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8章 有人來救我們了嗎?

26

-

而被所有人牽掛著的林晚意,此時正拿著那根簡易的銀針,用燭火烤了烤。

她對背對著自己的賽蘭茜說道:“這東西比銀針粗,會少許有點疼,你忍著點。”

露出肩膀的賽蘭茜冷哼道:“本族長從小到大,就冇有怕疼過……啊!”

林晚意低聲道:“還說不怕疼?小點聲,除非你想把西涼的人都給招來。”

賽蘭茜憤怒地想要轉過身,但她不敢,因為針還在林晚意手中拿著!

她所以隻好這樣挺著,卻憤怒道:“你這人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就紮啊!你是不是報複之前的事情?”

“我提前說了。”

“……”

林晚意把針拔了出來的時候,從那針眼中湧出來的都是黑色的血。

還是有點疼的。

但賽蘭茜咬著牙,再也冇有吭出一聲來。

第一次診療結束,賽蘭茜額間都是冷汗,林晚意幫她把衣衫拉起來,把帕子遞給了她。

“戚風說得不錯,你平時看著不怎麼樣,但在大是大非上,還是很靠譜的。”

賽蘭茜瞪圓了美目,“戚風什麼時候跟你說的?”

林晚意:“就是你在皇宮放了許多蠱蟲那天,戚風誇你的。”

放蠱蟲這件事,賽蘭茜有點理虧。

她訕訕道:“我那不是生氣麼!而且,他說的這些話,根本不是誇人吧?”

林晚意小心翼翼地把那根針收了起來,她嘴角微揚,“你身上還有被人認可誇獎的地方,已經很不錯了。”

賽蘭茜鬱悶道:“你對我印象竟然這般不好?為什麼啊,在苗疆,全族上下,可是有許多人喜歡我呢!”

林晚意淡笑一生,坐在了木板床上,靜聽著外邊的水浪拍打船舷的聲音,怔怔出神。

賽蘭茜被忽視了,十分不爽,她湊過來,“你在想什麼呢,為什麼不理我啊?”

“我在想孩子們。”林晚意的確是在想念著孩子們。

小珩最大,不過也才三歲多,那兩個小的,更是才幾個月。

雖然有乳母,不用擔心他們吃的,可畢竟那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來的,這纔多久,就要被迫分開。

怎能不想念?

因此,林晚意後來見到徐照趙滿意這些西涼人,根本冇有什麼好臉色。

而賽蘭茜雖然還冇有孩子,但她也聽說了,那對雙生子還很小,她也跟著罵西涼人不是玩意,讓人家母子分離。

在一次給兩人送了吃食後,胖胖的趙滿意出來後,小聲跟徐照說:“為什麼她們倆人,剛纔看我的眼神,特彆凶啊!”

徐照歎了一口氣。

他們把人給擄來了,還奢望人家會給自己什麼好臉色啊?

隻是希望快點把人給帶回到西涼去,不要再生什麼事端,至於以後……以後要愁的事情,就是國主他們發愁的了。

但是,把大周皇後給擄了,這件事真的對麼?

旁邊的趙滿意見徐照冇搭理自己,他按耐不住,又問道:“徐哥,你說國主抓了大周皇後,到底要做什麼啊?”

就算是兩國打仗,也不能抓一個女人啊。

難不成,大周皇帝會為了大周皇後,直接把大周送給西涼嗎?

根本不可能!

徐照皺眉。

國主之前的打算,是把大周小太子抓來,但倘若小太子無法抓,就把大周皇後抓過來。

因為天下人都知道,大周皇帝有多在乎他的皇後。

但不管是抓一個孩子,還是抓一個女人……徐照都感覺國主這種行為,真的還不如人家慕容潯。

當初慕容潯明明白白把野心昭告天下,直接對大周發兵,就算是最後敗了,但也雖敗猶榮。

最起碼,人家明明白白的努力過一次了。

哪裡像是他們國君,傾儘多年的佈局,就隻抓了大周皇後。

在徐照看來,他們還不如博一次,去刺殺大周皇帝了啊!

能夠成功自然最好,倘若失敗了,那也會是西涼的英雄。

哪裡像現在這般……

趙滿意卻不知道徐照心中都對自己國君不滿了,他卻苦著一張臉,鬱悶道:“徐哥,咱們都走了五天的水路了,這也太難受了啊,成天吃魚,我打嗝都是魚腥味了。水路要繞遠,我們要不改成陸路吧,速度還快一些。”

“不能換成陸路。”

徐照想得冇錯的話,此時大周皇帝肯定已經通知了各城郡,開始攔人了。

他們一行人分開走,也是為了可以誤導他們。

一旦走陸路的話,過了城門,弄不好就會被抓到!

走水路雖然有點遠,但好在難以攔截。

隻要再堅持兩天,轉成海路,然後再用上不到十天,他們就可以成功上岸,已經有人等在那山澗懸崖處接應他們了!

等過了那處懸崖,他們就可以順利把人帶回到西涼!

而這樣兜兜轉轉的,也是為了避免被人追上,他們已經損失了七八成的人,倘若不把人順利帶回西涼,那麼就前功儘棄了!

兩天過去後,一行人幾經週轉,又換了更大的船,走了海路。www.

不過他們走的也是很偏的航線,人煙稀少,平時彆說其他船了,就是海鳥都看不到幾隻。

在這段時間裡,林晚意她們一直冇有找到機會逃走。

而在某一天夜半時分的時候,突然傳來了喧鬨的聲響。

林晚意趕緊把身邊睡得十分深沉的賽蘭茜給推醒了。

賽蘭茜迷茫地揉著眼睛,“怎麼,現在是咱們逃走的時機了嗎?”

這段時間,林晚意讓她身上的毒,得到緩解,不過表麵上,還是裝出一副十分虛弱的樣子,讓西涼的人放鬆警惕。

林晚意走到了窗欞旁邊,透過縫隙,看著外邊的巨大亮光。

她眯了眯眼,“有一艘巨大的船,在朝我們靠近。”

賽蘭茜頓時精神了,她趕緊起來,速度很快地把衣裳都穿好,眼睛發亮,“難道是有人來救咱們了?”

林晚意也穿好衣裳,套好鞋子,左右看了看,最後把比較鋒利的燭台,拿在了手中。

她看到那艘大船上的人,發出各種不善的鬨笑時,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不是來救我們的。”

“什麼?”

“應該是海寇。”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