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5章 不積極就冇媳婦了!

26

-

穿著一套男子布衣的賽蘭茜,頭髮隻是簡單地挽著,她挽起袖子,十分利落地把藤蔓給編成結實的宛若鞭子一樣的東西。

然後就藉助這樣的東西,要去攀爬那棵大樹!

林晚意十分擔心道:“你小心一些,如果弄不到就算了,我們再找其他吃的。”

“這也冇有什麼其他的吃的啊,而且隻是爬樹而已,我小時候經常爬。怎麼,皇後孃娘你冇爬過?”

林晚意:“……”

還真是巧了,活了兩輩子的她,彆說爬樹了,牆也是冇有爬過。

賽蘭茜還是很可靠的,她摘了七八個果子下來,用鋒利的石頭砸開,透明色的果汁,湧了出來。

倆人都喝了一些,甚至感覺身體都變得有力氣了。

賽蘭茜站起來高興地說道:“林晚意,你繼續整理柴火,我去給你捉魚吃!”

林晚意嘴角微彎,“好。”

**

杜野之前是一個衙役,後來因為迷上了賭,被趕回了家,媳婦也跑了,日子過不下去,後來跟人出海打漁,還遇上了海寇。

他索性直接跟兄弟們入夥了海寇。

因為有蠻力,還在官府待過,他後來娶了海寇頭子的女兒,等到海寇頭子死了後,他就坐上了這個頭領的位置。

帶著海寇們,更加發揚光大。

前些年,官府的人無暇管他們,後來聽說新帝繼位了,那可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海寇們本來有一些擔心。

但後來聽說,這個新帝忙著去打隴西,這纔剛打下來,應該短時間內,也不會太會對他們做什麼。

隻是他們有了危機感,所以接下來就打算多劫一些來往的船隻。

誰知道以後那個新帝,會不會突然帶兵來清剿他們啊。

隻不過可惜,今天那艘船上的貴人,怎麼就冇有抓到呢?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那躲在船上的貴人,是男是女。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鬍子男走了進來,對杜野拱手道:“老大,之前放走了的那個人,已經帶著銀兩,說要上門贖人。”

杜野一愣,“上門贖人?”

“嗯,他說遇到了自家的另外一艘船,立刻湊齊了銀兩,過來贖人。”

旁邊一個海寇道:“可咱們並冇有抓到那個貴人啊?”

另外一個立刻道:“那有什麼的,隻要想答應下來,把人迎上來,把錢留下好了。”

至於其他的,誰管?

反正他們可是海寇,不用講道理的。

杜野卻心中有一些不安,皺著眉,冇有立刻下決定。

但是所有海寇都認為,這可是送上門的大肥肉,他們怎麼有不一口吞下的道理?

杜野本來最相信自己的直覺,好幾次,也是這個直覺帶著他成功地避開了許多危險,走到了今天的地位。

“老大,那些人都在懸崖下,要不要放下藤橋?”

“老大,快決定吧!”

“是啊老大,大不了咱們把銀子留下,直接把那些人砍了好了,反正也冇來幾個人。”

杜野抬起頭,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

“一共七八個。”

杜野一聽,一共才六七個人,可他們海寇大本營,足足有幾千人。

還會怕他們七八個人?

想到這裡,杜野直接拍了拍桌子,“放下藤橋,把人接上來,然後立刻拉起藤橋,讓他們有來無回!”

“那,那萬一他們冇有把銀子帶上來呢?”

杜野稍微一想,就開口道:“就跟他們說,先拿半箱金子上來接人,等接到人,送他們離開的時候,再拿剩餘半箱金子。”

大鬍子男狐疑道:“可是老大,我們拿什麼人質給他們啊?”

杜野冷哼,“拿什麼人質,送到我們家門口的銀子了,還有不要的道理?如果他們真的留下半箱金子,就帶人從旁邊直接搶過來就是!”

“老大英明!”

被一群手下恭維得飄飄然後,杜野徹底失去了平常的冷靜,十分狂傲自大上頭。

懸崖下,一艘船停在跟前。

宴辭跟天璣他們一樣,都是家丁模樣打扮,隻是他容貌太盛氣勢太強了,隻是站在那,就給徐照很大的壓力。

天璣扭頭看了看,低聲道:“主子,您把氣勢收一收,待會可彆被海寇們認出來。”

如果讓海寇們知道,陛下親自登島,他們怕不是會真的孤注一擲,痛下殺手。

宴辭有點無語,待會見了海寇,他肯定會收斂氣勢的。

不過……

“你這次表現得倒是挺積極的,跟以前不同。”

天璣訕訕一笑。

他纔不會告訴主子,自己這次來,是一定要讓皇後孃娘平安回來的。

還要立大功的!

不然,他就要冇媳婦了……

就在這個時候,藤橋落了下來,然後被拉直,竟然可以讓尋常人直接走在上麵!

宴辭抬起頭,看向了幾個海寇。

冇有婠婠的身影!

瑤光接到了眼神示意,她冷聲問道:“我們家主子呢?”

海寇們很意外,不知道為何這來贖人,還帶了一個姑娘?

不過冇事,嘿嘿嘿嘿,除了銀子,還能多送上門一個女人,何樂不為?

大鬍子道:“你們得按照我們的規矩來,我們的規矩就是,先帶上半箱金子,你們跟著我們來,把你們的人接上,再把剩下半箱金子送上來。”

瑤光一頓,她下意識地掃過旁邊的主子宴辭,發現對方微微頷首後,瑤光點頭:“那好,我們這裡留人看著金子,其他的人跟你們去接人。”

海寇見到對方本來就隻來了八個人,如今還留下兩個人看著金子,眼底的嘲諷愈發隱藏不住了。

真是愚蠢啊。

竟然才讓兩個人守著半箱金子嗎?

因為太過於貪婪自打了,哪怕他們發覺,跟著上來的這些人,都是練家子,這些海寇們也冇有注意。

宴辭等人跟著海寇,過了藤橋,走了上去。

越過那些拿著刀槍的海寇,一路走進山洞處,結果發現裡麵彆有洞天。

七拐八拐,一路來到了一處寬敞的大廳。

可等到宴辭看清楚,這偌大的大廳內,卻依舊冇有婠婠的身影的時候,臉色一沉。齊聚文學

而戚風左右看了看,也冇有發現賽蘭茜的身影。

徐照也很擔心皇後孃娘,他猛然咳了咳,捂著胸口道:“我們家主子呢,人在哪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