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3章 你竟然吼我?

26

-

賽蘭茜竟然也被捆著手腳?

確切點來說,賽蘭茜是被五花大綁,嘴還被堵住了。

不管她如何暴躁掙紮,卻都無濟於事,因為捆得特彆嚴實。

反觀林晚意這裡,可能知道她不會武功,也就隻用布條,簡單地綁了她的雙手而已。

“嗚嗚嗚!”

見到林晚意醒來了,賽蘭茜立刻支支吾吾地示意她給自己解綁。

林晚意先是把捆綁住雙手的布條咬開,然後把賽蘭茜嘴上的布給取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記得進宮跟你談事情,結果就暈倒了!”賽蘭茜清醒過來第一件事,還以為自己被大周的人綁架了。

不過一看到大周皇後林晚意也在,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林晚意心想,我還以為你綁架了我。

她給賽蘭茜的手解開後,就發現馬車的簾子都被封死了,剛要去掀開前麵的簾子,就突然看到一柄刀橫了過來。

賽蘭茜眼疾手快,趕緊把林晚意往後拉了一下,那刀卻也削斷了林晚意一縷長髮!

倘若晚一點……

“你有病嗎,出刀乾什麼,萬一傷了對方怎麼辦?國主要的可是活的!”

“我,我這不是擔心她們會跑出來麼。”

最開始說話那人,又嘟囔了一聲,這才掀起簾子,看著馬車內的兩人,當然了,他的手中還拿著刀。

“二位,建議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外邊都是我們的人,你們絕對冇有逃走的可能。”

賽蘭茜還要拚命,她伸手去摸身上的蠱蟲。

徐照見到她的動作,補了一句,“對了,你身上的蠱蟲我們都收走了,還有,我們給你喂下了毒藥,倘若不服用解藥,你不能活著回到苗疆。”

賽蘭茜瞪大了眼,“你們果真是大膽,竟然敢對我們動手!你們知道我是誰麼,你們知道她是誰麼!”

後半句話,說得尤為大聲。

她都不敢把林晚意綁走,主要是懼怕那蕭景奕。齊聚文學

誰想到,這天下竟然真的有瘋子,敢做這件事啊!

徐照點頭,“廢了好大力氣,才把你們從大周皇宮中劫出來,自然知道你們是誰了。我們隻是擄人,所以還請二位合作,否則我們可不保證不會傷到你們。”

“你!”

賽蘭茜氣急了,想要摸鞭子抽人,才發覺自己的鞭子也被拿走了。

這個時候,林晚意卻冷靜地開了口,“西涼好大的野心,這是想要做天下霸主嗎?”

徐照頓時一愣。

賽蘭茜扭頭看林晚意,“你怎麼知道他是西涼人?”

林晚意:“對我們動手的,肯定不會是花事國,也不是苗疆。那麼就剩下西涼跟科勒了。科勒人粗獷,習慣蓄鬍須紮辮子,這是他們的信仰,絕對不會剪掉的。”

賽蘭茜恍然大悟,“那就剩下西涼了,而且西涼人外表長相,跟大周最接近了。哎不是,那你們抓我乾什麼?”

徐照表情複雜。

他們在大周埋伏了幾十年的細作,就等著關鍵時刻來用。

而萬國朝聖的時候,是最容易混進來的時候,他們本來是想要綁架大周的小太子的,可誰想到,那三個孩子都被送到了慈寧宮。

被武力高強的血衣衛保護著,他們根本無法下手。

後來就想到了,抓手無寸鐵的大周皇後,用來威脅蕭景奕,同樣有效果。

至於為什麼抓了賽蘭茜,她是順帶的,當時恰好也在屋裡,又不能殺了,就一起抓了,正好到時候一起跟苗疆談判了。

這次行動,也讓他們之前在大周佈下的眼線細作,幾乎全都折損了,好在人抓到了。

徐照冇有解釋,放下了簾子。

林晚意從縫隙中看到,馬車前前後後,的確圍了幾十個人。

她們兩個肯定無法硬逃,隻能夠智取。

“怎麼辦,怎麼辦啊!啊啊啊,我要氣死了!”

“閉嘴。”林晚意正想著辦法,聽到賽蘭茜在旁邊一直亂叫,煩得不行。

賽蘭茜被嗬斥,頓時一愣,“你,你竟然吼我?”

林晚意無語,“怎麼不能吼你?現在的情形就是我們倆都被綁了,得想個法子解決困境纔是,亂叫冇有任何用!”

賽蘭茜:“你,你不是一直都對我很客氣的嗎?”

林晚意:“對你客氣,那是為了兩國和平考慮,而且你平心而論,你喜歡上了女扮男裝的我這件事,真的怪我嗎?難道不是你自己見色起意?”

“我!”

賽蘭茜啞然。

她刁蠻任性慣了,再加上這次來大周京城見到了林晚意後,她對自己實在是客氣,如今想想,或許對方隻是不想挑起兩國的紛爭。

看到賽蘭茜終於消停了下來,林晚意微微蹙眉。

她失蹤的事情,宴辭肯定已經知道了。

之前的夢境她告訴過宴辭,是賽蘭茜綁架自己,如今……宴辭會怎麼判斷?

也可能會因為她的誤導而猜錯了方向。

看來,自己得想辦法自救了。

絕對要在進入西涼的地界之前,成功逃脫,不能夠成為他們跟大周談判的砝碼!

**

禦書房中靜謐無聲。

宴辭臉色陰沉地坐在太師椅上,底下跪了一片人。

天璿從外邊進來,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茯苓等人,往前一步,拱手道:“陛下,全城已經搜尋過了,不見皇後孃孃的身影。”

宴辭用力地把把手都給捏碎了。

天璿趕緊道:“抓住了那些人,現在都在大理寺讓天樞拷問,很快就會有結果。”

宴辭:“苗疆的那些使臣呢?”

天璿:“他們矢口否認綁架皇後孃娘這件事,他們看樣子也很擔心賽蘭茜。”

跪在地上,手臂以一種奇怪姿勢垂著,一直在流血的茯苓,突然咣噹一聲,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她本來是貼身保護林晚意的。

可是在剛送了茶進去,就看到了賽蘭茜身邊那個貼身侍女,鬼鬼祟祟地出了偏殿,往旁邊走去。

茯苓不想離開林晚意,就告訴了最近的血衣衛,跟上去。

其實也就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等到茯苓返回到偏殿中的時候,見到皇後孃娘已經昏倒在地,屋內好幾個黑衣人,她立刻上前!

但對方人太多了,三下兩下,茯苓就被打得身受重傷,昏死了過去。

瀕臨昏死之前,她用力製造出聲響,引來了宮中的血衣衛跟禁軍。

雙方人打在了一起。

可那些人彷彿知道什麼密道,竟然還是把皇後孃娘給帶走了,隻是一夜間,就消失不見了。

而那些跑不掉的人,竟然都是死士,直接吞毒藥自儘!

得虧天璣等人,動作迅速,將幾個人的下巴卸了,留下了活口。

不然的話,可真的就死無對證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