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86章 謝當年不娶之恩

26

-

許久不見的親人,自然是想唸的。

因為林懷安林懷瑾兄弟倆都不在,都去打仗了,所以林婉盈就特意回了孃家來,陪著母親等人。

不過如今她是一品大員的夫人了,等到時候江家人見了她,是要給她行禮問安的。

小林夫人在旁邊低聲道:“婉盈,書信上說,嵐表妹跟她的夫君魏珂也會來。”

林夫人也擔憂地看向女兒。

要知道當年,女兒去江南住的時候,跟那魏珂情投意合。

可誰想到魏珂轉過身,就跟江語嵐定親了。

婉盈大受打擊,回到京城後,就一門心思想要嫁給勳貴。

當年,還差點遭了那九皇子的算計,幸而婠婠出手,才化險為夷。

如今再次見麵,會不會有一些尷尬?

如果是當初的林婉盈,估計她肯定會心頭不爽,尷尬得不想見麵。

如今,看著一臉擔憂的母親跟嫂嫂,林婉盈璀璨一笑。

“他們來就來呀,來了還得給我請安。至於之前的事情,怎麼說呢,我還得多謝當年魏珂的不娶之恩呢。”

倘若不是魏珂跟表姐在一起了,她又怎麼能夠後來遇上了顧恩泰呢?

顧恩泰這人彆看是武將,十分粗狂,但他對她可是十分細心體貼呢。

想到了自家夫君,林婉盈臉頰上,閃過了一抹紅暈。

林夫人見狀後,徹底放下心來。

她感慨道:“我家婉盈,終於長大懂事了。”

林婉盈:“我這才哪到哪呢,這些年我一直以長姐為榜樣,處處學習她,但距離她,還是十分遙遠。”

被綁走的全程,長姐都臨危不懼,還能夠見機行事。

還有回來後,她立刻不辭辛勞,帶頭開始募捐,籌集糧草銀兩。

諸如此類。

林婉盈認為自己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這輩子是不指望能夠像長姐那般優秀了。

但她會努力,向長姐去靠攏,變得強大起來。

好能夠像長姐一樣,護住自己想要護著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外頭下人稟告,說江家人到了。

江伯仲跟林氏兄妹重逢,自然是淚眼漣漣,旁邊的林嶼之也就是陪著大舅哥說兩句話。

江家人自然是先去拜見了林老太太,畢竟這次他們也是打著來給老太太賀壽的名目,但實際上,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林老太太心知肚明,但畢竟是姻親,也就冇有多說,等到雙方見過麵,她就說自己累了,讓他們各自下去聚一聚了。

大表哥江荀陪著長輩們在旁邊說著話,這邊江語嵐跟夫君魏珂,跟林婉盈說著話。

“婉盈,感覺你變化好大啊。”江語嵐是十分震驚。

畢竟當初林婉盈經常在江南住,倆小姐妹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隻不過後來出了魏珂那件事,才漸行漸遠。

當初跟著她的小妹妹,如今已經是十分有氣勢的一品夫人,江語嵐是真的震驚。m.

震驚之餘,又有一些羨慕。

而魏珂更是驚豔地看著林婉盈,之前他是在林婉盈跟江語嵐中,選了江語嵐。

畢竟江語嵐是首富嫡女,以後的富貴不會少。

他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建樹,肯定少不錢。

至於林婉盈,隻是一個太醫的女兒,還是嫡次女,能有什麼前途呢?

可誰想到,一轉眼,林婉盈竟然成了兵部尚書顧恩泰的夫人!

看著眼前倆人,一個羨慕,一個懊悔,林婉盈本以為自己會心中暢快,結果她卻有點意興闌珊。

冇意思。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回府陪陪娃,料理一下府中事宜。

想到這裡,林婉盈站起來,對江伯仲說道:“舅父,那你們就先歇著,明日我陪你們入宮,府中還有事,我就想告辭了。”

對方雖然是晚輩,但也是將軍夫人,江伯仲趕緊站起來。

眾人一起送了林婉盈出來,見她被下人扶著上顧府的馬車,慢慢走遠。

江語嵐心中不是滋味,畢竟當初處處不如自己的表妹,竟然排場如此大了。

她一扭頭,發現夫君魏珂竟然還在看著那遠走的馬車。

礙於長輩在,不好發火,卻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雖然江家人心思各異,但畢竟要進宮麵見皇後孃娘,所以眾人都修整了一番,第二日隨著林氏一起做上馬車,跟林婉盈會合後,一起進宮。

林婉盈也好久不見舅舅,表哥表妹他們了,她又冇有架子,說話溫和。

可是那不怒自威的神態氣勢,還是讓江家人都戰戰兢兢。

林晚意微笑道:“舅父,你們來京城一次不容易,等祖母她老人家過萬壽辰,可以多住一段時日。”

“嗯,其實,這次來,我們還有其他事,因為之前生意都在江南,這次是想要看看京城之中市坊情況。”

林晚意點頭。

江家的生意,的確都在江南。

而這生意做大了,自然會要往外發展。

比如劉家,就是以京城為中心,往外發展,如今生意都做到了隴西西涼那邊去了。

等局麵穩定下來後,各國的市坊都會打通,到了那個時候,肯定會一派繁榮。

林晚意倒是支援外祖家這樣做。

但到底生疏了,又顧忌著林晚意的身份,江家人都放不開。

等說了一會兒話,又讓宮人備了豐富的宴席,江家人吃完後,就跟著林氏一起離開了。

林婉盈卻留了下來。

林晚意知道妹妹是有話說,就遣退了周圍的宮人,好奇道:“你這是怎麼了,不高興了?”

林婉盈:“冇有不高興,但也談不上高興。可是,我本以為會很高興來著。”

看著她懊惱的樣子,林晚意淺笑道:“這說明,當初魏珂他們的事情,你已經不在乎了。他們的人,你更不在乎了。”

如果還心中斤斤計較,才證明是冇有徹底放下。

林婉盈點頭,“長姐說得對!我纔不在乎他們了呢。哦對了,這次舅父他們進京,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外,總感覺還有什麼其他事情,但卻冇有說。”

林晚意:“剛纔的確舅父他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尤其是嵐表妹,想要說什麼,但卻被舅父跟表哥的眼神製止住了。”

林婉盈:“長姐,我怎麼有種預感,這不是一件好事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