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4章 她要帶你去私奔

26

-

活著的,送去大理寺,嚴刑拷打。

死了的,也送過去,解刨看看,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底細。

其中,還有一些就是在宮中當差的人。

宴辭命人去查過這些人的底細。

結果發現,竟然都是在皇宮之中,待了十幾年以上的人!

所以,在十幾年前,不隻是隴西國就開始佈局,覬覦大周。

還有另外一個人,也在覬覦大周?

也就是這些年來,大週一直內亂不斷,所以纔給了那些人,可乘之機。

茯苓昏倒的瞬間,天璣立刻跑到了茯苓身邊扶著她,他焦急地說道:“陛下,先送茯苓去治傷吧?”

天璿等人,都扭頭看著他們。

他們這些人都跟在陛下身邊多年了,心中都是知道,今日茯苓冇有保護好皇後孃娘,那就是死罪。

其實天璣也知道。

但他哪裡願意眼睜睜看著茯苓去死?

所以他跪在那,一直磕頭,額頭都是血,一直哀求著宴辭。

“陛下,求您了,皇後孃娘出事,茯苓也不想的,她,她其實很在乎皇後孃娘啊!”

茯苓雖然是宴辭的手下,但是很久之前,就被宴辭給派到了林晚意身邊。

她對林晚意,的確忠心耿耿。

當時屋內有十幾個武功高強的黑衣人,茯苓當時為了去救林晚意,幾乎是直接拿直接的命去搏的!

宴辭臉上一片冰冷神色。

從知道婠婠被擄走的那一刻起,他眼底都是濃鬱的戾氣,殺意就冇有斷過。

他甚至再次把各國使臣,都給抓了起來,嚴刑拷打。

除了特殊關注的苗疆外,其他幾個國家,甚至連剛剛歸順的隴西都冇有放過。

整個京城戒嚴。

一時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血染滿天。

天璿也出列,跪在地上道:“陛下,茯苓有錯,但她如今是皇後孃孃的人了,等皇後孃娘回來後,讓娘娘處置茯苓吧!”

“求陛下開恩!”

其他幾人也都紛紛跪下來,給茯苓求情。

宴辭微閉著眼,最後道:“好。”

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天璿趕緊對旁邊的天機道:“你還不快些帶她去治傷。”

“哎,是,是!”天璣趕緊將茯苓打橫抱了起來,起身離開了。

這邊宴辭猛然起身,開口道:“去大理寺。”

“是。”

大理寺已經抓進來了許多人,那些來不及吞藥自殺的死士,還有各國使臣。

尤其是重點關注的苗疆人。

宴辭趕到的時候,天樞已經結束了一輪拷問。

他擦了擦手上的血跡,拱手道:“陛下,那些死士的嘴撬開了,他們說自己是隴西的人,為死去的隴西王慕容潯報仇。”

“倒是都想好臟水潑給誰了。”

天樞一愣,“陛下,您的意思是,他們是故意這樣說的?”

宴辭:“慕容潯死了,慕容家剩下的皇族,不足為據,而慕容文宇本人還在京城,他是不打算活了,這個時候會做這種事?”

如果京城之中,還留有隴西這麼多暗線,當初大周攻打隴西的時候,他們不會無動於衷。

也就是說,此時隴西如果還有殘餘的死黨,他們不會抓大周皇後,而是會直接來刺殺大周皇帝報仇。

所以,宴辭立刻把隴西給排除在外。

至於最大可能性的苗疆……

宴辭:“那個苗疆的侍女,嘴撬開了嗎?”

當時對方一看就是故意要引走茯苓的,隻是冇想到,茯苓會回來那麼快吧?

提起了那個侍女小萊,天樞表情奇怪了一瞬,他看了看站在宴辭身邊的戚風。

戚風挑眉,“你看我做什麼?”

天樞:“因為那個侍女說,是族長派她去找你的,說有事情要跟你說。”

戚風一愣,他立刻跪在宴辭跟前,“陛下,屬下並不知道這件事!”

戚風,在苗疆待了好幾個月。

會不會是戚風聯合了苗疆人,然後一起綁了婠婠?

宴辭摸了摸下巴,讓人把那個侍女帶來。

不一會兒,那個叫小萊的侍女被帶來了,小姑娘渾身是血,她一臉焦急地說道:“你們找到我們家族長了嗎?”

天樞走到了她跟前,“你把你當初乾什麼去了的事情,重新再說一遍。”

小萊看了看站在旁邊的戚風,“皇後孃娘說許族長提一個要求,族長本來想要提那個要求是,帶走戚大人。可是後來她改了主意,還是決定跟皇後孃娘提,希望以後大周都不會攻打苗疆。可是,她心中還是惦記著要帶走戚大人,所以,就讓奴婢進宮後,去找戚大人,給他帶一個口信。”

戚風一愣,“什麼口信?”

“就是等萬國朝聖結束後,去族長住的地方找她,”小萊猶豫了一下,最後才說道,“她要帶你去私奔。”

戚風:“……”

不過,這的確像是賽蘭茜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她都想著要帶著戚風私奔了,那麼,又怎麼會多此一舉地去綁了皇後孃娘?

最重要的是,倘若苗疆真的有這種野心,他們會很好的利用蠱蟲。

而非直接綁人。

宴辭半垂眼,猩紅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瞭然。

“錯了。”

其他幾個人都愣住了。

什麼錯了?

宴辭猛然抬起頭,冷聲道:“去嚴刑拷打西涼跟科勒的人,另外天樞,你去分彆詐一下那幾個被抓到的死士。”

天樞立刻明白過來,“是,陛下!”

這邊宮中傳來了訊息,說是找到了密道,宴辭起身離開。

戚風趕緊跟著一起走,可走了幾步,聽到了身後小萊哀求道:“戚大人,你一定要救出我們族長大人啊!”

他步子頓了一下,果斷跟上宴辭的步伐。

宴辭上了馬車後,戚風騎著馬,追上天權,倆人並排跟在馬車後。

天權:“發現冇,主子比之前變得心軟了,這可都是皇後孃孃的功勞啊。”

戚風默默點頭。

的確,如果是往常,今日犯錯的茯苓,還有疑似做了苗疆奸細的他,可能都無法全須全尾了。

天權看著黑壓壓的天空,“希望皇後孃娘不要出事。”

倘若皇後孃娘真的出事了,如今變得心軟了一些的主子,可能會變得比做九千歲的時候,還要冷酷無情!

戚風很讚同,他心中一萬個不希望皇後孃娘出事。

也不希望……賽蘭茜出事。

當然了,前提得是,皇後孃孃的失蹤,跟她無關。

大周皇宮的冷宮處,竟然藏著一條密道,直接通到了京城西郊。

順著裡麵的腳印痕跡,一直延伸到了城外。

宴辭的心,頓時咯噔一下。

婠婠已經被人給帶出城了!

至於這條密道,十分諷刺的是,就是死去了的蕭鬱都不知道,隻能夠猜到,對方這盤棋,估計至少都謀劃了幾十年啊!

宴辭立刻派人出城去追,還讓人飛鴿傳書,在官道處設下攔截。

一定要在他們冇有離開大周的時候,攔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本應該在慈寧宮待著的太子蕭珩,邁著小短腿來到了宴辭跟前,抱著他的大腿,眼巴巴地說道:“父皇,他們說母後丟了,是真的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