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5章 紮你

26

-

婠婠被抓這件事,根本冇有辦法隱瞞下來。

幾乎在知道出事的那一刻,宴辭已經命人整個皇宮搜尋了。

同時,也在整個京城進行搜查。

慈寧宮中自然也是得了訊息。

另外兩個孩子還太小,不知道他們的母親失蹤了,但小珩卻已經早熟懂事了。

更不要說,比起過於嚴肅嚴苛還從小就讓他穿小裙子的父皇,小珩更親近母後一些。

看著眼圈紅紅的大兒子,宴辭伸出大手,把兒子抱了起來,放在腿上。

“你母後很快就會回來的。”

宴辭這樣說著,不知道是在安慰兒子,還是在安慰自己。

**

因為擔心被暴露出來,所以西涼人這邊,決定分頭行動。

畢竟這麼多的人,容易被髮現。

可是賽蘭茜聽說自己要被跟林晚意分開,她就抱著林晚意,死活不願意。

“你如果要分開我們,我當場就死給你們看!到時候你們掂量掂量,我父親會帶著苗疆所有人,給你們西涼每個人都喂一隻毒蠱!”

徐照:“……”

在賽蘭茜的鬨騰下,他們冇有辦法,暫時不能把倆人分開。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就將陸路改成了水路逃走。

倆人被送上船,在單獨的船艙中,林晚意有點奇怪地看著賽蘭茜,“你為什麼一定要跟我在一起?”

賽蘭茜傲嬌道:“其一當然是兩個人在一起,獲救的機會就會更大一些。比如大周人來救你,肯定也可以順便救了我吧。最重要的是,你手無寸鐵的樣子,如果他們中途有人欺負你怎麼辦?”

賽蘭茜自認自己是可以保護林晚意的。

雖然對方有保護自己的心,讓林晚意很感動,但她還是友情提示道:“可你不是中了毒嗎?那毒叫落回,會讓人日漸乏力,最後神誌不清,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有機會逃跑,你可能會變成我的拖累。”齊聚文學

賽蘭茜:“……”

因為賽蘭茜善用蠱蟲,而且還會一些武功,所以西涼的人給她餵了毒藥。

至於林晚意,在西涼的人看來,大周這位皇後完全就是一個弱女子,所以根本就冇有給她喂毒藥。

林晚意轉過身,看著窗外的景色,上下搖晃。

她突然開口道:“賽蘭茜,你會鳧水嗎?”

賽蘭茜:“當然了!不過,如今我們在江的最中央,現在的江水也很涼,你確定咱們要鳧水逃走嗎?”

對方人多,幾乎會在她們逃走的瞬間,就會被髮現了。

這條路行不通的!

最後,賽蘭茜不太好意思地說道:“而且,我現在力氣大不如前,可能遊不遠,就會淹死了。”

比起被淹死,那她還不如繼續在西涼人手中苟著了。

林晚意道:“所以我們要等待時機。”

如果一直走水路,那麼他們肯定就會等到那個時機。

賽蘭茜這個時候發現,自己竟然會成為拖後腿的那個,情緒十分低落,恐怕大小姐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嫌棄。

就在這個時候,林晚意猛然一把把她頭上的一支朱釵給拔了下來。

賽蘭茜大驚,“你要乾什麼?”

“這個不行,有點粗,你身上飾品多,有冇有細一些的那種針?”

“有。”賽蘭茜從腳踝上,把那一串鈴鐺解了下來,去掉了鈴鐺,然後從中間抽出來一根銀絲。“這種可以嗎?”

“可以。”林晚意接了過來,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尖端,發現並不尖銳,左右看了看,發現中午給她們送來的水碗底部,十分粗糙,就磨了起來。

賽蘭茜好奇地湊過來,“你還冇說,你要用這個東西乾什麼呢。”

林晚意頭也不抬,“紮你。”

賽蘭茜:“!!!!!!”

她趕緊後退了半步,一臉警惕地道:“林晚意,如今咱們倆可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得互助,可不能起內訌啊!”

“你緊張什麼,我就是給你放一點血。”

“放我血乾什麼?!”賽蘭茜又緊張得後退半步。

林晚意並冇有去看她那些小動作,而是認認真真地磨著那根銀絲,認真道:“紮你的穴位,讓落回的毒發作得慢一些,然後再根據毒遊走到哪裡了,放血緩解毒發效果。”

落回這種毒,雖然很霸道,但解藥並不是很難配。

恰好當年宴辭送給林晚意的萬毒明譜中,就有這種毒藥的配置跟解藥的配置。

隻不過眼下手頭上冇有藥,配不出來解藥,隻能夠用這個法子緩解。

減輕賽蘭茜的症狀,這樣逃走的時候,也會讓西涼的人,出其不意。

賽蘭茜愣住了,隨後她恍然大悟道:“對哦,你懂醫術!”

她的聲音很大。

林晚意趕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你是想要讓他們也給我喂點毒藥嗎?還是你想,到時候逃走的時候,你拖我後腿?”

賽蘭茜立刻捂住了嘴,眸子發亮地看著林晚意,用氣音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小點聲的!”

果然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一道聲音,兩個人都不再出聲。

賽蘭茜更是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門口,確定門口冇有偷聽的,這才鬆了一口氣。

林晚意繼續去磨那個銀絲的尖端部分。

能夠緩解毒性,讓賽蘭茜的武功恢複一些,也有助於他們到時候逃走。

賽蘭茜這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林晚意記得戚風對她的評價,那就是在大事情上,絕對不會含糊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林晚意感覺有一道炙熱的眼神,一直落在自己身上,讓她頭皮發麻。

抬起頭,發現賽蘭茜眸子發亮地看著自己。

林晚意:“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賽蘭茜:“感覺你好像一點都不怕眼下的境況,臨危不懼,明明連武功都不會,卻能夠冷靜地想辦法去麵對,找逃走的方法。林晚意,你可真厲害啊!”

林晚意笑了笑,冇有說話。

賽蘭茜十分遺憾地說道:“你怎麼就是一個女人呢?倘若你是一個男人的話,我肯定不會放棄你的!說什麼,都要把你拐回苗疆去做夫君啊!”

林晚意:“……”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