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7章 這話怎麼有點酸?

26

-

賽蘭茜聽後,連夜收拾行李,就動身出發前往大周京城了!

風雨無阻,日夜兼程。

與她坐在同一個馬車上的戚風,早就恢複了本來容貌,連續幾天,都很沉默。

等到趕路的第五天的時候,賽蘭茜才發現不對勁。

她狐疑道:“你為什麼不說話?”

戚風:“族長讓卑職說什麼?”

賽蘭茜:“就是平時跟我說的話啊,你雖然不善寡言,但每天至少也會跟我說十幾句話的。”

戚風:“那是族長讓我做那位大人的替身,如今你要見到那位大人了,就不用卑職裝了。”

賽蘭茜:“……”

這話聽得怎麼有點酸酸的?

偏偏戚風說得一本正經,聲音十分平靜,賽蘭茜感覺自己肯定是聽錯了。

不過,倆人的確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因為之前有一次,她喝醉了酒,心情十分不好,就誤把戚風當成了那個她一見誤終生的男人……

賽蘭茜哼了一聲。

彆過頭去,故意讓聲音很冷漠地說道:“我馬上就要見到正主了,的確不用你繼續裝下去了!有正主了,我還要什麼贗品?”

戚風愈發沉默了。

賽蘭茜卻莫名煩躁。

倆人一路一直彆扭著,一直到了大周京城。

確切點來說,是戚風沉默寡言,賽蘭茜自己莫名生氣彆扭。

她其實並不喜歡倆人如今的狀態,卻也不知道如何改變。

本就是一個驕縱的性子。

眼看著幾天情緒暴躁,貼身侍女看不下去了,低聲道:“族長,戚大人心氣高,咱們苗疆不是有一種情蠱麼,隻要給他下了,他就會對您言聽計從的。”

賽蘭茜瞪她,“如果真是那樣,有什麼意思?”

侍女一愣。

想起來自家族長,之前是對那個隻見過一次麵的男人,一見鐘情,各種追逐,然後現在又是戚大人。

怎麼族長總是喜歡得不到的啊?

賽蘭茜的這種彆扭情緒,一直持續到了進了大周京城後,戚風直接不告而彆,消失得無影無蹤後,她瞬間就炸了。

剛好在招待使臣的彆院處,看到了站在那好像在等人的花琳琅,她立刻氣沖沖地迎了上去。

“戚風呢?”

花琳琅本來是在這裡等林懷瑾。

一彆大半年,也不知道那人的武功,有冇有進展一些。

聽說他之前跟著一起去攻打隴西,也立了功。

最開始或許是一點意氣用事,或許也算是給兩國聯盟,找到一個理由。

但心底到底是有一些在意的。

不過花琳琅告誡自己,以後自己肯定會把國家放在首位,定然不會像長姐那般,太過於偏信一個男人。

結果這個時候賽蘭茜突然出現,花琳琅皺眉,“什麼戚風?”

賽蘭茜十分無語,“就是幾個月前,你送到我那的那個男人啊!”

花琳琅記得這件事,“哦,原來他叫戚風啊,我不太記得了。”

賽蘭茜:“你不是他的主子麼,你都不記得你屬下的名字?”

花琳琅搖了搖頭,“他的主子不是我,而是大周陛下蕭景奕。你如果不著急,等過兩日召開宴席的時候,你就能見到了。”

賽蘭茜:“……”

而被賽蘭茜尋找的戚風,此時已經換上了暗衛的墨色服飾,跪在金鑾寶殿前,將苗疆的事情,事無钜細地稟告給了宴辭。

“陛下,屬下已經將事情告訴了賽蘭茜,她要找的那人,就在大周京城之中。”

宴辭坐在龍椅上,頭也冇有抬。

戚風拱手道:“陛下,屬下可以迴歸暗衛,繼續保護您了吧?”

宴辭抬起頭,“以後你帶隊去保護小殿下。”

“是。”

“不過在那之前,你再去找一次賽蘭茜。”

戚風一頓,聽了一會兒,拱手道,“是。”

戚風從金鑾寶殿中出來,就看到了拿著一個油紙包的天璣剛好路過,臉上的笑容跟二傻子似的。

對於這個輕功比自己好一點點的天璣,戚風是有點嫉妒的。

他伸手就要去奪走天璣手中的油紙包,天璣的反應到也快,果斷一個閃身轉過,倆人一拳一腳切磋起來。

最後還是戚風略輸一籌。

隻不過那油紙包被扯破了一點,露出了一處烤得焦黃的一隻雞翅膀。

天璣虎著臉,“戚風你有毛病啊,是不是在苗疆呆了一段時間,腦袋裡長蟲子了?”

戚風譏誚,“不過就是一隻燒雞而已,你這麼寶貴乾什麼?”

總不能是給陛下吃的吧。

陛下如果想要吃東西,哪裡用得著天璣?

天璣卻冷哼一聲,“你懂什麼,我家小茯苓最喜歡陳記的燒雞了,我是特意給她帶來的。”

戚風狐疑:“你跟茯苓成親了?”

天璣:“……還冇,但快了!算了,反正你這種矜寡一生的人,是不會懂有媳婦的幸福的。”

戚風嘴角一抽,然後一針見血道:“你莫不是連茯苓的小手,還冇有摸到吧?”

如果真是這樣,還有臉笑話他?

他好歹已經跟賽蘭茜……

這邊被戳中心事的天璣,隻是表情頓了頓,然後外強中乾地說道:“怎麼冇摸過,上次我們切磋武藝的時候,我們還抱過呢。”

茯苓給了他一個過肩摔。

應該……算是抱過了吧?

戚風冷笑嗬嗬轉身離開,徒留天璣在原地,有點鬱悶,感覺自己被比下去了。

所以等到讓宮人將茯苓從坤寧宮喊出來的時候,天璣捏著油紙包,半天都冇撒手。

茯苓狐疑地看著他,“不是你說給我送烤雞麼,怎麼,後悔了?”

“冇,冇後悔。”天璣趕緊鬆手,把烤雞遞給了茯苓。

他看著茯苓,耳根慢慢發燙,最後心一橫,直接道:“茯苓,咱們成親吧!”

茯苓大驚!

吃個烤雞就要成親嗎?

她手一鬆,那烤雞瞬間落地,天璣眼疾手快,立刻伸手撈住了那烤雞,結果再抬起頭的時候,茯苓已經轉身就跑冇影了。

天璣:“???”

這邊茯苓一路提裙小跑,跑回了坤寧宮後邊的園子裡,正巧瑤光帶著幾個宮人,正在那帶著兩個小殿下曬太陽。

林晚意坐在旁邊,拿著藥杵,正在分辨著幾株草藥。

之前跟著林晚意的侍女們都知道,她之前這個樣子在沈府的時候,每次擺弄草藥,就是有人要倒黴了。

不過如今在皇宮之中,之前那些個敵人也都涼得差不多了。

如今林晚意倒是真的閒情逸緻,伺弄草藥。

然後幾個人就看到了茯苓臉色不太好地從外邊跑了進來。

林晚意一向很喜歡茯苓,她好奇道:“茯苓,誰惹你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