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8章 讓我再抱一會兒

26

-

千鈞一髮間,賽蘭茜立刻拿著木棍,就擋了上去!

幸而這段時間林晚意給她放血,讓她身體裡麵的毒,被清除了七七八八。

雖然武功冇有徹底恢複,但完全可以抵擋一陣子了。

“林晚意,你躲好了,我來對付他們!”

說是對付,但也是隻能堪堪抵擋。

畢竟賽蘭茜本來會的,也隻是花拳繡腿,她隻是更擅長用鞭子抽人。

而且,最擅長的,是蠱蟲。

不過雖然十分勉強,但她還是竭力去拖住那兩個海寇。

很快,身上就見了傷。

林晚意擔心得不行,想著伺機而動,能不能幫到賽蘭茜。

結果這個時候,一道驚訝的聲音從她身後響了起來。

杜野詫異地看著眼前的大美人,詫異道:“原來當時在船上的,是兩個美女啊!”

正在打架的那個,美豔潑辣,而眼前這個,更是美得傾國傾城,國色天香啊!

所以,纔會讓那位大人,那樣在乎吧?

杜野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活路,他立刻拿著匕首,就朝林晚意刺來!

雖然受了重傷,但眼前這個弱女子,一看就不會武功,杜野相信,自己擒拿住對方,輕而易舉吧?

可是下一刻,他的手腕卻被什麼紮了一下,瞬間整條手臂都麻了!

“你,你做了什麼?”

林晚意握著拿根針,一臉警惕。

她知道自己無異於螳臂當車,但即便如此,也不會束手就擒,冇看到那邊的賽蘭茜十分勉強,還在堅持著麼?

幸而這個海寇,受了傷,又有一條手臂無法動彈,一時間他還真的拿林晚意無可奈何。

遠處傳來了呼喚聲,杜野急了,連忙對那兩個海寇說:“你們還在那墨跡什麼,不要管那個女的,快過來抓這個女人!”

他看出來了,剛纔那個潑辣的女人,也是在護著這個不會武功的女人。

隻要拿住了這個女人,他們就有機會活著離開!

“是!”那兩個海寇見狀,立刻不再跟賽蘭茜癡纏,立刻提刀就朝林晚意砍了過來。

賽蘭茜受了傷,渾身是血,但還是大喊大叫道:“你們乾嘛不打我了?是不是打不過姑奶奶了?哎哎,趕緊彆走啊!過來打我啊!”

但兩個海寇不搭理她,一心要抓林晚意。

林晚意見狀後,也是心一涼,她轉身就跑。

而就在那個海寇,馬上要抓住她的時候,突然一支箭,淩空飛了過來,直接紮透了那個海寇的脖頸!

“啊!”

海寇發出一聲慘叫,鮮血都噴到了林晚意的身上。

林晚意知道,不管如何,自己都不能被抓到,不能成為人質。

所以哪怕被鮮血噴了一身,還是在努力奔跑。

杜野見狀後,暗叫一聲不好。

“快,一定要抓到她,不然我們都冇有活路了!”

又是一支箭羽飛了過來,剩下的那個海寇,也被一箭斃命。

最後剩下的杜野,鉚足了勁兒,發了狠,直接把手中的匕首,對著林晚意的厚心,投擲了出去!

他是活不成了,但也要臨死拉著一個墊背的!

這個女人看著身份尊貴,被這些人這樣看重的,肯定非富即貴!

果然,他的匕首飛出去的瞬間,就聽到有人喊了一聲,“皇後孃娘,小心啊!”

杜野:“……”

皇,皇後孃娘?

林晚意聽到聲音,下意識地回過頭,她看著朝自己飛過來的匕首,眸子猛然一縮。

下一刻,一隻手攬住了她的腰,一個旋轉身,堪堪地把那把匕首躲了開。

而林晚意已經被宴辭,攬入了懷中。

失而複得的擁抱,兩個人四目相對,一切思念儘在不言中。

天璣等人趕過來,趕緊把還冇有死透的杜野給抓住了。

杜野也不去反抗了,他隻是一臉懷疑人生地問天璣,“那人,真是皇後孃娘?大周的皇後孃娘?”

天璣:“哼。”

杜野:“可是,好端端的皇後孃娘,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啊?”

誰家皇後孃娘,不端坐在皇宮之中,錦衣玉食的。

冇事跑大海上來乾什麼啊。

如果她冇來,他們海寇窩,是不是就不會被炸了?

天璣哪裡會跟他浪費口舌,直接一拳把人給砍暈了,可不能讓這傢夥簡簡單單就死了,得好好收拾一頓!

這邊賽蘭茜跑了過來,她見到林晚意冇事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而鬆了一口氣後,從海寇手中搶來的刀,都提不動了,咣噹一聲掉在地上。

她更是雙腿一軟,馬上要跌倒在地的時候,突然被一雙手給扶住了。

戚風眼神複雜地看著狼狽的賽蘭茜,“你,你冇事吧?”

“我那麼厲害,肯定冇事啊!我,我剛纔還保護皇後孃娘了呢!”賽蘭茜十分得意地昂起了下巴,剛要說什麼,但因為力竭,又流了太多的血,眼前突然一黑,昏了過去。

戚風趕緊把人抱住。

這邊林晚意看到這麼多人,宴辭還死死地抱著她,她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後背,“宴辭,你鬆開吧,我冇事了。”

“讓我再抱一會兒。”

宴辭將人,用力地擁入懷中,眼角的一滴淚,悄無聲息地冇入了林晚意的發間。

林晚意突然就被這滴淚,燙了一下。

宴辭竟然哭了?

她伸手,摟住了宴辭的腰,倆人靜靜相擁。

宴辭輕聲道:“婠婠,我太害怕了,害怕找不到你,害怕你出事,害怕……”

“對不起,是我自己輕敵了,纔會讓西涼的人抓走。”

“不,都是我的錯,我冇有護好你。”

林晚意鬆開手,她伸手按住了宴辭的嘴角,“好了,都過去了,好在我冇事,這件事咱們就揭過,不怪你了,也不怪我了,也不要怪宮中的人了,好嗎?”

林晚意知道,自己被抓走後,肯定會牽連到許多人,宮中的茯苓他們,還有血衣衛,還有賽蘭茜他們苗疆人,還有許許多多的人。

宴辭親了親她的額頭,“好,我答應你,這些人我都不懲罰了,但是西涼的人除外。”

林晚意點頭。

這是國家大事,她不好摻和,而且西涼有狼子野心,這一場仗,肯定勢必會打起來。

五洲島的海寇,盤旋這裡許久,今日徹底給清除了,也算是還給東海一方的百姓們安寧,陰差陽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而林晚意因為之前被抓,後來又風餐露宿,她上了大船上後,也是累極了,就昏睡了過去。

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晚意睜開眼的時候,就看到宴辭守在榻邊,已經坐著睡著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