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2章 她就是他的規矩

26

-

雖然知道大周帝後感情好,但卻不知道,竟然好到了這個境界。

旁邊的忘言和尚,雙手合十道:“若不是如此真心,怕不能會讓鳳凰久落梧桐樹上啊。”

慕容文宇想起來自己竟然之前,還貪圖過那林晚意,他嘖嘖感慨,“我肯定做不到蕭景奕這個地步。”

男女濃情蜜意之時,都會有一些真心,說出一生一世一雙人。

但卻並不是誰都能做到。

更不要說,如今隴西徹底歸順服從大周,之前蠢蠢欲動的那些國家,也都被大周用各種法子打消了下去。

以後蕭景奕就是真真正正的這片大陸上的霸主,這樣情況下,他竟然還會待那林晚意初衷不變。

實屬難得。

此時宴辭帶著人,已經跑得累癱了幾匹馬。

他下巴上佈滿鬍鬚,整個人看起來有一些狼狽滄桑。

可天權等人都沉默地跟著他,一句相勸的話都不會說。

他們跟著主子這麼多年了,從宴辭還不是九千歲的時候,就跟著他。

知道主子這麼多年來,最在乎的人,隻有皇後孃娘一人。

為了皇後孃孃的事情,彆說日夜兼程趕路了,就是豁出去命都是可能的。

一群人在正晌午的時候,趕到了城門口。

早就得到資訊,候在那的天璣,正坐在一輛馬車上,叼著一根狗尾巴草。

見到一行人形容狼狽,被守城的兵將們攔住的時候,他立刻吐掉口中的狗尾巴草,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三步兩步來到為首的人跟前,“主上!”

宴辭點頭,其他的事情交給天權等人,他立刻跟著天璣,上了馬車。

天璣飛快地說道:“娘娘早上就發動了,不過剛纔我出來的時候,還冇有生下來,主上您放心,茯苓說娘孃的狀態還可以,而且容城王妃,還有太醫院的太醫們,以及一群穩婆都在那待命著。”

宴辭哪裡能夠放心?

從早上如果到了現在,還冇有生下來孩子,婠婠得多疼?

“快趕車。”

“是。”天璣雙手拽著韁繩,猛然一抽鞭子。

不過他想起來剛纔陛下,那百年難見的狼狽模樣,再次感覺得到,娘娘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無與倫比。

天璣是天子心腹近臣,亦是血衣衛的首領,他可以駕著馬車,一路暢通無阻地進了皇宮。

直奔坤寧宮。

馬車滾在皇宮的鵝卵石地麵上,發出鏗鏘的聲響。

而此時的林晚意,的確狀態不太好。

生孩子自古以來,都是女子的鬼門關。

哪怕是身體再好,哪怕是身份尊貴如林晚意,周圍有那麼多太醫穩婆,無數個宮人,隨時待命著。

可這一關,彆人替不了她,終究得她自己來闖。

不然,之前從小就嬌氣的林婉盈也不會哭著怕著,說不想生了。

本來胎位是正的,結果雙生子卻動了一下,然後胎位就變得難以生產。

看著臉色慘白,額間都是冷汗的女兒,硬是咬著帕子,一聲不吭,林夫人已經淚流滿麵,轉過身去,不敢讓婠婠看到自己的擔憂。

東方嫣然也紅了眼,但她還是堅定地坐在榻邊,拿帕子溫柔地給女兒擦了擦額頭。

“婠婠,如果疼,就喊出來,哭出來。”

林晚意搖了搖頭。

雖然現在,是真的很疼,可她經曆過更疼的事情。

上一世林家滿門慘死,她求告無門,自己更是被昔日最信任的男人,拔了舌根,斷了雙腿。

要說疼,當時身上的疼痛,暫且比不上生產之痛。

但是錐心之痛,卻遠勝此時。

熊熊大火,吞滅她的瞬間,一抹飛魚蟒袍的衣角,卻是闖了進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身狼狽,髮髻淩亂,下巴上都是雜亂鬍鬚的宴辭,跑進了坤寧宮。

周圍人都目瞪口呆。

“那是陛下嗎?”

“是吧……”

不然為何血衣衛冇有攔著,讓人一路暢通無阻地跑進來。

而且還是男人。

這個時候,並冇有認出那是自己親爹的小太子,頓時不滿地看著那個男人,跑進了產房。

他扭頭質問瑤光,“你不說,那個房子,不許男人進去嗎?”

瑤光心情複雜,看了看一臉憤怒鬱悶的小太子,語重心長道:“任何規矩,在陛下跟前,都不是規矩。”

因為皇後孃娘,纔是陛下的規矩啊。

宴辭猛然闖進去的時候,倒是把裡麵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一個穩婆第一個反應就是要把人趕出去,結果卻看到了宴辭那雙猩紅的眼,頓時嚇得雙腿都不敢動了。..

此時林晚意已經疼得幾乎暈厥,睜不開眼,五感混沌。

林夫人也冇有認出來宴辭,她雖然膽子一向小。

不過這個時候,她卻顫顫巍巍,攔在榻前的屏風跟前。

好像是一隻母鳥,麵對豺狼虎豹,嚇得不行,但還是要護著自己的孩子。

宴辭眼底的戾氣散了一些,他難得耐心道:“嶽母,朕回來了,婠婠怎麼樣了?”

林夫人看著那些跪了一地的宮人,這才恍然大悟,連忙要跪下。

宴辭伸手攙扶住她,對周圍人道:“都愣著乾什麼,該乾什麼就去乾什麼,倘若皇後出事,你們所有人的九族都要陪葬!”

眾宮人連忙都站起來,白著臉,各行其是。

陛下實在是太嚇人了……

這邊宴辭邁步就要越過屏風,林夫人終於找回了一點膽子,她趕緊道:“陛下,女子生產,是汙穢之地,您,您還是彆進去了。”

宴辭搖了搖頭,“婠婠冒著生命危險,為我生子,這哪裡是汙穢之地?我十幾日日夜兼程,不曾歇息,就是為了回來陪伴在婠婠身邊。”

他越過愣住的林夫人,邁步走了進去。

東方嫣然早就聽到了外邊的對話,她看著形容狼狽的宴辭,還是開了口,“你渾身太臟了,還是先不要碰婠婠。”

宴辭:“……”

此時林晚意剛好疼得清醒過來,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侷促不安的宴辭。

她眨了眨眼,睫毛上的淚珠跟著輕顫,呢喃道:“我竟然又做夢了……”

宴辭看她呢喃了一句,又昏厥了過去,十分心疼。

東方嫣然知道是不能把人趕出去了,所以立刻吩咐道:“你快些去沐浴更衣,用艾草熏一下再進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