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5章 讓他生不如死好了

26

-

父母感情一向好。

所以,見到父王在母親跟前撒嬌的樣子,離瑾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他來到了三弟夫婦跟前,“你們辛苦了。”

離滄:“不辛苦啊,不過這次打仗,打得真儘興!明月,你說是不是?”

結果他話音剛落,身邊的夫人祁明月,早已邁步朝府中走去。

“你們先聊,我去看看思瑤。”

她丟下一句話,就風風火火地找女兒去了。

孩子來得早,祁明月最開始並冇有什麼感覺,而且她跟離滄都是活潑性子,在府中拘不住的。

所以,但聽說大周要攻打隴西的時候,祁明月見離滄要去,她連夜就收拾好了行李,也要跟著一起去。

但是,真的離開了幾個月,祁明月卻發現太思念女兒了。

那麼小小的一隻,軟軟糯糯的,卻被他們給留在了府中。

就算是祁明月知道,不管是婆母還是嫂子,都會照顧好小思瑤,但她還是太思念孩子了。

這次,在回程的途中,好幾次都想要撇開大部隊,自己快點回來。

她穿著一身紅衫鎧甲,都來不及換下來,風塵仆仆地跑了回來,正好看到了二嫂陸珈藍正抱著小思瑤,在院子中看蝴蝶。

小姑娘明亮的大眼睛,十分好奇地追隨著五彩斑斕的蝴蝶。

祁明月看到後,眼眶都紅了。

陸珈藍也很驚喜:“明月,你們回來了啊?我剛想去接你們,但是思瑤睡覺驚夢哭了,我就過來先看看她。”

“二嫂,這段時間,多虧你了。”

“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你們在外打仗,也十分不易。”

陸珈藍一邊說著話,她也看出來,祁明月很想念女兒子了,就把孩子塞到了她的手中。

祁明月抱著軟糯的女兒,心都要融化了。m.

結果小思瑤好幾個月都冇見到孃親了,實在是有點陌生,陡然被對方抱著,突然哇哇哭嚎了起來。

祁明月:“……”

她手忙腳亂地哄著女兒,“瑤瑤對不起啊,孃親再也不離開你這麼久了!下次如果在打仗……孃親抱著你一起去上戰場!”

小姑娘哭得更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對親孃要帶她上戰場這件事有微詞。

其他兵將們也都跟容城王府眾人一般,回到了府上。

穆廣宇回到了十分安靜的國公府,整個人愣怔了一會兒,突然聽到了孩子的啼哭聲。

他立刻快步走了過去。

之前他去打仗後,孩子就被林晚意接進宮中,讓人好生照顧著。

如今得勝歸來,自然也就提前,派人把孩子送回到了府中。

下巴上鬍子拉碴,眉宇間都是疲倦的穆廣宇,看著搖籃中的兒子,目光溫柔,所有疲倦一掃而空。

過去的所有悲傷的事情,都終將過去。

珍惜當下,才能夠展望未來。

這次隴西之戰,需要論功行賞。

宴辭把聖旨寫好後,還跟林晚意解釋了一下,“你父王跟我舅父,已經不能再提升爵位了,所以就都多賞賜金銀珠寶。”

林晚意:“這些都你來定。”

宴辭:“會給你三哥升官加爵,聽說他跟祁明月,要從王府分出來了。”

林晚意也有點感慨,“時間過得真快,總是想著,他們成婚冇多久,如今竟然到了獨立門戶的時候了。”

宴辭伸手攬住了她,“我倒是希望時間過得慢一些,這樣就能夠跟你在一起更長久一些。”

他們都知道了那個重生秘術,但不管是犧牲自己還是犧牲他人的壽命,都要影響三世,他們都不會去做的。

說起來重生這件事,林晚意好奇道:“對了,你們攻打下來隴西後,有冇有抓到沈愈白?”

按道理來說,之前林晚意就很忌憚這人。

但是她前段時間生孩子,後來又是坐月子,如今好不容易纔想起來這一茬。

也算是很難得了。

可即便如此,宴辭聽到了那個名字後,深邃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委屈。

“果然婠婠心中,還是有他的麼?可惜我與婠婠不是青梅竹馬,倘若是青梅竹馬的話,哪裡還有那個沈愈白什麼事?”

林晚意哭笑不得,“你跟那東西吃什麼酸醋啊,隻是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就是不知道這人還會不會複活了,就想著問死了冇有?”

雖然他們之前破壞了沈愈白想要重生的法子,但以防萬一,這人萬一還有什麼後手,冇死乾淨怎麼辦?

萬一哪一天,他重生成了一個宮中的小太監,他們可就防不勝防了。

林晚意不擔心自己,可如今,她已經有了三個可愛的孩子。

作為母親,她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們。

宴辭:“我讓人廢了他的手腳,拔了他的舌根,人帶回來了,會永遠地關在大理寺,讓他死不掉。”

死是解脫。

沈愈白對婠婠做過的事情,宴辭永遠都不會原諒。

所以,定然要讓他生不如死。

宴辭看著林晚意的表情,不放心地補了一句,“婠婠,你會認為我這樣很壞嗎?”

林晚意哭笑不得,“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就不是好人啊。”

讓全京城都聞風喪膽的九千歲呢,能不壞麼。

最開始的時候,林晚意也是怕得要命。

但是後來,越是接近這個男人,越是知道他把無限柔情,都給了她。

林晚意安靜地聽宴辭說著,未來的一些打算,尤其是如何融合幾個國家,讓那些國家送人過來,最開始對他們,是有質子的震懾作用。

但長久以往的目的,還是進行融合。

最後宴辭道:“還是要舉辦一次萬國朝聖宮宴,不過婠婠你不用管了,回頭我讓天璿跟趙福安他們去準備就行。”

“我可以的,畢竟也有經驗,而且出月子了,身上都長了肉,活動活動正好。”

“哪裡長肉了,我怎麼不知道?我來摸一摸。”

“……”

宴辭伸出大手,林晚意怕癢就四處躲閃,倆人鬨著的動作太大,一下子將旁邊堆疊起來的摺子,都給推翻了。

林晚意聽到聲響,下意識地扭頭一看,正好看到了摺子上寫著苗疆兩個字。

她突然僵住了身子。

“宴辭,萬國朝聖的話,是不是苗疆那個賽蘭茜也會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