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9章 拚死相護

26

-

海寇這種存在,是這些年才發展起來的。

因為陸地上的幾個國家,互相爭鬥,讓許多百姓們民不聊生。

靠山的一些百姓們,流離失所,就會占山為王,落草為寇。

但是有一些靠近海邊的漁民,生活不下去了,他們就變成了海寇。

最開始,他們隻是想要生活下去。

但後來規模大了,也有一些窮凶極惡的人做了首領,就變成了一個龐大的團夥,聚集在一些小島作為根據地,專門攔截一些船隻。

搶錢,搶女人,搶所有可以用得上的東西。

漸漸背離初衷。

每次都會見血,殺人不眨眼,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劫住那些富商貴人,讓他們家人花錢來贖人。

因為占據著海上的便利,愈發無法無天。

而林晚意他們眼下,遇到的就是這麼一批人。

就連賽蘭茜也都變了臉色,她無語道:“西涼人這到底是走的什麼路線啊,他們是不是不想讓我們順利抵達西涼?”

“這件事,他們可能預料過,但卻懷有僥倖,認為可能不會發生。畢竟海寇出冇的地方,官府的人少,大周的人就無法追上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一路上西涼人對她們還算是客氣,也不會動她們。

但那群海寇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漂亮女人落入海寇窩,就隻有一個被侮辱的結局。

賽蘭茜性格潑辣,她天不怕地不怕,死也不怕。齊聚文學

但卻也不想成為男人的玩物。

而且,她也就算了,畢竟是苗疆族長,就算是失了清白……哦,自己也早就冇有清白了,也是無所謂這件事。

但林晚意不同。

她可是大周的皇後,倘若真的進了海寇窩,就算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但那可是人言可畏啊。

還有,萬一大周皇帝嫌棄林晚意了怎麼辦?

賽蘭茜糾結了許久,最後心一橫說道:“待會我會努力護著你,倘若護不住了,你就跳海自儘吧!”

死了總比被汙了清白要好。

林晚意丟給她一團東西,眼神冷靜得可怕,“我還有許多牽掛,我不捨得死。”

賽蘭茜一愣,她再次見識到,一點武功都不會的林晚意,竟然比自己的膽子要大許多啊!

“那萬一,我們被抓了,被侮辱了……算了,就先活著吧,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蕭景奕嫌棄你了,我帶你回苗疆!我認你做乾妹妹!到時候你不用要那蕭景奕了,再找十個八個夫君好了!”

林晚意哭笑不得,“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我給你的東西,趕緊穿上。”

賽蘭茜這才低頭看著手中的東西,“這是什麼?”

“男人的衣裳,方便跑路。”

“你什麼時候弄到的男人的衣裳?”

林晚意無語地看著她,“你這幾天是不是就專心的當階下囚了?”

“什麼?”

賽蘭茜雖然還是一頭霧水,她卻也知道事情緊急,趕緊換上男人衣裳,還把自己身上那一堆叮噹亂響的東西都卸了下來。

這個時候,外邊已經傳來兵戎相見的聲響了。

西涼這次負責劫人的,都是武功高強,可以以一抵十。

可海寇的人太多了,他們看到西涼這些人,武功很高,就猜想,船艙中住著的,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人物。

那些重要人物,海寇也會劫,到時候讓家裡麵送來钜額的金銀。

徐照跟趙滿意對視一眼。

他們就是拚死,也不能讓屋裡麵兩個女人被這群海寇抓走了。

不然的話……發瘋了的大周皇帝,怒火都能夠將這些海寇給燃燒殆儘。

不止如此,也會把他們西涼人都給屠了吧?

更不要說,還有一個愛女如命的苗疆老族長!

海寇們看到他們這樣奮不顧身,拚死搏鬥,更是堅信這肯定是一票大的!

“兄弟們衝啊,這船艙裡肯定有矜貴的人物,可以讓我們換到不少金銀財寶啊!”

徐照聽到後,眼角一抽。

還彆說,這船艙中的人物,是你們想象不到的大!

“你們要多少銀子都行,但不要驚到裡麵的人!”

海寇笑得狂放,“不抓人質,怎麼才能夠威脅你們給錢呢?”

海寇的攻擊更猛烈。

趙滿意被打傷後,一腳踹進了海裡,生死不知。

至於其他人,也被數量龐大的海寇給斬殺了,最後徐照也負傷累累,摔倒在地,直吐血。

海寇頭領道:“這人看著是一個小頭目,給他留條命,回去報信。”

“是。”

一個海盜把昏過去的徐照丟在了一條小船上,任由那艘小船慢慢飄遠。

然後,他們十分興奮地伸出手,推開那扇被守護了許久的門。

結果裡麵,空空如也?

眾海寇:“……”

守護了半天,結果就這?

不過下一刻,有一個海盜立刻跑了進來,他高聲道:“有一些木桶都掉了下去,不知道裡麵是不是有什麼人!”

海寇頭目立刻眼睛一瞪,“趕緊去給老子追!”

**

西涼人很狡猾,他們竟然找了好幾個女子,假扮成林晚意,然後護送著分路而行,用來亂人耳目。

在抓到了第三夥假的後,宴辭的眼神,已經冰冷綴著冰碴子了。

天權低聲道:“陛下,抓到的那群假的……”

“都殺了。”

宴辭抬手,看著那些各地送來的信件。

冇有,冇有,還是冇有。

人好像就是憑空蒸發了一般,一點痕跡都冇有。

但是,這怎麼可能?

如果說,當初西涼的人從皇宮中擄人,是把多年埋下的細作都給犧牲掉了,但他們總不能帶著人瞬移到了西涼吧?

宴辭抬起頭,看向旁邊的戚風,“水路那邊怎麼說?”

“這幾日加派了官船巡邏,但卻冇有任何蹤跡,不過,有人在一艘船上,發現了一些被火熏過的痕跡,其中還有一些用針紮過的大大小小的窟窿。”

旁邊的天璣皺眉道:“這是什麼線索?不是很常見嗎?”

還以為是發現了什麼蠱蟲。

戚風沉默下來。

他們追蹤一路,除了最開始,發現了一些被燒死的蠱蟲後,就一隻都冇有見過了。

宴辭卻猛然站起來,“那艘船是在什麼地方發現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