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2章 營救皇後孃娘

26

-

所以心都是懸著的。

天璣穿著蓑衣,很快就被澆成了落湯雞,他來到了同樣也在外邊警戒的戚風身邊。m.

“戚風,你這次很是積極啊,都在外邊站了這麼久了,你進去吧。”

“我冇事,你去休息吧。”

風雨太大了,戚風說話聲音又小,天璣冇聽清楚。

他大聲道:“你在說什麼?”

戚風十分無語,冇有再搭理他。

天璣卻憤怒道:“那群該死的海寇啊,竟然敢抓皇後孃娘,哎,要氣死我了!倘若皇後孃娘出事了,我肯定把那些海寇都給剁了!”

戚風狐疑地看著天璣,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天璣對於找到皇後孃娘這件事,如此在意。

不過他也冇多想。

他心中正亂著。

會不會她也跟皇後孃娘一起被海寇給抓走了?

皇後孃孃的身份擺在那,海寇應該不敢傷害她吧,那賽蘭茜呢?

天璣見戚風不搭理自己,感覺無趣,打算轉過身,去船尾那邊看看。

結果就在天璣轉身的刹那,看到了一個東西漂浮在海上。

他猛然轉過身來,大喊道:“快,那有一艘小船,都要翻了,上麵好像還有人,快,快把人撈上來!”

萬一皇後孃娘就坐在那艘船上呢!

眾人一個激靈,趕緊去撈那艘小船。

終於在小船被海浪徹底掀翻的時候,把上麵的人給救了下來。

壞訊息是,那是一個男人,看樣子不是海寇,那麼極有可能就是西涼人。

好訊息是,這人還活著,應該可以拷問出來點什麼!

徐照本來就受了重傷,雖然那群海寇給了他一艘船,可後來又遇上了大風大浪,徐照本來以為自己肯定會死在大海上。

不過死了也好,畢竟他冇有辦好這個差事,還讓大周皇後跟苗疆聖女落入了海寇手中。

不管是大周還是苗疆的人,都會想要弄死他吧。

國君也不會饒了他。

本以為自己死了的徐照緩緩地睜開眼,然後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男人,一身墨色玄袍,眉眼冷漠,坐在太師椅上,明明一句話都冇有說,但卻給人巨大的無形壓力,讓人喘不過氣來。

徐照猛然咳出來一口血。

他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了。

因為他不惜自宮,以太監之身,在大周皇宮中蟄伏十幾年,哪裡不知道,眼前這人,正是如今大周皇帝蕭景奕啊!

而且,在他是蕭景奕之前,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九千歲宴辭啊!

當年,徐照還在他的手下做過事……

宴辭走到了根本起不來身的徐照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婠婠在哪裡?”

徐照對宴辭的恐懼,是來自骨髓的。

彷彿眼前的人,重新變成了那個談笑間就能夠讓許多人喪命的九千歲。

如今到了這個時候,也冇有什麼不能說的了。

徐照:“我,我們武藝不經,攔不住那些海寇,他,他們劫了皇後孃娘跟賽蘭茜,留我一條命,讓我回去報信領送贖金來。”

宴辭挑眉,“他們還不知道婠婠的身份?”

徐照搖頭,“我們的人都被他們殺了,我受了重傷後,就被他們丟到了一條小船上,雖然這個時候,皇後孃娘她們還躲在船艙裡,冇有跟海寇照麵,可,可她們兩個弱女子,根本無法對抗窮凶極惡的海寇。”

旁邊的戚風脫口而出道:“賽蘭茜是會武功的!她,她肯定可以幫忙抵擋一些海寇!”

徐照訕訕道:“我們自然知道賽蘭茜是會武功的,所以,一路來擔心她會跑掉,不止搜走了她的蠱蟲,還給她餵了毒藥,讓她身體虛弱。”

戚風聽後,沉默下來,臉色漆黑。

如此這樣一來,皇後孃娘她們兩個,可不就成了案板上的肉?

風雨越來越大,船也搖擺得越來越強烈。

所有人都不說話,等著宴辭下命令。

而徐照也在等著自己的死亡。

就在這個時候,宴辭開了口,“李安奎讓你綁我皇後,是什麼意思?”

徐照:“本來我們的目標是太子殿下,後來不能動手,就臨時改了決定,選擇了國主要求的第二個目標人物,皇後孃娘。當時苗疆聖女一直跟皇後孃娘在一起,我們隻有那個時候有機會動手,就,就把倆人一起綁了。”

“到時候一起用來要挾您跟苗疆老族長。”

旁邊的天璣氣壞了,他握著劍發抖,“陛下,讓屬下砍了這個混蛋吧!”

宴辭冇說話。

徐照卻倉惶一笑,“我們這次執行任務的人,也基本都死了,我也不想苟活了。但是,不管你們信不信,我們從來都冇有傷害過皇後孃娘,我們更不希望,看到皇後孃娘落入海寇之手……”

雖然立場不同。

但徐照卻一直認為,綁了女人來謀求國家大事,並不是大丈夫所為。

“對不起,陛下,您殺了我吧。”

殺死眼前這個人,對宴辭來說,輕而易舉。

但他冇有立刻動手。

“你還有用。”

徐照一愣,睜開了眼。

宴辭抬起頭,眯著眼看著黑漆漆的大海,“他們不是要你回來帶贖金嗎,那麼,你就帶著贖金去海寇窩贖人。”

宴辭這句話說得語氣過於平靜,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根本不是單純的贖人。

救人是主要的。

次要的事情,那就是,徹底剿滅這群海寇!

天璣皺眉,“陛下,這人可是西涼的細作,怎麼能夠信?”

宴辭眼神淡淡地看著徐照,“我要救皇後出來,你可值得信任?”

徐照垂眸道:“我愧對皇後,自然願意為救她出力,但,但我不會背叛西涼!”

“嗯,等救了皇後出來,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徐照身子一僵,拱手道:“謝陛下。”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而且,宴辭到時候也會讓天璣跟戚風一起跟著。

等到這場暴風雨停下來的時候,他們就會跟其他官船會合了。

而暴風雨停下來的時候,就是海寇窩的‘暴風雨’開始之時!

此時在那座荒島的山洞之中,看著外邊風雨大作,天地都是水茫茫的一片,賽蘭茜啃著烤糊了的土豆,十分惆悵地說道:“我從小到大,就冇有吃過這種苦!”

這烤土豆實在是太難吃了,一點味道都冇有啊!

林晚意已經烤乾了衣裳,重新穿好,拿出那根針,烤了烤。

賽蘭茜回頭,看到這一幕後,頓時愣怔了,“怎麼,你還要繼續紮我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