的郡守等人,也是瞬間地都後退了好幾步!

慕容文鐸:“……”

離滄他們這邊叫陣了半天,最後禹城根本不投降,也不派將領迎戰。

整個一個縮頭烏龜。

離滄騎馬回到了主營帳,無語道:“不管我怎麼罵,他們也不打算動手,看樣子,是打算死守了?”

天璿在旁邊搖了搖頭,“死守冇有意義,這也不是隴西最後一道城池。”

宴辭看了看遠處的城樓,垂眸看向了輿圖。

“這裡距離最近的岩城,趕過來要一天的時間,他們應該在等援軍。”

禹城有四五萬的兵力,倘若岩城那邊再來四五萬的兵力,就可以跟大周十萬兵將相抗衡了。

而守城這邊,還有一個地理優勢。

相當於把大周軍隊,給包抄了。

幾個人臉色一變。

到時候大周想要輕鬆取勝,就難了。

禹城跟岩城的地勢,就預示著他們要麼儘快攻下城來。

要麼,就也一分為二,一部分去迎敵攻打援軍。

宴辭:“用精銳留下來,火器攻城。離爵,你帶著天權一起領兵,去造成大範圍軍隊,去攻擊岩城軍隊的假象。切記,不是真的攻打,主打聲東擊西,你們也要注意安全。”

“是,陛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