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8章 打是親罵是愛啊

26

-

欺負是不可能欺負的。

茯苓在坤寧宮的一群宮女中,地位極高。

如今就連慈寧宮那邊太皇太後的心腹嬤嬤們,都會給她一些麵子。

茯苓見到林晚意,十分鬱悶地說道:“是天璣!他腦子進水了!”

林晚意知道這對歡喜冤家,十分有趣,淺笑道:“他又怎麼了?”

周圍瑤光銀翹等人也很好奇。

天璣又怎麼把茯苓給得罪了?

茯苓感覺很丟人地說道:“他竟然打算用一隻烤雞做聘禮!娘娘,你說他這般,是不是羞辱我?”

茯苓把剛纔的事情一說。

林晚意嘴角緩緩上揚,努力剋製了一下。

畢竟是跟著自己那麼多年的心腹,不能笑話,絕對不能。

瑤光也感覺很好笑,但她一向冷清,臉上的表情冇有什麼變化。

倒是銀翹忍得好辛苦。

太好笑了,她卻又怕茯苓揍自己,所以忍得眼眶都憋紅了,總算是冇有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誰知道,每個人都在忍,結果是繈褓中的二殿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哈哈笑了起來。

旁邊的小公主昭昭也不太明白,小哥哥為什麼突然笑。

但小孩子之間,高興跟悲傷都是有渲染效果的,既然不明白,那就加入吧。

看著兩個笑得很高興的孩子,林晚意有一點不好意思,她同仇敵愾道:“天璣也太過分了,哪裡有把烤雞做聘禮的!”

“就是!”茯苓超級生氣。

林晚意繼續道:“對了,天璣不是跟著陛下好多年了麼,他親哥天璿自己都能攢那麼多銀子做聘禮,他怎麼就這樣窮?那等你們以後成親了,你還得跟著他吃苦?”

茯苓搖了搖頭,“主子一向對我們大方,當年主子派奴婢去沈家伺候您的時候,還給了奴婢一小匣子金元寶呢。”

她說完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小臉爆紅,連忙否認道:“娘娘,奴婢冇有要跟天璣成親!”

林晚意一愣。

旁邊瑤光冷冷清清地說道:“可上次聽人說,天璣都在想你們以後孩子叫什麼名字了。”

茯苓:“……”

她沉默了片刻,最後低聲道:“娘娘,奴婢跟您告個假。”

林晚意揮揮手,“去吧。”

等到看著一身粉嫩宮裝,怒氣沖沖的茯苓,林晚意扭頭問瑤光,“茯苓跟天璣,誰的武功好?”

瑤光:“天璣。”

林晚意:“那他們倆打架的話,誰會贏?”

瑤光:“茯苓。”

林晚意瞬間明瞭,她轉過頭,看著兩個可愛的孩子。

打是親罵是愛啊。

天璿在外邊開府了,跟夫人紫蘇住在一起,因為府邸很大,所以他給親弟弟天璣留了一個院子住。

雖然這個弟弟成天來無影去無蹤的。

不過這兩日,天璣休息,他看著親哥哥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模樣,酸溜溜地說道:“哥,以後我兒子的武功,肯定比你兒子的武功高!”

天璿冷哼,“等你有兒子了再說。”

天璣今天被戚風諷刺過,被親哥哥懟,他十分不服氣道:“大哥你彆不服氣,我跟茯苓的武功都很好,生出來的孩子,武功肯定比你孩子武功要高!”

天璿冷笑,“你成天說要跟茯苓在一起,怎麼這麼久過去了,她還是冇有嫁給你?”

天璣剛要反唇相譏,突然下人進來稟告說,茯苓姑娘來了。

天璣眼睛一亮,昂著下巴,“哼,看吧,她這就是同意嫁給我了!”

看著得意洋洋離開的天璣,紫蘇在旁邊好奇地問夫君,“這次他們應該好事將近了吧?”

天璿搖了搖頭,“我不太看好我弟的腦子。”

上次也有過這種事情,茯苓主動來找天璣,不過並不是什麼兒女情長的事情,而是切磋武藝。

或者簡單點來說,是茯苓單方麵毆打天璣。

這次亦然。

天璣迎麵走了上來,他臉上笑容璀璨,十分期待地說道:“茯苓,你是專門來找我的嗎?”

茯苓二話不說,一拳砸向他的麵門!

“以後不許再胡說八道,誰說要嫁給你了!”

這一拳被打正了,鼻子都流血了,但天璣卻一臉委屈,“你喜歡我那麼久,不嫁給我,你要嫁給誰?”

“我什麼時候喜歡你了?”茯苓十分無語,“是不是我上次揍你揍得輕了?”

“他們啊……”天璣後知後覺,終於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茯苓從來冇有親口說過喜歡他。

偏偏他卻一直以為,她喜歡他。

被茯苓又揍了幾下後,他都不還手,等到人走遠後,他卻還站在原地。

頭頂的太陽很大,自己站著的地方,留下一小搓陰影。

所以,自始至終,都是他自作多情了?

茯苓氣咻咻地回到了坤寧宮。

林晚意剛好接到訊息,說那賽蘭茜已經進京了,在開宴會之前,會單獨跟賽蘭茜見個麵。

不管如何,這件事是一個隱患,還是要儘快解決了纔是。

宴辭擔心她的安全,就把見麵的地點,定在了皇宮之中,林晚意自然是同意的。

但她還是得做一些準備,畢竟那個賽蘭茜會玩蠱。

瑤光之前一直是保護著孩子們,林晚意就打算讓茯苓到時候跟在自己身邊,本來以為這丫頭去找天璣,還要好久,結果冇過一會兒,就回來了。

十分生氣的模樣。

林晚意好奇:“你們打架,你輸了?”

茯苓搖頭,“贏了。”

林晚意:“……是不是天璣太蠢了,把你給氣到了?”

茯苓鬱悶地點點頭,“他可能是主子的所有心腹之中,最蠢笨的那個了。”

林晚意想起天璣那逆天的輕功,點了點頭。

老天爺一向是公平的。

冇有再提天璣的事情,林晚意交代茯苓後日跟自己去見那個賽蘭茜,茯苓立刻整理好心緒,點頭道:“娘娘您放心吧,奴婢不會讓她傷害到你的。”

林晚意點了點頭,但心情卻又有點惆悵。

誰能夠想到,她身上的風流債不是什麼男子,而是苗疆的聖女啊。

不過很快,她想到了自家的那位陛下,吃醋起來六親不認,就連親兒子的醋都會吃,林晚意突然就釋然了。

幸虧賽蘭茜是女的吧。

不然,想想現在被關在大理寺天牢之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沈愈白。

與此同時,正問戚風不告而彆十分生氣,偏偏還找不到人的賽蘭茜,在傍晚的時候,看到消失了的戚風,去而複返。

她十分傲嬌地冷哼一聲,“怎麼,後悔了,想要回到我身邊了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