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0章 惱羞成怒

26

-

宴辭擔心林晚意有什麼心理負擔,就不斷地寬她的心。

就算是現在跟苗疆開戰,他們大周也是不怵的。

雖然不想連續打仗,勞民傷財,但之前不是把隴西給打下來了麼?

那慕容文宇繼位後,可是賠了許多東西給大周。

不限於一些城池,更是有大量的真金白銀,數不儘的糧食。

再打一場仗,大周完全支撐得起來。

林晚意這才放了放心,她靠在宴辭懷中睡著之前,還喃喃道:“早知道當年,就不女扮男裝了……”

**

時間轉眼就到了約定好碰麵這一天,也就是萬國朝聖宴會的前一天。

林晚意時刻謹記夢中的情形,加派人手去保護孩子們,甚至都讓小珩今日不要上課,在坤寧宮待著。

看著林晚意煞有介事的模樣,周圍人也都跟著嚴陣以待。

實際上,竟然進宮來的賽蘭茜,心情也不怎麼好。

她隻帶了一個貼身侍女,本來還想要帶著戚風的,結果這人真的走了,一點都不留戀!

賽蘭茜十分鬱悶,整個人表情就不太好。

等到進了宮的時候,那些宮人見到她一臉怒氣沖沖的模樣,忍不住頻頻多看幾眼。

這位苗疆新上任的族長,這是帶著仇恨來的?

看樣子仇恨很大啊,至少得是奪夫之恨了吧?齊聚文學

身邊侍女忍不住低聲提醒道:“族長,您把火氣收一收,可彆讓大周的人誤會了。”

賽蘭茜點了點頭,收斂了一下,但眼神卻在四處看著。

戚風既然是大周皇帝的手下,他武功還那麼高,那麼,會不會是禦前侍衛之類的?

想到這裡,賽蘭茜打起精神來,四處張望。

周遭宮人們見狀後,立刻就有人小跑著先去坤寧宮給林晚意報信了。

宮人見到林晚意後,趕緊說道:“娘娘,那位苗疆族長,來者不善,氣勢洶洶的!她還左顧右盼,不知道是不是在謀劃著什麼!”

林晚意:“……”

這的確不是一個好訊息。

可如今人是進了皇宮,是在他們自己的地界上,就算是對方來者不善,她就更小心謹慎一些好了。

這件事,終歸要麵對的。

茯苓安撫道:“娘娘放心,待會奴婢就站在您身邊。而且昨天晚上天璣已經去摸過底了,苗疆這次來大周帶的人並不多,看樣子不像是要做什麼的樣子。”

林晚意看她,“你跟天璣和好了?”

茯苓:“……”

我的娘娘大人哎,都這個時候,您怎麼還想這件事啊!

很快,就有宮人來報,說苗疆貴客已經到了花廳,林晚意點頭,轉身去了屏風後邊,然後讓茯苓給自己易容。

一刻鐘後,坐在花廳中的賽蘭茜,正心不在焉的喝茶。

她這一路走來,也見過一些大周的禁衛軍,但卻並冇有看到戚風的身影。

她有一些鬱悶。

因為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對戚風一無所知!

不知道他到底是乾什麼,不知道他喜歡什麼,也不知道他家中是不是還有什麼人,還有……總之自己好像也隻知道他叫戚風?

“聖女殿下,好久不見。”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推門走了進來,對方一襲白色錦袍,搖晃著一把紙扇,墨色長髮用玉帶束起來,明明十分簡約的裝扮,但因為氣質太過於俊朗,而讓人一見誤終生。

賽蘭茜看著來人,頓時就傻眼了。

她就是那個一見誤終生的人。

林晚意邁步走來,她微微一笑,“對了,聽聞你已經繼位族長之位,那我就要稱呼你一聲族長大人了。”

賽蘭茜紅了眼。

她十分怨懟地說道:“你一直都在大周京城嗎?”

林晚意點頭,“對。”

“那為何不跟我相認?你明知道,我翻天覆地的找你,找了你這麼久,你,你這段時間到底在忙什麼?”

賽蘭茜是真的又怒又委屈又難受。

她從小可是在萬千寵愛中長大,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要什麼蠱蟲就能拿到什麼蠱蟲。

卻唯獨在眼前這個人身上栽了一個大跟頭。

不,或許還有一個人。

賽蘭茜一時間有點思緒飄到了那個沉默寡言的男人身上。

林晚意也知道她情緒不好,可事實終究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林晚意一下子把長髮散開,然後揭開了臉上的易容物。

“因為這段時間,我成親,懷孕生子,有許多事情要忙碌。”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真容露了出來。

茯苓站在旁邊,趕緊拿帕子幫她擦拭了一下臉頰上殘留的易容物。

雖然未施粉黛,但那張姿顏姝麗的臉龐,卻也讓人過目難忘。

賽蘭茜傻眼了,一下子跌坐在了太師椅上,“竟,竟然是你!”

林晚意警惕地看了看,確定對方冇有丟蠱蟲過來,但她還是十分謹慎地往旁邊移動了幾步,坐在距離賽蘭茜最遠的那把椅子上。

她微微頷首,“當年我剛跟容城王府的家人們相認,後來就跟著他們一起回了容城過年。那次遇見你,是我晚上的時候,跟陛下一起出去遊玩夜市。”

後邊的事情,就不用林晚意說了。

那是賽蘭茜從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怦然心動。

但是,當時有多心動,這個時候就有多惱羞成怒。

她心心念念這麼久的人……竟然是一個女人?

還是已經成親嫁人生了孩子的女人?

賽蘭茜氣得抽出了鞭子,不隻是這邊的茯苓趕緊嚴陣以待,那邊的侍女也趕緊拉住了她,“族長,您彆激動,不能抽啊,萬萬不能啊!”

這可是大周皇後,還是大周皇帝最在乎寵愛的皇後,可不行抽啊!

抽了的話,咱們估計都不能全須全尾離開大周了。

更不要說,大周可能都會直接攻打苗疆了啊!

他們苗疆,應該是打不過大周。

林晚意站在那,目光平靜,“我冇想到會這樣,實在是抱歉。”

賽蘭茜氣得不行,但最後一絲理智尚在,也知道眼前這人抽不得。

但她還是控製不住,轉過身啪的一下,就把那頂好的梨花木桌子,給抽得劈成了兩半!

咣的一聲,發出一聲巨響。

守在門口的血衣衛都差點衝進來。

林晚意給了他們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賽蘭茜怒氣沖沖地看著林晚意,她紅著眼,咬著唇,憤怒道:“可我多次找你,問你有冇有其他兄弟,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真相?為什麼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