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6章 是不是有點太興師動眾了?

26

-

“拐我回去做夫君?那戚風怎麼辦?”

賽蘭茜臉上的笑容,猛然頓住。

她突然衝到了林晚意跟前,十分緊張地說道:“你為什麼這麼問,誰告訴你的,你都知道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傳來聲響。

倆人同時禁聲。

不一會兒,徐照端了一些吃的東西進來。

他看著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點奇怪,“你們倆該不是要打起來了吧?”

他的目光,下意識地落在了賽蘭茜身上。

好像是立刻在琢磨,要不要再把她給綁起來。

賽蘭茜頓時十分緊張道,“哪有,我們纔沒有打起來,她弱不禁風的樣子,我哪裡敢打她啊。”

林晚意已經不動聲色地把那根銀絲藏了起來。

徐照:“那你們剛纔在談什麼,氣氛那麼奇怪?”

看樣子是打破砂鍋問到底了?

林晚意平靜道:“我們在聊一個男人,賽蘭茜對美男一向有興趣,這件事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賽蘭茜會意,立刻應了一聲,“對!就是在說男人。不過你們西涼這幾個人,都長得太醜了,還不如大周皇宮中的禁軍長得好看呢!”

徐照:“……”

反正想著,這兩個女人也翻不出什麼花兒來,放下手中的吃食,轉身就出去了。

林晚意先用那個打磨的銀針試了試,確定飯菜中冇有毒,纔開始吃。

賽蘭茜一向挑食,不太樂意吃這些東西,她無語道:“林晚意,你可是大周皇後啊,身份尊貴,怎麼連鹹菜都能吃?還有這饃,硬得都硌牙啊!”

林晚意:“能吃就行,我們得有體力,這樣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纔有力氣逃走。”

至於吃什麼東西,在生死麪前,這都不算什麼了。

想起來上一世,她被拔了舌根,斷了雙腿,到後來都是紫蘇哭著給喂她喂粥的。

那個時候她的求生欲還很強,心中想著,就是為了紫蘇,自己也得活下去。

可是後來,就連紫蘇也被沈愈白他們給害死了……

想想那個時候的慘像,如今雖然是階下囚,但自己雙手雙腳健全,有飯有菜,已經比上一世好了太多了。

為什麼要放棄?

賽蘭茜又發現了林晚意一個優點!

她啃著冷硬的饅頭,再次鬱悶地感慨,這林晚意怎麼就不是男的呢?

這邊林晚意在專心致誌地找機會想辦法逃走,而大周這邊,第三波人已經動身出發。

宴辭已經讓人,盯緊了從大周到西涼的那幾個要道攔截,甚至水路上,也設下了關卡。

除非是西涼的人會飛,不然,他們肯定不能帶走婠婠!

已經連續派了兩撥人出去,他依舊不放心。

打算親自去。

這可跟禦駕親征不一樣,所以當宴辭在金鑾寶殿上宣佈,接下來要休朝,眾位大臣就都知道他們這位陛下要做什麼了。

“陛下,萬萬不可啊!萬一這就是他們的聲東擊西之計呢?”

“是啊,陛下,他們的目標或許本來就不是皇後孃娘,而是您啊!”

其實這樣的可能性極大。

畢竟如今眼看著大周越來越強大,想要奪取霸主地位,就得趁著對方冇有徹底成長起來的時候。

他們擄走了皇後孃娘,肯定是知道陛下對皇後孃娘,深情一片。

在陛下追擊出去,打算救皇後孃孃的時候,他們就會孤注一擲的刺殺!

宴辭臉色冷冰冰地坐在金色龍椅寶座上,語氣更加森冷,“朕這不是問你們的意見,這是通知你們!”

眾位大臣:“……”

差點忘記了,他們家這位陛下,品性有多暴戾獨斷。

一向說一不二。

而且為了皇後孃娘,那是什麼事都能夠做出來!

可是他們還是擔心,雖然儲君已立,但是剛打敗了隴西,還未平穩下來,這個緊要關頭,陛下萬萬不能出事啊!

倘若出事了,恐怕其他那些國家,更是心思活躍了起來。

但他們又不敢勸陛下啊。

所以眾位大臣的目光,都求助般地落在了陸老太傅身上。

陸老太傅自然也認為,陛下這個時候出去,實在是太冒險了,正在醞釀著話。

結果他還冇開口,宴辭卻先開了口。

他對站在下首的離瑾問道:“離瑾,你認為朕該不該親自出去找婠婠?”

陸老太傅一噎,打好了草稿的一席話,都憋了回去,也眼巴巴地看向了離瑾。

至於其他大臣們,則是表情精彩紛呈。

那可是皇後孃孃的親哥哥,陛下問皇後孃孃的親哥哥,這是什麼意思啊?

果然,離瑾點了點頭,“應該去。”

宴辭嘴角一揚,“那朝中之事,就拜托你跟陸太傅了,到時候如果有突發事情,朕會留下天璿幫你們處理。”

“是,陛下。”離瑾恭敬拱手,他開口道:“雖然容城距離遠一些,不過倒時候可以讓離滄帶人去那邊,倘若他們繞路走,就可以及時把人給攔下來。”

誰不知道容城軍,之前一起攻打隴西的時候,現在纔剛回去啊。

估計容城軍炕頭都冇有睡熱乎了,就要重新出發,去營救皇後孃娘?

大臣們議論紛紛,“這樣是不是有點太興師動眾了?”

離瑾冷眼瞥向了那個大臣說道:“我們容城王府一向這樣,最在乎家人,為了守護家人,做什麼都不算是興師動眾。如今婠婠失蹤,整個容城王府,容城軍,還有整個藥穀,都是她的後盾!”

那個大臣閉嘴了。

畢竟普天之下,也就容城王府的人,敢如此囂張的說。

而還有大臣,試圖把眼神遞給了陸老太傅,希望他老人家可以說點什麼,讓陛下改變主意。

結果陸老太傅在離瑾說了那句,為了守護家人,做什麼都不算是興師動眾後,就已經後退了半步,不打算出頭了。

嗯,因為他家珈藍對容城王府來說,如今也是家人了。

這次出事的是皇後孃娘,倘若是珈藍的話,容城王府也會這般維護,那他作為珈藍的家人,還有什麼資格阻攔呢?

實際上,宴辭之所以剛纔問了離瑾,就是為了堵住陸太傅的嘴。

見陸老太傅不敢出頭了,其他人也就都冇有了聲響。

宴辭大手一揮,起身離開。

趙福安雙手攏著,高聲唱道:“退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